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行勇 卜叶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3/11 9:59:25
选择字号:
中科院西安分院副院长李保国:
与其开发评审指标,不如改进评审机制

 

科研工作是一项竞争激烈的职业。研究人员必须达到更高标准才能获得职位职称和研究资金。如今,生态学和进化学领域对研究人员的评价越来越依赖于发表论文的数量、作者排名、论文被引次数、期刊的影响因子等,这些因素正在塑造着学术未来。

近日,中科院西安分院副院长李保国团队的一项研究发现,这样的评估越来越多地以不合适的方式进行的,这对研究人员,尤其对年轻学者的职业生涯是不利的。此外,与其他领域的标准一样,人们可以通过“玩学术游戏”来提高自身“价值”。相关研究结果发表于《英国皇家学会会刊B辑—生物科学》。

该研究的首要目标是评估作者资格、H指数(论文被引数量)和期刊影响因子是如何被使用和滥用的。研究人员召集了来自美国、德国、日本等世界各地处于不同学科和不同职业阶段的学者团队参与研究。

影响因子低于5.0相当于不值钱的碎钻

在一些国家的学术界或学科,默认影响因子低于5.0的期刊上的论文没有价值。此外,还有这样一种说法,有价值的论文是那些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期刊上的文章,甚至认为在较低影响因子的期刊上发表论文会削弱作者的个人简历。

尽管有大量的文献批评这些标准及其使用,但它们仍被广泛用于决定学术生涯的方方面面。这样的博弈导致科学的激励结构越来越像经济原理,不过这种激励不是为了更高的收益,而是为了更高的影响因子。

要求改革评估和激励结构的呼声越来越高涨,但系统性改革是困难而缓慢的。学术界很清楚地知道,高质量的研究是那些拥有坚实的理论基础、理论框架和方法,适当的统计,合理的逻辑和适当的文献引用地研究,但有时达到这些标准还不足以被视为高质量的论文。这样的研究可能只有在发表十年或更久之后才会被认可。

紧密团结的社会易出现作者资格滥用

研究显示,在过去20年里,署名作者数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生物医学领域,发表论文的作者数量大约每10年增加1位作者,且高影响因子期刊的作者人数往往多于影响因子较低的期刊。

多作者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学术研究朝着消极的方向发展,例如利用这个模式来增加作者发表论文的数量,这也导致滥用作者资格滥用行为的增加。

人们普遍认为,滥用作者资格的行为是那些身居要职的学者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歪曲作者资格,年轻学者除了向权威人物屈服外别无选择。然而,这种滥用并不总是消极的个人参与。事实上,越来越多的高级研究人员把他们的学生或博士后的名字放在他们不应该署名的论文上,以帮助他们获得学术职位。这种做法有利于学生,因为它可能有助于他们获得学位或职位,也有利于导师,导师可以声称自己是成功的导师。

一个社会的个人主义或集体主义如何影响着作者身份,也有其文化基础。借助霍夫斯泰德文化纬度理论(Hofstede′s cultural dimensions theory)可以计算各个国家科研工作者的个人主义分数并可以对论文署名趋势进行总体评估。

该理论用于衡量不同国家文化差异,主要反映社会文化中人们融入群体的程度。得分越高,人们就越倾向于一个松散的社会框架,个人只需要照顾自己和直系亲属;分数越低,人们就越倾向于一个紧密团结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人们希望他们的亲戚或某个特定群体的成员照顾他们,以换取绝对的忠诚。研究发现,得分较低的国家被认为更有可能在出版的学术论文中包含不合格的作者。

自引率高的往往是被引频次最少的论文

个人发表的论文以及受资助的情况通常是相对于其他人进行评估的,因此,基金申请和其他升职机会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与竞争对手的差距。

一般认为,有价值的论文是在高影响力期刊上发表的论文。然而,并不是所有发表在影响因子高的期刊上的论文都被大量引用。此外,研究人员通常认为基于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可以产出一些高质量的论文。尽管如此,研究发现了截然相反的结果,即发表的论文越多,被引频次越高。

在论文引用中,自我引用是一个混乱领域。一般来说,引证自己应该被认为是一种自然和可接受的程序。然而,研究人员也引用他们自己的论文来增加自身引用分数。研究发现,自引率最高的往往是被引频次最少的论文,论文作者数量与自引频次之间存在正相关。

影响因子可能被学术期刊操纵

期刊影响因子被广泛用于评估研究人员的价值,并进一步对个人和学术氛围产生一定的影响。例如,这种评审制度迫使研究人员首先将论文提交到影响因子高的期刊,然后在被拒绝后逐步提交到影响因子越来越低的期刊。这种逐步降低目标的做法对刚进入学术研究阶段的年轻学者尤其有害,这种不断的循环可能会让他们沮丧和有压力,并否定他们自身的科研能力和潜力。

需要注意的是,所有的期刊均是以盈利为目的机构,且利润率高达40%。事实上,在2017年,全球来自科技论文出版的收入估计为240亿美元。2010年,学术期刊的利润率高于苹果、谷歌和亚马逊等几家国际企业。

学术期刊操纵着影响因子,尤其是在研究人员最多的领域和研究成果最多的领域。在参与调查的研究人员中,有20%的研究人员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杂志编辑要求他们在一篇提交的论文中增加文献引用,尽管该编辑并没有指定具体的论文或主题。

此外,期刊可以以更微妙的方式增加其影响因子。比如,可以通过增加综述(Review)和元分析(Meta-analyses)论文的发表数量,拒绝验证性的研究论文,吸引名气大的研究机构以及著名科学家领导的研究,接受热门话题的论文来操纵杂志的影响因子。

大部分责任必须落在高级别研究人员身上

现如今,每个研究人员,尤其是年轻的研究人员,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来玩这个“游戏”来提高他们的竞争力,否则他就很有可能在科研生涯中处于不利的位置。

呼吁消除或减少使用某一单一指标对研究人员、研究机构和期刊进行评估。不恰当地使用某一评估标准是影响研究人员进步的主要因素。

我们鼓励学术界改进专家评审机制以确保研究成果的质量,而不是开发其他评审指标。我们希望在评审过程中进行分享和讨论,并在论文发表和和基金审核过程中坚持这一原则,这种原则在终身职位获得和晋升过程中尤为重要。

我们认为大部分责任必须落在高级别研究人员身上,他们应成为执行最高道德标准的楷模,成为年轻研究人员和学生的良师益友,努力根据研究质量进行评估和审查,并建立体制评价标准。

我们认为高等教育机构应该首先做出改变。在高等教育机构,研究质量是根据专家评估,而非指标来判断的。特别重要的是,资助机构不能将研究成果货币化,即以货币的形式奖励有产出的研究人员。

相关论文信息:http://dx.doi.org/10.1098/rspb.2019.2047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嫦娥五号搭载实验草种开展空间诱变实验 旧石器时代曾向地平线以外岛屿航海迁徙
人工智能会放气球 英国向全球首座核聚变电站迈进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