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珉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4/26 21:30:43
选择字号:
中医药交出的这张答卷,你打几分?

 

中医方舱医院,零重症化;金银潭医院中医病区,恶化率最低;武汉康复驿站,中药干预组复阳率更低……

中医药的价值作用在于什么?是疗效。

然而,从临床研究的角度来看,疫情期间中医药有无显著疗效,需要拿出可靠的循证医学证据。

过去两个多月时间里,全国中医药系统约700个中医机构,近5000人奋斗在湖北抗疫一线。4月24日,参与武汉、湖北新冠肺炎防控和救治一线的多位院士、专家,把他们在病情防控、诊治中的临床实践结果,带到了“中医药在新冠肺炎防治中的作用与传承创新发展”研讨会上。

张伯礼(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

中西医结合,中国方案的亮点

在此次新冠肺炎治疗中,中国的经验是四早——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中西医并重、中西药并用。全国确诊的8万多名患者中,有74000多人使用了中药,占91.5%。

在武汉,对发热、疑似、密接、留观四类人员的隔离是我们防治取胜的第一步。但是,隔离不给药,只成功一半。刚开始隔离,我们并未提供药物,这种情况下,一是延误病情,二是加重恐慌。因此,我们提出严格隔离+普遍服中药的干预方法。结果显示,隔离区确诊阳性率从2月初的约80%,降到2月中旬约30%,再到2月底低于10%,有效阻断了疫情的扩展和蔓延。

唯一一个中医方舱医院——江夏方舱,2月14日开舱,3月10日休仓,共收治病人564人。病人全部采用中医综和疗法,包括汤药、中成药、针灸、推拿等,结果显示,病人轻转重0个,医护人员0感染。对比方舱整体转重率为2~5%(90%服用中药),WHO报告转重率13%、转危重症7%(未服用中药)。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通过随机对照试验,研究了123例金花清感颗粒治疗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病毒肺炎的病例。中西医结合治疗组(82例)转重型发生率及危重型发生率(11.8%)明显低于西药组(41例)(29.4%),而白细胞、淋巴细胞复常率均高于后者。

我们还通过网络药理学初步探究了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可能靶点与具体机制,发现宣肺败毒方主要化学成分调控的286个关键靶标和21条通路,具有抑制冠状病毒的活力、缓解细胞因子风暴、多靶点保护肺脏等作用。

黄璐琦(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

寻找中医药疗效的高级别循证证据

武汉金银潭医院是传染病三甲定点医院,主要以西医治疗为主。中医医疗队接管了其中一个(重症)病区。截止3月30日,收治病人158名,出院病人140名,包括中医辨证中药治疗88名。

我们对在2月1日到2月29日金银潭医院8个病区(862名患者,基本以重症为主)的治疗情况做了回顾性分析,其中在恶化率(死亡和转重比率)方面,中医病区是一位百分数,其余七个病区平均是两位百分数。

在国家诊疗方案基础上,我们优化出了一个核心方——化湿败毒方,主要由14味药组成。在重型和危重型患者的救治过程中,采用了化湿败毒方联用中药注射液(包括了喜炎平注射液、血必净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的方法。

我们联合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秦川教授团队,进行了化湿败毒颗粒的药理毒理研究。结果发现,它可以显著降低小鼠的肺组织病毒载量(具有统计学差异);其次可以改善肺部炎症、减轻肺水肿。另外的小鼠模型研究显示,化湿败毒颗粒高、中、低三个剂量组可以显著降低肺组织中炎性因子含量,证明其对炎症反应的抑制作用。

在金银潭医院中医病区,我们进行了三组共60例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联合中医药治疗重型患者的非随机对照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在临床缓解时长方面,化湿败毒颗粒加中药注射剂组(包含支持疗法)为5.9±4.7天。化湿败毒颗粒+中药注射剂缓解时长是最短的。

