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樊中华 郁玫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10/31 13:12:12
选择字号:
专访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宁光:做原始创新是中国的大国担当

 

在全球科技竞合愈加严峻的背景下,中国发展原始创新应从何起步,又应引向何方?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院长宁光看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反而促进了中国各界对科学链完整性的深入思考。

“中国的应用型研究和应用型产业比较发达,成为助推经济发展的力量,这是应有的、必然的过程。但在拥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后,就需要有更大的魄力去发展原始创新,夯实产业创新之前的基础。因为这是科学链条不可缺少的一环。”宁光说。

他解释这一“魄力”的涵义:一是要加大原始创新投入,不计产出,“因为原始创新是无法预计产出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投入的就是沉没成本”;二是实现原始创新需要长期积累,不能冒进,也不应带有功利性,“从这个角度说,做原始创新应是一种大国担当。”

何为原始创新?宁光认为,原始创新是建立在人类的好奇心和真正的热爱之上,同时需要有深刻的底蕴积累。

“它源于想知道某种事物、某个现象为什么会发生,去探究其原因,但不一定能够得到结果,”宁光说,“这应是从孩提时代就起步的非功利性培养,我们需要一定的时间,去培养和积累这样心无旁骛、热爱科学的人才。”

针对中国场景应用创新、产业应用创新先行的状况,如何倒逼原始创新发生?宁光指出,产业亦应面向原始创新进行革新。

他以医学领域举例:“一个成熟的医院系统应分为职业化医生、临床医生、研究型医生等多类,而不是让一个医生承担多项角色。”

这其中,职业化医生以精进医疗技术、更好地治愈病人为其目标和学习动力;进一步地,一些医生会深入探求用最先进成熟的方法专注专项领域的治疗,从而改进技术,促进技术进步;而当一个医生开始希望更多地去探究病因原理,并对现状做出改变,就会成为研究型医生。

“当研究型医生越来越多,研究型医院就应运而生,”宁光说,作为生物医药创新必不可少的力量,研究型医院以发现和发明新的技术与药物为目标,不仅可以为创新药提供大规模临床药物试验,同时可以针对疑难病症做创新型研究。

宁光指出,上海医疗实力雄厚,拥有丰富的病患群体,因此研究型医院完全可以脱胎于现有的大医院,“重要的是将医院的功能进行分类,有以高效率治疗病患为职责的职业化医生,也有以研究和创新为己任的研究型医生。”

“虽然原始创新不是在医院里发生的,但它最早期最重要的源头可能就来自医院,”宁光说,例如瑞金医院的王振义院士,即是在临床中首次发现了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进而对其遗传学基础与分子机制进行研究,奠定了诱导分化理论的临床基础。

“这即是一种原始创新,它建立在王振义院士几十年深厚的临床积累和机制研究基础上,也经历过很多失败,但有一天就豁然开朗了。”宁光说,给予原始创新一个包容的环境十分重要。

宁光表示,中医思维对于中国生物医药的创新来说是一个独有的“宝藏”。“中医是一个非常缜密的体系,可以给很多科学思路带来突破性进展,很多新药分子结构的发现也来源于中药,但如何让中医中药在未来创新药研制中发挥出价值,仍是需要破解的问题。”

在他看来,中医首先要走向世界,进入生物医药全球化创新的交流体系中。但中医当务之急需要建立一个国际化的交流体系,使中西方彼此认可,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去“掘宝”,“交流能够让创新走向更深的层次。”

同时,宁光表示,让中医融入全球创新,也是中国担当的体现,“在原始创新和基础科学发展上有更多投入,并且让这些知识积累成为可供分享的东西,这对于人类医学的进步将十分重要。”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太阳CNO聚变循环产生中微子 海底泥火山是这样产生的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火星赤道 曾遇洪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