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0/3/19 21:46:44
选择字号:
克力芝临床试验结果出炉:疗效不显著、副作用更常见

 

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开始,抗艾滋病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商品名:克力芝),就被视为“救命药”之一。

北京时间3月19日,中日友好医院教授曹彬等人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克力芝治疗重症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结果。

结果显示,在重症新冠肺炎成人住院患者中,与常规治疗相比,未观察到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有益。

疗效不显著 副作用常见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临床试验于1月18日至2月3日(最后一例患者的入组日期)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开展。

试验为随机、对照、开放试验,共入组199例患者。99例被随机分至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接受常规治疗联合14日的每日两次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分别为400 毫克和100 毫克)治疗;100例被分至常规治疗组,接受单独常规治疗。

试验结果显示,在新冠病毒重症患者中,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未能显著加速临床状况的改善,未能降低死亡率,也未能减少咽喉部检出的病毒RNA。

不仅如此,试验组的46名患者(48.4%)和对照组的49名患者(49.5%),报告了从入院到第28天的不良事件。与标准治疗组相比,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胃肠道不良事件(包括恶心、呕吐和腹泻)更常见。

同行评价:“试验结果令人失望”

在试验结果在线刊发的同时,NEJM发表社论评价称,该临床试验“是一次英勇的努力”,但“试验结果令人失望”。

“正如我们在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暴发期间看到的那样,面对疫情,获取高质量临床试验数据以指导患者护理是极其困难的,随机设计的可行性也受到质疑。然而,作为坚定的调查者,曹彬团队不仅成功了,而且最终招收了比最初目标更多的病人(199名)。”社论称。

不过,该社论也表示,试验结果令人失望,在临床改善的主要结局上,没有观察到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任何益处。

同时,对临床试验次要结局中提出的“在意向治疗人群或改良意向治疗人群中,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的28日死亡率在数值上均低于常规治疗组”,评论文章提出质疑:“次要结局的结果很有意思,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中,死亡人数略低,不过,这一观察结果很难解释,因为人数较少,而且标准治疗组在基线时似乎病情更重。”

社论对试验操作也提出了一些质疑:“该临床试验将试验组在随机化后、第一次给药前出现的死亡病例排除在外,而对对照组没有做这种排除,这将提供一个更令人鼓舞的试验结果,但这种做法是值得商榷的。”

而且,由于该试验是一项开放性试验,社论认为“结论是由意识到治疗分配的临床医生评估的,他们容易受到潜在偏见的影响”。

不过,对该试验的价值,评论文章还是表达了肯定:“随着危险的冠状病毒暴发的持续,这些试验的结果,无论是令人信服的阳性结果还是令人信服的阴性结果,对临床治疗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

克力芝还能用来治新冠肺炎吗?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是最早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的抗病毒治疗药物。

此前,北大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在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后,发现抗艾滋药物克力芝(含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对他有效。

2月2日,泰国曼谷一家医院的专家团队又通过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与抗流感药物配合使用,治愈了新冠肺炎患者。

“个案并不能证明药物有效。此次临床试验结论表明,没有证据显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在治疗重症新冠肺炎上有效,而这种结论也并不等于说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就是无效的。”河南科技大学教授李宾告诉《中国科学报》。

曹彬等人也在论文中指出,未来对重症患者开展的试验,可能有助于确认或排除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新冠肺炎方案产生益处的可能性。

对于未来该药物是否还能被用于临床治疗,李宾表示,一般来说,临床试验失败,药物就不能被用于治疗相应的疾病了,但还可以重新设计一个新的临床试验,对洛匹那韦/利托那韦治疗新冠肺炎的疗效进行进一步验证。

参考资料:

1.A Trial of Lopinavir–Ritonavir in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Severe Covid-19,DOI: 10.1056/NEJMoa2001282

2.Covid-19 — The Search for Effective Therapy,DOI: 10.1056/NEJMe2005477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科学家发布7年宇宙观测结果
植物如何看见“光”? 半数诺贝尔科学奖尽归五大领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