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凤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8/26 9:20:03
选择字号:
离开,是为了更好地坚守
随着全球海平面迅速上升,研究人员提倡有管理地从海岸线撤退

菲律宾海滨城市宿务发生洪灾。图片来源:J Lloa

 

■本报记者 唐凤

当谈到气候变化时,将人们从危险地区转移出去,似乎是一种明智的策略。研究人员表示,这并不是失败,它能让社区适应变化并繁荣起来。

近日,环境研究人员在《科学》上发表文章,对精心策划的“有管理的撤退”进行了阐述。

“我们需要停止把自己与自然的关系想象成一场战争,我们只是正在适应大自然的变化。海平面上升、风暴涌入洪泛区,所以我们需要撤退。”文章主要作者、美国特拉华大学公共政策助理教授A.R. Siders说。

目前,人们从沿海和其他危险地区撤离通常发生在灾难袭击之后,紧急疏散及后续工作往往效率低下,而且有时十分随意。研究人员认为,撤离这些地区应该经过深思熟虑,要有战略和管理规划。

没有输赢

《中国科学报》从美国斯坦福大学伍兹环境研究所获悉,不断变化的气候正在改变环境和社会,并带来火灾、干旱和沙漠化、海平面上升、极端高温和暴雨等风险。为了保证社会发展和安全,改变思考方式可能是目前人们所掌握的最有力工具之一。

正如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Oliver Smith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们不是在撤退,我们只是在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

研究人员表示,与海洋作战本身就是一场失败的战斗,抗争并非是战胜水的唯一方法。海平面上升、风暴涌入洪泛区,人们也可以选择为每一寸土地而战,同时牺牲生命和金钱。

“我们与自然的关系没有输赢,撤退是一个工具,如果它是有目的地使用,可以帮助实现社会目标,如社区振兴、公平和可持续发展。”Siders说,“人们有时把退却看作是失败主义者的选择,但我认为它也是你的战斗选择。”

但是,让人们离开家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以预见存在诸多困难。

“搬家都很难”

在论文中,研究人员指出,撤退是一个困难而复杂的问题,原因有很多,包括沿海开发带来的短期经济收益、保险补贴率和灾难恢复成本,以及人们对居住地和现状的依恋。

“无论环境如何,搬家都很难,人们选择住在哪里是有原因的,通常很难找到一个像目前的家园一样能满足他们所有社会、文化和经济需求的地方。”斯坦福大学博士候选人Miyuki Hino说。

财政方面的限制也不容忽视。Hino告诉《中国科学报》,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政府机构必须决定是努力让更多的家庭受益,但不得不减少对每个家庭的补贴,还是集中力量支持更少的家庭。

此外,Siders提到,阻止人们离开家园的另一个障碍是,在容易发生风险的地区生存有短期利益。“自古以来,人们就喜欢住在这些地区——沿海、河岸和火灾多发的荒野。这实际上是心理、经济和社会问题的复杂组合。”她说。

不过,研究人员指出,从长远考虑,在某些地区,撤退可能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个答案,并不是今年乃至未来10年必须采取的步骤。

“作为气候响应而撤退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斯坦福大学环境评估中心主任Katharine Mach说,“撤退是令人信服的,因为它汇集了社会如何运作,以及如何确保在不断变化的气候中做好准备和提高恢复能力。”

针对种种困难,撤退不仅需要管理,也需要有战略眼光。

战略管理需要实验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有管理的撤退需要嵌入到更大的对话和社会项目中。鼓励人们留下来的政策需要改革,人们需要离开的理由。”Siders说,“撤退不能只是为了规避风险,而且要帮助我们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研究人员写道,人们需要通过限制危险地区的发展,并根据对具体触发因素的反应,不断监测和评估情况,制订进一步行动计划,为长期撤退做好准备。

报告指出了需要加强工作的各个领域,包括各级政府的协调和对安置援助项目的支持。首先,社区必须确定其最想保护哪些地区,以及如何鼓励和帮助搬迁。

其次,如何管理撤退取决于人们想要达到的目标和当地的环境。“当然,人们离开家园是为了适应气候变化和减少风险,但这个计划是为了帮助那些在上次灾难中幸存下来的人,还是在未来将面临风险的人,或者是那些只有很少资源可以独自行动的人? 这片土地将被用来建造一个大型湿地吸收洪水,还是在整个城镇中建造一系列小型社区花园?”Siders告诉《中国科学报》,应该牢记撤退本身并不是目的,这是实现其他目标的一种方式。

在美国,到目前为止最常见的做法是在灾难发生后买断房屋,然后将土地恢复为开阔的洪泛区。Mach表示,一些社区为了应对飓风或土地流失,正在计划全部搬迁。

因此,研究人员表示,良好的战略管理需要实验,由实践者开发创造性解决方案,并由科学家进行严格测试,以了解什么有效、什么无效。“更具有战略意义的是,撤退需要被纳入更广泛的讨论中,比如我们如何建设经济适用房、如何维护社会正义、如何将绿色空间融入城市景观,以及如何以更可持续的方式发展更大的城市。”Siders说。

“站在不断变化的灾害风险、市场力量、社会投资和社区福利的交叉点,撤退是一种适应性选择。在研究中,有许多令人兴奋的机会可以更好地结合这些驱动力。为了支持部署,在参与过程中集成丰富的数据并加以分析是很有趣的,人们能定义目标、评估选项,并学习经验。”Mach说。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126/science aax8346

《中国科学报》 (2019-08-26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