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常爱涛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20/7/7 9:0:0
选择字号:
跨越二十载 农忙大不同

 

今年收麦期间,我驱车千里,回到豫北农村老家。父母将近七十岁,还种着十来亩地。多次劝他们歇歇,老两口却不为所动。

一进家门,只见父母躺在空调屋里闲聊。这次回老家没有提前打招呼,他们看到我也很惊讶。

“妈,我来帮忙收麦了。麦子收得咋样了?”我关切地问。

“收完了!玉米也种上了,地也浇完了。”母亲说这话时明显带着自豪。要知道,在二十年前,她这短短的几个字要用一月的工时,而且是夜以继日才能做到!

回想昔日的农忙场景,天气炎热、程序繁杂。麦子要用镰刀收割,腰一弯就是一整天。如果遇到天气不好,还要没日没夜抢收。收完要将麦子装车,俗称“踩车”,麦穗朝里、麦秆向外,好的踩车手能够把车装成五米多高,而且很瓷实,底盘非常稳,坐上去没有丝毫的不踏实。“踩车”有技术含量,大家常会议论和评选谁家孩子踩得最好,我就暗暗较上了劲。经过几十次的失败,终于在上初二那年,我成功地被村里人评为“最佳踩车手”,比得了班级第一还高兴。把麦子拉到麦场,就是漫长的碾场、翻场、扬场、看场……麦香四溢的背后,是汗水飞扬的辛勤劳作。

如今的麦地,是大型收割机的战场。母亲说,五分钟收完一亩地,从地里下来就可以直接拉去卖,再没有繁琐的工序。秸秆还田也普及推广开来,不仅不再焚烧污染环境,还能给土地施肥。

收完麦子,紧接着就是播种玉米。以往,种玉米也并不轻松,要抓紧时间播种,一般间隔十厘米一个坑,下种、埋上。种上种子之后,工作还没结束,得立马浇水。如果不浇水,种子是不会发芽的。那个时候,村里只有三口井,水根本不够用,所以每天凌晨我就得跟着父亲占井,好让玉米“喝水”。之前人工播种一亩地,要花上半天时间,而现在,播种都是机器来做,十分钟完成。浇地也方便,地头就是出水口,随时浇。

夏忙还怕烟火,因为谁一不小心,可能把辛苦劳作的收成全烧没了。小时候,我亲眼看到过隔壁村的麦子被烧,村民欲哭无泪的样子。现在,政府考虑周全,每个村都安排禁烟巡逻员,每隔一公里设一个监督点,全力杜绝烟火烧麦的情况发生。

从沉思中回过神,我想,我们不想让父母种地,怕他们太辛苦,现在看来情况却是不同。用母亲的话说,国家政策好,种地容易了,粮食价格保底了,当农民好着呢!

(作者为中铁工程装备集团隧道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职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菱形石墨“透视”超导体 “黎明”号揭秘谷神星
茶产业如何打造下一个万亿级目标 新纳米孔材料打破分子交通堵塞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