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立生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7/5 10:35:50
选择字号:
在采集中还原历史
探寻谢家荣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求学历程

 

随着采集工作的深入,谢家荣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求学历程逐渐呈现在我们面前,化解了我们心中的疑团——他何时进入威斯康星大学?他求学威斯康星大学的导师是谁?毕业论文写的又是什么?

而他又是如何涉猎地质学的诸多领域并皆有建树,并且在许多方面都处于中国地质科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的地位?

■张立生

谢家荣(1897—1966)

地质学家、矿床学家、中国地质学会创始人之一。字季骅,上海人。1913年考入工商部地质研究所学习地质学,1920年获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硕士学位后回国,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对中国煤岩学、矿相学、石油地质学、矿床学、经济地质学、区域地质学、地震学和陨石学等进行过开拓性研究,在燃料及各种金属、非金属矿产成矿规律及找矿方法上论述颇丰,发现或指导发现了淮南八公山煤田、安徽风台磷矿、福建漳浦铝土矿、南京栖霞山铅锌矿、白银厂铜矿等矿床。对华北、松辽、渤海、塔里木等石油蕴藏的预测得到证实。最早提出地质理论找矿,倡导综合勘查方法。

谢家荣1920年毕业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地质系,获理学硕士学位。这是中国地质学界乃至科学界都知道的事。但仅此而已,对于他在威斯康星大学的求学经历则鲜为人知。

2013年,作者在进行谢家荣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项目之前,能够证明谢家荣毕业于威斯康星大学的资料,仅见于不同作者撰写的谢家荣小传中,但最重要的证明,则是我们在项目进行过程中发现的,即谢家荣自己保存的他在威斯康星大学所获得的硕士文凭。硕士文凭的译文如下:

威斯康星大学校务委员会依据研究生院的提名,授予谢家荣以硕士学位以及所有属于该学位的荣誉、权利和特权。本文件在此证明,本学位系经总校校务委员会校长和大学校长于大学所在地签署并授予。

总校校长 C.H.Vilat

大学校长 E.a.Birge

签署于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公元1920年6月23日大学校立第70年。

 

谢家荣所获威斯康星大学硕士文凭

随着采集工作的深入,谢家荣在威斯康星大学的求学历程逐渐呈现在我们面前,化解了我们心中的疑团——他何时进入威斯康星大学?他求学威斯康星大学的导师是谁?毕业论文写的又是什么?

新的发现

在采集工程进行过程中,我们通过谢家荣在美国的亲属查阅了威斯康星大学的档案,并有了新的发现。

首先是谢家荣进入威斯康星大学的时间。以前的说法都是1918年,但新发现的威斯康星大学档案中有谢家荣在该校所填的两份注册表:一份是1919年10月2日所填,另一份是1920年10月19日所填。前一份在“在威斯康星大学做研究工作的时间”填为none,后一份则填为one year;另一方面,美国铁路局联合售票处1919年7月14日致函斯坦福大学1025信箱谢家荣的信函,也证明1919年7月时谢家荣仍然还在斯坦福大学。这就证明谢家荣进入威斯康星大学的时间应该是1919年而不是1918年。

其次,过去都说谢家荣在威斯康星大学获得理学硕士后就回到国内重入地质调查所工作,但现在获得的资料表明,谢家荣在威斯康星大学取得理学硕士的时间是1920年6月,而到同年10月19日时还填写了第2张注册表,这就表明,1920年6月后谢家荣仍然在威斯康星大学进行研究工作。而且,1921年9月谢家荣在《科学》第6卷第9期上发表的《记美国之国立地质调查局》上说,他此年1月在华盛顿参观访问美国地质调查局。如是说来,其回国的时间就当在1921年1月之后了。

重大收获

在查到谢家荣入校注册表的同时,我们还查到了他的毕业论文和指导教师,这是项目执行过程中的重大收获之一。

通常都说谢家荣在威斯康星大学主修的是经济地质学。但是他的硕士毕业论文做的却并非经济地质学,而是一篇基础地质学即岩石学内容的论文:Origin of Certain Metamorphic Poliated Rocks(《某些叶状变质岩的成因》)。