非典期间,对于如何证明中医药有效,专家提出要有严格的随机对照试验的证据支持。此次抗疫中,我们首先在东西湖方舱医院进行了严格的随机平行对照实验,一共观察了864例,其中试验组(化湿败毒颗粒+一般治疗)434例,对照组(一般治疗)430例。结果显示,实验组显著缩短了患者平均住院时间,降低转院率,提高出院率,显著缩短核酸转阴时间。

在金银潭医院,我们进行了204例化湿败毒颗粒治疗普通型、重型患者的随机、平行对照、开放性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试验组首次住院时间与对照组相比缩短,差异具有显著性,在体温下降、肌酸激酶同工酶下降方面,较对照组有显著差异。药物不良反应主要是腹泻。

因此,我们认为中医中药安全有效、中西医结合有优势,是有高级别的临床试验证据做支撑的。

仝小林(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中医医疗救治专家组的组长)

未病先防、已病防变、瘥后防复

疫情爆发之初,在没有特效药的状况下,整体形势非常严峻,中医治疗每个人都因人施治是不现实的。情急之下,我们选择大规模给药,使整个治疗重心前移,下沉到社区,从而给重症治疗留出一个缓冲带。

我们在武昌隔离社区开展了寒湿疫方(武汉抗疫“一号方”)干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721例队列研究,其中寒湿疫方组430例,对照组(未服用该药)291例。主要的队列指标——病情加重率:寒湿疫方组0例,对照组为19例(6.5%),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

在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我们就重型和危重型患者做了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医院重症和危重症病例662例,中药汤剂组484例,非中药汤剂组178例。从死亡情况看,总死亡人数71例,其中中药汤剂组15例,非中药汤剂组 56例。在对年龄、性别和病情程度这三个因素进行匹配的变量分析以后,中药汤剂组的死亡风险下降了82.2%。

除此之外,我们还对武汉6个康复驿站观察的治愈出院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分析,所有观察人员平均隔离观察时间约为10天。我们共观察了420名出院人员,其中325人接受的是中药综合干预,95人没有接受任何中药干预。统计结果显示,除了症状改善有明显差异以外,中药干预组的复阳率为2.8%,对照组的复阳率为 15.8%,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张文宏(复旦大学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家组组长)

不要把中医独特的思想弄丢了

现在,正当大家处于“胜利凯旋”,同时防止第二波高峰出现的时候,更要把防止疾病重症化的理念引入到未来的工作中去。

在如何防治轻症向重症发展这方面,中医提供了非常独特的治疗理念。江夏方舱医院零重症化的治疗思路非常值得借鉴。

事实上,当医学到了一个高阶的阶段,已经很难区分是中医起的作用更大还是西医起的作用更大。将来,我们应该把中医取得的疗效,中西医结合、中西医并重的思想,进一步以科学的形式向大家展现。这就要求,中医药和中医学不拒绝科学的方法,同样我们西医也不能拒绝中医药的融入,只有西医和中医融合了,并重了,互相尊重了,才会转化为对老百姓有利的结果。

今天,我非常欣喜地看到中医学研究开始充分引入循证医学RCT的思想,也进行了分子生物学方面的实验,这是西医当中非常常用的机制,也是大家可以在一起共同讨论所使用的科学的语言。

更有一些令我钦佩的地方是,很多中医药科学家已经开始对中药进行有效成分的分离纯化。我相信,这些研究如果能得出科学的结论,它有可能不亚于青蒿素的发现。

西医系统化的阐述,特别是传染病学的发展,也就是最近一百多年所发生的,但中医疫病理论已经存在了几千年。在防控的过程中提倡四个早,不要发生重症化,降低病死率,这些防疫思想在几千年的时间里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今天,在不断推动中医现代化、科学化的同时,我们能否进一步有效延续中医在几千年里所形成的独特的思想体系。如果我们把这些思想弄丢了,也是不合适的。因此,我也希望,未来中西医不断融合的过程中,能有我们中国自己特色的中医学的思想支持,这样才能够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本文根据研讨会直播整理)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围绕白矮星的新气态巨行星 “羲和号”成功发射
全球首个!高放废物地质处置协作中心成立 绘制精确的银河系旋臂结构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