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0/2/19 9:55:38
选择字号:
黄冈药剂师:我们一家三口的患病经历

 

我是湖北省黄冈市中心医院的退休职工王树平。过去一段时间,我们一家三口经历了新冠肺炎从感染到治愈出院的全过程。

回望这段经历,就连我这样有专业知识的医务人员都如此恐慌,更何况民众?疫情失控,我们不能只归咎于病毒的无情,更需要进行很多反思和改进。

一家三口相继感染

1月19日,我被诊断为“感染性肺炎”,并收治到黄冈市中心医院。

此前,1月12日起,儿子因“肺炎”住院已经一个星期了(后来才知道,他是在医院住院收费室上班被感染上)。但治疗效果一直不好。期间,CT复查,儿子肺部阴影在扩大,且持续低热,烦躁不安,不想吃东西。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病房照顾他,却没有想到这是一个传染性极强的疾病。

而当时,湖北省通报的口径依然是: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我也没有太在意有可能被传染。

1月19日早上,我感觉有点乏力,自认为是夜间照顾儿子,没休息好的原因。在爱人接班照顾儿子后,我回家休息。到了中午,我明显赶到背部和下肢肌肉酸痛,头痛,咽干疼痛。随后立即去医院,体温37.1℃,医生建议做CT检查,结果是双下肺呈毛玻璃样阴影,诊断为“感染性肺炎”,遂办理入院。

而那个时候,新冠肺炎在武汉以外的地方几乎没有人谈及。

1月22日,儿子和我的咽拭子检查,确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

更不幸的是,爱人也于1月24日被确诊入院,至此,我们一家三口都感染了新冠肺炎。

儿子出院,给我和爱人很大鼓励

入院后的治疗是:口服奥司他韦胶囊和连花清瘟胶囊,静滴头孢他啶和左氧氟沙星抗感染,同时用硫酸沙丁胺醇和布地奈德进行吸入雾化,甲波尼龙静滴。用药后咽干疼痛症状有所缓解。

但当时令我最大的感触是:呼吸科的患者明显增加,一些其他科室有呼吸道症状的患者都在往呼吸科转。

当听到钟南山院士公开表示,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我才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

1月21日,呼吸科清理了所有陪护,禁止了所有探视。

随后几天,儿子的病情一直有进展,并表现出气短,胸闷等症状。雾化、抗感染药物、抗病毒药物、丙种球蛋白、激素等临床上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但并未好转。

此时,我的病情也是只见治疗,不见好转。低热、失眠、头痛一直折磨着我。

1月24日夜(除夕夜),接到通知,医院将已经确诊的重症新冠肺炎要转到黄冈市传染病医院。

至此,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隔离治疗。

由于这个医院平时接诊患者很少,病房设施陈旧,我住的病房,空调电源故障;照明灯和紫外线灯共用一条电路(入院后被紫外线照了1小时,发觉脸部疼痛,才注意到房间开着紫外线灯);卫生间无冷水;热水器无热水;护理呼叫系统不通。

直到一周后,上述问题才解决。

好的消息是,儿子经过两周治疗,转院后病情缓解,也给了我和爱人极大信心。

1月25日,我仍然持续低热、头疼、失眠。而这天晚上与爱人同一病房的患者死亡,对爱人惊吓不小,她的病情也有所加重。

之后几天,我和爱人的症状依然没有好转,凭借自身的医学知识,我也逐渐明白,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也没有特效治疗方案,只有靠自身免疫功能慢慢熬。

不过,儿子经过治疗后于1月30日出院,也给了我和爱人很大鼓励。

最难熬的那一夜,我想好了遗嘱

最难熬的一夜是2月1日。当晚,我咳嗽症状加重,血氧饱和度86%、低钠、血压偏低。除原来的抗感染、抗病毒、激素、免疫球蛋白等治疗外,医生又加用了护肝药、护肾、碳酸氢钠、质子泵抑制剂、基础能量输液等。

一直想小便,但就是解不出来,我意识到已经有肾脏损害了。再加上心电监护仪显示的数据,我意识到,生命在进入危险期,我一直强迫自己要清醒,万一有意外,争取留下遗嘱的气力。

下半夜,突然高热39.8℃,这是入院以来的最高体温。我想,这是病毒和机体作最后斗争的时候,只有保持清醒,保持必胜信念,我才能战胜新冠病毒。

至今,我不知道,那个晚上的经历是不是“炎症风暴”前期。不过,从对儿子和爱人的观察,他们似乎也经历过这个过程。

2月2日下午,突然接到通知,我和爱人又要转院去“大别山医疗中心”,这是一个还没有完全建成的新院区,就是将一些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集中隔离治疗。

至此,黄冈市的新冠肺炎治疗才真正走上了正规。

接收我的是山东援助医疗队。但在转院过程中,却存在诸多问题,比如,前期医疗信息并没有全部进入新院信息系统,这也导致我和爱人的病情一直反复的原因之一。

由于我年龄过了60岁,且有糖尿病,医院曾经想把我转入ICU病房,但我没有同意,原因有三点:

第一,治疗转院已经三次了,我担心治疗的延续性;第二,我对ICU病房的环境有恐惧感,怕进去后出不来,我宁愿安静地死去,也不愿意接受ICU抢救时的治疗模式;第三,好不容易治疗能与爱人在一起,不能再分开,我相信,相互关心和支持的力量对疾病治疗是有好处的。

于是,我主动与大夫交流,有基础糖尿病,抗感染治疗会比一般患者麻烦一些,医生的方案也随时调整,控制血糖,抗病毒、抗感染、激素等,并辅以中成药。

我和爱人继续用药至2月12日,复查CT,肺部阴影在吸收,两次咽拭子监测阴性,观察至2月16日,我们夫妻二人一同出院。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对全球自然衰退亟需“安全网” 判断河流干旱与否,请看海洋
月亮上的水比我们想象中多 新方法描摹艾滋病病毒含糖屏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