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甘晓 任芳言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4/1 10:40:04
选择字号:
“无症状”引发新一波疫情?专家:看4月底!

 

3月31日下午,国家卫健委首度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情况,截止2020年3月30日24时,1541例,其中境外输入205例。

新冠疫情以来,频繁出现了多例无症状感染者的病例,颠覆认知,一度令人恐慌。

到底谁是无症状感染者?这些隐匿的感染者到底还有多少?会不会引爆第二波疫情?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教授高本恩(Benjamin Cowling)告诉《中国科学报》:“第二波疫情是否到来关键看4月底,但无症状感染者不是主因。”

谁是“无症状感染者”?

3月31日,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发布会上公布了无症状感染者的最新定义,即无发烧、咳嗽、咽痛等自我感知临床症状、无临床可识别症状体征,但呼吸道等样本病原学检测为阳性的患者。

对比国家卫健委3月7日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中的定义,新定义增加了“自我感知”和“可识别症状”等主观感受方面的限定条件。过去一段时间,从新冠疫情发生初期,随着无症状感染者陆续在各地被通报,引发科技界高度关注和重视,围绕其如何定义展开讨论。

1月29日,浙江杭州首次发现一名无症状感染者。《中国科学报》采访中,专家表示,这的确刷新了专业人士和公众认知。

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在当时的采访中强调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界定:“不发烧不等于没有症状,或者症状较轻容易被忽略。”“一定要非常慎重,不要因为误判引发恐慌。”

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教授卢山也指出,证实感染者的确无症状,需要排除检测方法的假阳性、采集样本和检测中的交叉污染以及数据的可重复性等。

3月29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二科主任医师蒋荣猛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北京也云感染”上发表文章称,即使是报告的“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存在因为症状轻微或不能正常主诉(如失语的老年人、儿童等)或因基础疾病如心血管疾病、慢性肺部疾病等症状的干扰导致信息采集偏离,同时也有客观证据显示部分“无症状感染者”其实有胸部X线检查异常表现。[1]

3月31日,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张作风接受《财经》采访时,仍然强调了排除主观因素重要性:病人在报告时可能会忽略胃痛、腹泻等症状,而这些有可能是感染新冠病毒的早期症状。[2]

此前,一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论文就闹了“乌龙”。研究者报道了德国首次发现新冠病毒,病人是一位来自上海的当时没有无症状的感染者。

几天后,研究者致函杂志,澄清了事实:作者在发表这篇论文之前并没有真正与这位女士沟通,信息仅来源于德国的这四位患者,即“这位上海女同事似乎没有症状”。这名病人事实上出现了症状,她感到乏力、肌肉疼痛,并服用了退烧药扑热息痛。[3]

新增限定条件围绕患者主观感受,回应了此前科学家们的担忧,让无症状感染者的统计在研究和防控更精准、更有针对性。

“冰山一角”将致第二波暴发?

2月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首次提出“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

蒋荣猛在公号文章中介绍:“从传染病的规律看,传染病流行通常有两个‘冰山’现象,即第一个冰山现象是感染后发病的是少数人,这也是为何要开展传染病报告、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追踪的主要原因所在。第二个冰山现象是感染后发病人群中重症的比例占少数。”

在全国各省已经吹响复工复产号角的当下,人们担忧的是,“无症状感染者”会不会是第三个“冰山”——无症状感染者会不会在人群中占有不小的比例?他们携带病毒自由行动,正像隐匿的病毒传播者,最终导致疫情第二波爆发。

多项科学研究围绕这个问题展开。例如,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流行病学家Gerardo Chowell等学者3月曾在Eurosurveillance上发表研究,其对“钻石公主”号患者的模型统计显示,无症状患者比例为17.9%。[4]对此,蒋荣猛在前述公号文章中指出,“钻石公主”号只是一个特例。

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邬堂春等学者曾对武汉卫健委法定传染病报告系统中的确诊数据进行建模,得出武汉市至少有59%感染病例未被发现,其中包括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患者。

