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任芳言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8/8 10:31:00
选择字号:
暴雨洪水来袭 中小河流治理难在哪

 

据水利部网站8月7日消息,黄河2020年第3号洪水已经形成。

当日,水利部召开会商会,预计未来3天,西北东南部、黄淮中部南部、江淮及湖北大部等多地将先后出现大到暴雨。淮河干流王家坝及正阳关河段可能超警戒线水位,沂沭泗水系沭河可能出现编号洪水,暴雨区内部分中小河流可能发生较大洪水。

此前一天,应急管理部、中国气象局先后发布风险预警,我国北方地区将出现今年入汛以来最大范围强降雨过程,山东、河南、陕西、甘肃等多地存在发生中小河流洪水、山洪、地质灾害和城乡内涝风险。

由于强降雨持续不断、中小河流分布较广、防洪基础设施薄弱等原因,尽管各地加强应急值守、提前做好撤离避险准备,但在各地乡镇农村,古桥因水位上涨倒塌、乡镇圩堤漫决等事件仍然无法避免。

“与城市相比,农村地区防洪设施匮乏、标准低,汛期遭遇一般暴雨都可能造成较大洪涝灾害,这也是为什么今年南方洪涝中农村地区中小河流灾情异常严重。”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公共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王军告诉《中国科学报》。

中小河流洪水频发,乃薄弱环节

汛期以来,全国多地出现中小河流超警、部分地区中小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此前,水利部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曾介绍,一些中小河流洪水多发重发,区域性暴雨洪水重于常年。

流域面积小于200平方千米的河流被认定为中小河流,在国内,流域面积小于100平方千米的河流超过5万条。王军表示,中小河流是我国防洪减灾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薄弱环节。

“我国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重点关注大江大河,对中小河流,尤其是末梢河流的关注不够。”河海大学水利水电学院教授夏继红表示,一直到2010年前后,我国实施了中小河流治理重点县综合整治及水系连通试点工程,中小河流逐渐得到广泛关注和重视。“尤其是河长制、湖长制实施后,状况明显改善,但还存在一些问题。”

在城市和农村,中小河流分布特征也不尽相同。“像高度城市化的东部沿海长三角地区,城市中小河流多于农村;而在内陆或城市化率较低的地区,农村的中小河流就多于城市。但总体上,全国范围内绝大部分中小河流还是分布在农村。”王军介绍,今年5月以来,因中小河流引发的城市洪涝灾害已发生数起,淹水被困致使人车内溺亡、积水中触电致死等悲剧上演。

在农村,中小河流分布范围较广,“据粗略统计,流经城市地区的河流总长度占比约17%,而完全分布在城市内部的河段长度不超过5%。”王军说,由于监测站点少、水文资料匮乏,中小河流的洪水预报难度更大。

此外,农村地区防洪设施匮乏、标准低,加之城市开发扩侵占河道,下游农村行蓄洪能力受影响,导致农村成为洪涝灾害的高风险区。

条件复杂、难因地制宜

与大江大河相比,中小河流洪水形成原因更为复杂,地形地貌、气候气象、城市化、人居生产生活模式都可能产生影响。

“中小河流洪水的发生有区域性差异,突发性强、季节性明显、频率高,防洪标准也要因地制宜”。王军指出,即便国务院2011年就通过了《全国中小河流治理和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山洪地质灾害防御和综合治理总体规划》,但由于中小河流分布较广、治理覆盖面较小、防洪基础设施薄弱、中小型水库泄洪能力有限等,中小河流防洪治理瓶颈难以在短期内突破。

此外,技术手段配套、地方财政提供支持也是难题。夏继红在过去几年中的实地考察中发现,目前防洪中的技术手段更偏重大江大河,重要的建设设备和相关配套设施已经很完善,但中小河流并非如此,相应的配套设施仍有缺乏。

“比如南方一些用于挡水灌溉的小型堰坝,有中小河道的乡村都需要建设,这不只是拦河而建,还要考虑布局、流量控制、生态环境友好等问题。”夏继红还表示,农村地区许多泵站、水闸需要不断养护,而无论是地方财政支持力度,还是管理理念上,都存在不到位的情况。

王军也指出,鉴于中小河流治理和管理权主要在地方,除中央提供资金支持外,地方政府也应主动寻求渠道,解决资金缺口。目前涉及到中小河流治理的相关管理办法中,防洪专项资金的审批、支出流程存在一定不合理性。

这导致的直接后果是财产损失。极端洪水会直接影响农田、农作物生产。当湖泊超警戒限水位,养殖的水产、农业生产农作物会随洪水流走。

据应急管理部公布的数据,2020年6月1日主汛期以来,洪涝灾害造成农作物受灾面积5283.3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1444.3亿元,与近5年同期均值相比,直接经济损失上升13.8%。

避免因灾返贫 基础数据捡起来

采访中,至少3位专家都谈到,河道边缘的土地更肥沃,在农村地区都会被用于种地、放牧,是宝贵的“良田”。但一旦遇到洪水,经济损失在所难免。

“洲滩民垸是河流自然演变和人类活动共同作用的产物,不仅是河道的组成部分,也是极其宝贵的耕地资源,加之近些年土地政策收紧,‘人与水争地’时有发生。”王军表示。

另一位从事防汛调度的专家也提到,当洪水来临,为确保不超保证水位,将人员伤亡减到最低,调度中会开放一定数量的洲滩民院。

1998年,国务院提出“平垸行洪,退田还湖”的政策性措施,改善了河道行蓄洪能力。在王军看来,这一措施应坚持不动摇,同时,洲滩开发利用应尽快走向规范化、科学化。“要引入生态补偿和保险机制,减轻洲滩居民财产损失,防止因灾致贫返贫。”

夏继红表示,农村区域水系理念、河道治理和建设也应坚持科学原则。

其一是中小河流基础研究数据缺失问题,这直接影响到预测预警的模型建立。“包括水文数据、生态数据、环境数据等基础数据较为缺乏,甚至是空白。例如,绝大部分中小河流中有多少水生生物、多少植被、生物多样性如何,了解得还非常不够。”夏继红说。

“农村河道面广量大,更需要依赖大数据、数字化、信息化平台实现精准化研究,实现多维尺度的精细化管理。”夏继红指出,中小河流水沙关系、生态学过程、环境变化机理、水陆过渡带边缘效应机理等均与大江大河有较大差异,农村水土流失、农业面源污染等仍有待深入研究。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