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长安 杨叁平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6/21 9:07:43
选择字号:
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必须大力重塑医学文化

 

■本报记者 高长安 通讯员 杨叁平

“医学发展仍需要正确的医学文化来引领。”近日在石家庄举办的第五届中华健康节院士论坛环节,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演讲时强调,当前必须下大力气重塑医学文化。

樊代明表示,天文学革命催生了科技革命。虽然“天文学革命对科技革命影响很大,但对医学革命影响不大,而且当时人们只是把医学领域的重大发现看成科技革命的一部分,把医学看成是科学的分支。从那时起,医学的独特性就开始被忽视,直到今天,且越演越烈。”

“但是,以纯科学思维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医学更适用于感染性疾病领域,即一个病因一个病,一个药品(疫苗)就搞定。对外来病原十分奏效。”樊代明说,“但现在我们遇到的是第二次卫生革命,疾病谱以慢性疾病、老年性疾病为主,占死亡人数的87%左右。”

慢性病多数是由人体自身产生的,是多因素、多阶段的结果。樊代明指出,目前对多数慢性病都还没有找到确切病因,所以过去单一的研究方法对慢性病的研究力不从心,得出的结论很多是片面的。

樊代明特别指出,现代医学的发展出现了3个偏向:一是医学研究一味地向技术发展、向微观渗透,导致了专业过度分化。二是医学以治病为主演变成了等待医学和对抗医学。等待医学是指现在的医学和医生,等着病人病到一定程度才进行治疗,常常力不从心,而对抗医学是将疾病当成敌人加以对抗,这对传染病是对的,但不适合慢性病、老年病治疗。三是医学异化,过度考虑医学和医生的作用,把某些生命的自然过程和身体的自然变化都当成疾病进行过度干预。

此外,樊代明认为目前在医学研究和实践中还存在文化问题。例如,科技对人体的研究已走得很远,但对生命本质的研究还十分滞后,而且目前的疾病谱已发生了根本变化,却依然在用单一且简单的方法去研究等。

“基于上述问题,我们需要改变或重塑现在的医学文化。”樊代明表示,在重塑医学文化过程中,应坚持医学的人文性、人体的整体性、生命的复杂性和研究的真实性。

“医学技术发展到今天,需要的应当是紧跟科学前沿、考虑大众福祉、满足健康需要的重塑后的新型医学文化。”樊代明说。

《中国科学报》 (2019-06-21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