邬堂春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解释,该结果是基于“最保守的模型预测”,并未进行实地流行病学调查。[5]

而据中国疾控中心2月17日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超7万人的大样本分析,889名无症状感染者占总数的1.2%。[6]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受访时,通过从结果反推的方式否定了无症状感染者“冰山一角”的担忧。他表示,无症状感染者对密切接触者传染率较高,而中国近期新增确诊病例数未升反降,据此可以推断,中国还没有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

“历次疫情和疾病流行中都有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但这并非疫情再度爆发的诱因。”高本恩告诉《中国科学报》:“COVID-19最早在武汉出现是2019年12月初,大约1个月后才真正得到确认。其他国家的情况是,从2020年1月下旬输入性感染到2月下旬确认的社区感染,也大约是1个月时间。这样看起来,未能严格控制境外输入病例、未能维持社区隔离才是可能导致二次爆发的关键。

高本恩据此推测,当前措施的效果会在4月底前后显示出来。

浙江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系教授金永堂告诉《中国科学报》:“没有证据表明我国存在二次暴发疫情和无症状感染者会导致的疫情问题,否则我国本次疫情暴发与大流行不会如期得到顺利控制。”

“无症状感染者”不完全统计

·1月初,广东深圳

1月24日,香港大学医学院教授袁国勇等学者在《柳叶刀》刊发研究,报告该团队1月初收治的一名10岁男童系无症状感染者。

这是一家五口,包括姥姥、姥爷、女儿、女婿以及10岁的男孩从武汉返回深圳后,4名成人先后出现症状。在家长坚持下,10岁男孩进行了肺部CT检查,发现磨玻璃样病变。[7]

·1月27日,河南安阳

1月26日河南安阳官方公告,新增病例中有5人系亲戚关系,均无武汉旅行及居住史,其中3人与从武汉居住回来的女子有接触史,3人分别是该女子的父亲和2个姑姑,而该女子至官方通报时(1月27日)无症状。[8]

·1月29日,浙江杭州

杭州首次出现的无症状患者为男性,35岁,现住临安区,1月21日自武汉来杭,调查时无发热、咳嗽、腹泻、呕吐等临床症状。[9]

·3月16日,贵州贵阳

向某(男,20岁,学生)为境外返贵阳人员,由伦敦经香港转机到成都后乘坐高铁,于3月15日23时43分到达贵阳北站。其无发热、无呼吸道症状、血常规正常、胸部CT为陈旧性病变以及核酸检测阳性,经省级专家组确认为无症状感染。[10]

·3月28日,河南漯河

漯河市患者王某在与无症状感染者接触后确诊。与其有密切接触的张某是平顶山市郏县人民医院的医生,3月13日晚上与同为郏县人民医院的两位同事刘某和周某等人在饭店同桌就餐,而其中刘某曾有武汉出行史,返回郏县后自行隔离14天。[11]

参考资料:

[1]https://mp.weixin.qq.com/s/lYS_srNHpkFz0r7PCx7fdQ

[2]http://finance.sina.com.cn/wm/2020-03-31/doc-iimxyqwa4341792.shtml

[3]https://mp.weixin.qq.com/s/ZU7gW_SK-Tkcl9omc8tFoQ

[4]https://www.eurosurveillance.org/content/10.2807/1560-7917.ES.2020.25.10.2000180

[5]http://www.inewsweek.cn/society/2020-03-27/8968.shtml

[6]http://rs.yiigle.com/CN112338202002/1184694.htm

[7]http://finance.sina.com.cn/wm/2020-02-05/doc-iimxyqvz0516570.shtml

[8]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6980928032185319&wfr=spider&for=pc

[9]http://news.eastday.com/eastday/13news/auto/news/society/20200129/u7ai9055817.html

[10]http://www.gz.xinhuanet.com/2020-03/17/c_1125724775.htm

[11]http://china.cnr.cn/yaowen/20200330/t20200330_525034872.shtml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深海热液区首次发现超高温气态水 中科院定点帮扶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26年
用3D技术绘制大鼠心脏神经元 微型机器人可通过血液输送药物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