这篇论文的正文分为三个部分:1.对于片岩和片麻岩类的岩石,由于深成变质作用形成了新的矿物和结构,往往使原岩中存在的所有矿物和结构消失殆尽,想要确定其成因往往十分困难,本文简述了确定叶状变质岩成因的微观判据,包括矿物成分的判据和岩石结构的判据;2.研究方法,包括各种重矿物的研究和长石的鉴定,文章详细叙述了作者用淘洗法和干涉沉降仪法进行的重矿物分选及其结果;3.对威斯康星地质调查所采集的18块叶状变质岩标本的研究,包括对其产地与地质产状,特别是各种重矿物的详细研究和每块标本的详细描述(宏观与微观的特征及岩石成因),通过这些研究,将其中的15块标本分为4类:火成成因的8块,沉积成因的4块,贯入沉积岩中的火成岩2块,成因不确定的1块。

长期以来,人们不知道谢家荣在威斯康星大学研究生院求学时师从何人。这份论文给出了答案:原来是国际地学界鼎鼎有名的A.N.Winchell(1874—1958)教授。

国内学地质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位A.N.Winchell教授的。他是美国著名的矿物学家和岩石学家,1896年毕业于美国明尼苏达大学,1898年赴法国巴黎大学进修矿物学和岩石学,并于1900年获博士学位,1908年任威斯康星大学教授,1934年任威斯康星大学地质系主任直到1944年退休。1932年当选美国矿物学会主席和美国地质学会副主席,1955年获美国矿物学会最高奖罗布林奖章。

A.N.Winchell教授曾和其父N.H.Winchell教授合作,从1909年起陆续出版了三卷集的《光性矿物学原理》,并多次再版,在世界上享有盛誉。此书详细讨论了矿物晶体的光学性质和物理性质与成分的关系,并编制了近百种图解用以说明这种关系。A.N.Winchell教授发表了100多篇论文讨论这种关系。他对主要造岩矿物长石、辉石、黄长石、闪石、云母、绿泥石、沸石、方柱石等有详尽的描述。他还编著了两本合成矿物光性和有机晶体光性的教科书。他研究过美国基韦诺半岛火成岩及其与矿产的关系,并提出了岩石的图表分类法。

N.H.Winchell(1839—1914)是美国著名地质学家,自1872年起任密歇根州立大学地质系教授和博物馆馆长达28年之久。1873年,明尼苏达科学院成立,他是创建人之一,并担任了三期院长。1881年,他积极推动成立美国地质学会,并于1902年当选为美国地质学会主席。1888年,他创办了美国第一份地质刊物《美国地质学家》,并任编辑18年,1905年,该刊物扩大更名为《经济地质学》(Economic Geology)发行至今,是当今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地质刊物。

硕果累累

大家都知道,谢家荣留学美国斯坦福大学和威斯康星大学是主攻经济地质学的,但我们看他在威斯康星大学的指导教师却是矿物学家和岩石学家,而且其硕士论文的内容也是岩石学和矿物学的范畴,似乎与经济地质学没有多少关系。这是为什么呢?

在采集工作过程中,我们采访了谢家荣先生的助手陶惠亮先生,他告诉我们说:“谢先生在矿床研究上,主张要认真研究基础地质的东西。谢先生一直讲,矿和石头是很难分开的,你只有研究清楚石头,才能研究好矿。”这就难怪谢家荣先生一生涉猎了地质学的许多领域,在多个领域内有建树,并且在许多方面都处于中国地质科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的地位。

在普通地质学领域内,谢家荣编著并出版发行了中国人自己撰写的第一本普通地质学教科书,被丁文江先生称之为“教科书中的创著”。

在地文学与地貌学方面,谢家荣与叶良辅合著的《扬子江流域巫山以下之地质构造与地文史》以及他的《中国地文期概说》和《陕北盆地与四川盆地》等,都是中国地文学与地貌学的经典著作。

在区域地质学方面,除他在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任教期间带领学生填制北京西郊蓝靛厂、房山、河北涞源的地质图外,在云南的五年期间,在谢家荣指导下,周德忠编制了滇东、滇西、川西的1:100000路线地质图数十幅。

在地层学方面,除早期野外工作所建立的地层组、段,如大冶灰岩与长辛店砾岩等外,谢家荣还对云南特别是滇东、川西的地层层序与构造运动进行了系统总结,提交了叙昆铁路沿线地质矿产报告与滇西铁路初勘地质报告,奠定了该区地质构造的初步基础。

在构造地质学方面,谢家荣1937年就曾写出《北京西山地质构造概说》,开始论证西山的构造问题。晚年,他对全国大地构造进行总结,写出了《论中国大地构造的格局》《华南主要大地构造特征》等重要论文,其中提出的很多新认识和新观点,即便在今天,也仍然值得我们认真加以考虑和研讨。

