作者:丘成桐 来源:数理人文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1/6/26 21:35:38
选择字号:
丘成桐:在清华大学2021届数学科学系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作者:丘成桐,北京雁栖湖应用数学研究院院长,哈佛大学教授,清华大学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菲尔兹奖、克拉福德奖、沃尔夫奖、马塞尔·格罗斯曼奖得主。

本文由丘成桐先生在2021年6月24日清华大学数学科学系毕业典礼上的讲话整理修订而成,刊登于《数理人文》(订阅号:math_hmat)。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老师们,同学们:

今天很高兴在这边讲几句话。恭喜毕业的诸位同学,你们已迈出改变人生的第一步。

首先,我讲讲自己的经验。我在香港没有毕业,所以没有拿到学位,但是参加了香港中文大学崇基书院的毕业典礼,当时没有拿文凭。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念书的时候,因为越战,学校将毕业典礼取消了。毕业时,我也没拿到伯克利的文凭,我的文凭是学校后来寄过来的。

我很羡慕诸位有一个很正式的毕业典礼,庆祝你们成为令人羡慕的清华大学毕业生,并从此迈入社会。

我在美国50年,在哈佛大学34年。哈佛大学将毕业典礼看得很重要,每年到了五月,就开始做准备。美国的私立大学很重视学生与学校的关系,因为学生会影响学校的前途。我想对清华大学也是同样的道理——学生的前途就是大学的前途。

每一个进入哈佛大学的学生,读了一年多,哈佛就开始训导或者宣导,告诉他们哈佛大学的前途就是学生的前途。假如学校在社会上、在学术界站不起来,学生也颜面无光。你们自己的前途跟整个大学,无论学术界抑或社会上的声望地位,都有很大的关系。我们不在学术界搞党派,但互相帮忙,齐心协力将这个学校办好,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从1979年正式踏入北京的土壤,努力地培养中国学生,这二十多年来中国学生的质素比从前大有进步,但是国内有些高校的学生不见得以自己是中国名校的学生为荣,我期望这个情况慢慢改变。这里面有些学生是和海外学校共同培养的,他们当中有的不愿意承认自己跟中国学校有任何的关系,我觉得很伤心。为什么一个学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根?

一个学生不承认自己的根,或者一个民族不承认自己的根,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损害。一个没有根的学者寸步难行,很难成长为一个重要的学者;一个没有根的民族,很难站起来跟世界其他国家竞争。

我今天希望我们的毕业生,以自己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为荣誉,同时真的花功夫让这个学校在学术上和社会地位上的影响力巩固下来。我们清华大学的校训“厚德载物”,不是用“小人之道”。无论在学问上,或者做人、做生意也好,其他方面也好,我们要记得“厚德载物”这四个字,我觉得是很重要的。

我生平厌恶“小人之道”,讲话很直,之所以如此,因为我要忠于自己的信念。

从小到现在,我有自己的想法,要做个有意义的人、有意义的学者。很多人把利害关系看得太重要,即使是很有钱的人,莫名其妙地对于金钱到了斤斤计较的地步,事实上并不愉快,为了钱天天忙碌,天天算计,我看不出来他们的人生目标和意义何在。

我喜欢数学是从中学开始。对我有重要影响的第一篇文章是《明报月刊》刊登的陈省身先生的文章——《学算四十年》,希望你们都看看这篇文章。文章很短,没有讲太多重要的数学内容,但是对我影响甚深,让那时的我了解到陈先生是世界当代著名的、有重要贡献的学者。

我当时觉得很惊讶,因为原先以为中国人做数学没有出过很大的学者,但看到陈先生能够成为一个领导世界学问的重要学者,我才知道我们中国人也是能够做到的,因此很受鼓舞。看了这个文章以后,我觉得既然陈先生能够做,我也希望能够做,倘若能做到了,那才是一个有意义的人生,能够对学问、对人类文明有所贡献。

60年来,我可以讲是勿忘初心,看到总书记讲“勿忘初心,牢记使命”这两句话我很感动。这是一个庄严的原则。勿忘初心,我们要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无论对学问、对民族、对社会,都是希望能过有意义的人生。

如果你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心里很快乐,你不会因为做错事而走错路,就一定也会成功。

中国到了今天,是让你们能够发挥所长的一个重要的时刻,坦白讲,改革开放是我年轻的时遇到的伟大时刻,中国从此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1979年,我除了来北京访问,也到家乡走了一下。当时国家一穷二白,无论经济上,还是学术上,都还不发达。在家乡小城,那时的小孩子连鞋子都没得穿;而科院的老师们,当时10个人住一个小房间,20多平米。

我很佩服当年这些学者能够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坚持研究工作。我看着他们慢慢成长,之所以讲“慢慢成长”,是因为当时很希望他们在短时间内成长、成功。今天回头看看,他们其实成长实在是很快。40年前我们的学问,很多是完全达不到世界水平,甚至差得很远。但是你们的父母们,我的朋友们,他们花了很多功夫将这个国家建设好,将我们的学术建立起来,所以我希望同学们也为这个过程而感到骄傲。

我们看到中国的青年欣欣向荣,一步一步向上走。反过来讲,西方社会似乎慢慢走下坡,我们从西方国家学习了很多重要的学问,今后大概还是需要向他们学习,但是不必认为我们比不上他们。现在是我们能够改变整个中国学术的一个关键时刻,完成这个重要的转折在于你们,未来这10年,将是我们真正可以赶超强国的时刻,这个时刻在你们手上。你们要自信,我们民族是有这个能力的,在数学上、在物理上,在种种的基本科学上,我们都有这个能力,无需畏惧,也不要看不起数学系和数学中心的能力。

今天我们可以与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比肩,并不见得现在就超过他们,但是并不比他们差了。所以,我希望同学们晓得这个事情。我做人不喜欢讲大话,我是很老实地说,你们在清华大学能够得到的待遇,尤其是在学问上,不会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差。

我们有能力带领研究生阶段的学生,做世界第一流的学者。我们希望5到10年内,完成中国百年来祖先期望完成的事业。一切都在你们手上!

(记录整理 牛芸)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围绕白矮星的新气态巨行星 “羲和号”成功发射
全球首个!高放废物地质处置协作中心成立 绘制精确的银河系旋臂结构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