在矿物学方面,他早年对东川铜矿石的工作,就曾确定其中有电气石的存在。1944年,在简陋的条件下,谢家荣仔细进行镜下鉴定,确定昆明与贵州息烽石炭系铝土矿的矿石为硬水铝石(Diaspore),而福建漳浦的铝土矿为三水铝石(Gibbsite),从而给予了正确的评价。他还对昆阳磷块岩的胶磷矿与宿松磷矿的磷灰石做过对比研究。

在岩石学方面,谢家荣于1937年首先指出北京西山的辉绿岩不是侵入岩层而是喷出的玄武岩流,后为郭文魁先生做毕业论文时进行的详细野外观察与室内鉴定所证实。1936年,他在翁文灏1920年工作的基础上,首先将华南花岗岩分别命名为“扬子式”与“香港式”。其与现代所称的“I型”与“S型”,或“同熔型”与“重熔型”以及“磁铁矿型”与“钛铁矿型”等的含义与区域分布大体上是一致的。晚年他更推崇花岗岩化的学说,用它解释我国东南地区的花岗岩的分布和时代,并写出了《让花岗岩及花岗岩化的研究为区测与找矿工作服务》的论文。

在古生物学方面,谢家荣也较一般地质人员有更丰富的知识。他将在昭通褐炭层之上的泥沙层中找到的象牙鉴定为东方剑齿象(Stegodon orientalis),属于上新统;他与燕树檀一起研究昭通龙洞泥盆系剖面,根据化石群详细划分了中泥盆统的层位;他与边兆祥研究贵州水城大、小河边的宣威煤系,根据钻孔深部煤系中出现的蛤类化石属二叠—三叠纪,认定该煤系是陆缘潮汐带沉积;他在淮南八公山盆地边缘丘陵的石灰岩中首先发现■科化石,并鉴定为中石炭世的纺缍■ (Fusulina),为船山组层位,从而下决心在盆地内下钻,发现了著名的淮南大煤田。

在古地理学方面,谢家荣也成就卓著。1947年11月18日,他在台北举行的中国地质学会第23届年会上发表的理事长演说《古地理为探矿工作之指南》,是古地理研究的经典论文。

正是因为谢家荣先生在所有这些基础地质方面有着深厚的功底,并且在诸如矿相学、煤岩学等方面也有卓著的成就(他是中国矿相学的鼻祖,中国煤岩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也是世界煤岩学的先驱之一),才使得他对包括煤地质学、石油地质学以及众多金属与非金属、放射性元素与稀有金属矿床在内的矿床学的研究有了比其他人更高的造诣,成为公认的、迄今为止发现矿床最多的中国地质学家,并且在陨石学、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学、地震地质学、土壤学等领域也都有开创性的贡献。

谢家荣在威斯康星大学研究生院所受的教育,即强调基础地质研究对于包括经济地质学在内其他各种地质研究工作的重要性,正是我们今天应该予以特别强调的。

(本文作者为原国土资源部成都地质矿产研究所研究员)

 

谢家荣1920年在威斯康星大学提交的理学硕士论文封面。

 

1919年7月14日美国铁路局联合售票处致函斯坦福大学1025信箱谢家荣的信函,证明到1919年7月,谢家荣还在斯坦福大学。

 

谢家荣何时代理中国地质调查所所长

▲谢家荣1934年10月29日在给洛克菲勒基金会秘书Mary Callawuy女士的回信中告诉她,“翁文灏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复职,因此有关詹先生和翁先生工作的任何信息请直接寄给他”。

▲翁文灏1934年6月致实业部部长、次长,请给续假一个月,所务仍由技师谢家荣继续兼代(存台湾地区“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所藏经济部档案,李学通提供)。

■张立生

在谢家荣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的工作过程中,我们见到一份也是唯一的一份档案资料称,谢家荣曾经担任过中国地质调查所代所长。但迄今已经出版的多部谢家荣传记性质的作品中,却没有一篇提到过此事。

困惑之际,突然想起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的李学通先生多年前曾经给过我一份他从台湾带回来的复印件,是关于翁文灏先生1934年考察途中受伤后给实业部部长的信函,信中建议由谢家荣代理他的地质调查所所长职务。

由于时间已经过去很多年,复印件放在何处我一时没有找到,便请李学通重新给我发一份扫描件。李学通还提醒我,胡适先生曾经为此事转达过丁文江的意见给翁文灏。

经过一番努力,现在可以把谢家荣任地质调查所代所长的历史完整地梳理如下。

1934年2月16日,时任中国地质调查所所长的翁文灏偕王竹泉由南京经长兴赴杭州,下午三时,车行至浙江武康县境内遭遇车祸,翁文灏头部重伤,当场昏迷,被送往武康县医院抢救,后转往杭州。

次日,胡适致函行政院长,对翁文灏受伤一事表示焦虑,并转告丁文江意见:万一翁文灏的工作须人接替,地质调查所所长一职不要轻易派人,最好请谢家荣代理。此信相关内容摘要如下。

……今早看报,惊悉翁詠霓兄在京杭道中遇险,受重伤,不省人事,流血甚多。一时各处朋友纷纷打电话问讯,都咨嗟无计,已电京杭朋友觅医疗护……午间到协和医院看在君,他见我良久不能作声,眼泪双坠,我虽劝慰他,心里也很难过。他在病榻不能作书,要我代达先生:倘詠霓万一有生命危险,或伤重须静养,万望先生敦嘱公博兄不可随便派人来做地质调查所所长。在君之意以为谢家荣君(现为北大地质研究教授)资格最适宜,如有必要时,可以代理地质调查所所长。在君甚望先生以此意转告公博兄。此所为在君、詠霓两人二十年心血所寄,故在君拳拳系念,其意甚可感,故代为转陈……

胡适敬上 廿三,二,十七日

3月中旬,翁文灏致函实业部部长陈公博,请假3个月养伤,建议由谢家荣代理地质调查所所长。

窃文灏于二月十六日由京赴杭,车覆受伤,入杭州广济医院诊治。承派朱技正特来慰视,铭感良深。现在伤势渐愈,惟须长期休养,拟请给假三月,以资调摄。地质调查所职务可否另令本所技师谢家荣代理,并候

鉴核施行。此呈

实业部部长

地质调查所所长 翁文灏

翁文灏信发出之后,实业部曾以总字第九五六九号指令,“准予给假三月调摄,并派技师谢家荣代理所务”。

到了1934年6月20日,翁文灏病情虽然大有好转,但仍然不能回所工作,乃再呈实业部部长和次长,请给续假1个月,并仍由谢家荣代理地质调查所所长职务。

呈为呈请事:

窃文灏前因车覆受伤,曾于三月中旬呈请给假,旋奉鈞部总字第九五六九号指令,准予给假三月调摄,并派技师谢家荣代理所务,各等因在案,伏查假期迄本月中即当届满,伤势虽已逐渐就痊,尚未完全恢复原状,如期销假,仍恐有所未能。拟恳鈞部准予续假一月,所务仍由技师谢家荣继续兼代。是否有当,理合备文呈候

鈞复指令示遵,谨呈

实业部长陈

次长郭

        刘

地质调查所所长 翁文灏

中华民国二十三年六月二十日

1934年4月19日,谢家荣在致齐鲁大学J.G.Scott教授的信中曾提到,“翁文灝博士正迅速恢复中,按照最新的消息,他已经不必去上海了;翁先生打算在杭州再呆两或三个多星期,之后我们都希望他可以直接回北平;在翁不在时,我被委派代理他在调查所的工作”。

1934年6月30日,谢家荣在致信瑞典乌普萨拉大学T.G.Halle教授的信中,确认了翁文灏在杭州附近不幸受伤的消息。并告诉他,翁文灏已经迅速、奇迹般地恢复了,目前在家中休息。在翁文灏不在期间,被委托代行翁在调查所的职务。

谢家荣代行翁文灏地质调查所所长到什么时候?按照翁文灏1934年6月20日请求续假一个月,那就应该是到7月下旬。但1934年10月29日谢家荣在给洛克菲勒基金会秘书Mary Callawuy女士10月24日来信的回信中告诉她,“翁文灏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复职,因此有关詹先生和翁先生工作的任何信息请直接寄给他”。如果翁文灏在7月下旬已经复职,那么谢家荣在这封信中就应该说翁文灏“三个月之前”而不是“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复职”。按照谢家荣在此信中所说“两个月之前”,那就应该是8月中下旬。而据《翁文灏年谱》记载,7月下旬翁文灏到天津参观全国矿冶地质联合展览会时“因劳累又复大感不适,故特赴威海卫休养”。《翁文灏年谱》又说“在威海卫修养半月后,因仍牵挂所中公务”于8月13日返平。

据此可知,谢家荣代行翁文灏地质调查所所长应该是从1934年3月中旬到8月中旬,总共约5个月的时间。

《中国科学报》 (2019-07-05 第8版 印刻)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