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闫洁 来源: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9/4/20 15:58:49
选择字号:
3名华人学者最先“中枪”,美科技界加速肃清外国影响

 

当地时间4月19日,据《科学》杂志报道,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解雇了3名资深研究人员。经证实,3人均为华人。

此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曾告知安德森癌症中心,这些科学家可能严重违反了有关同行评审保密和国外关系披露的机构规定。

在给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信中,NIH共指控了5名研究人员。除了上述3人,还有一人正在接受调查,另一人已被证明无需处分。虽然未透露5人的名字,但该中心主任Peter Pisters承认,他们都是亚洲人。

这一最新举措同NIH去年发起的一项“清洗行动”有关。

当时,美国政府越来越担心,外国,尤其是中国,正在不公平地利用联邦资助的研究。

此后,NIH敦促至少55家研究机构对其资助的特定研究人员的海外关系展开调查。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举动只是一个开端。

内部文件和同NIH的邮件往来显示,该中心多年来一直同联邦调查局(FBI)合作,秘密开展国家安全调查,其中包括搜查教职员工邮件,甚至调用监控视频。

安德森癌症中心的举动以及NIH和FBI更大范围的行动,在美籍华人科学界引发了深深的担忧。

位于纽约的华人精英组织——百人会主席Frank Wu表示,科学研究依赖于思想的自由流动,并且“国家利益是通过欢迎人们,而不是基于一个人来自哪里的种族偏见来维护的”。

在过去的17个月里,FBI一直对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华人学者进行调查,但并未解释原因。这也引发了休斯顿当地华裔社区的担心。

“我们不停地看到一些杰出的中国研究人员未经正式起诉,便被指控违法。”在休斯顿负责调查经济间谍活动的Rogene Gee Calvert表示。

除了安德森癌症中心,《科学》杂志和《休斯顿纪事报》确认,当地至少还有3家研究机构收到了NIH的信件。

这些信件指向8名教职员工,其中4人来自贝勒医学院,1人来自得州大学健康科学中心,还有3人的所在高校要求匿名。

该高校和贝勒医学院已经调查清楚,这7个人中大部分未遵守NIH政策,但没有严重到需要纪律处分的程度。经证实,这7人也都是华人。

自去年开始,美国开始限制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国家开展科技合作。NIH、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商务部(DOC)、能源部(DOE)等多个政府部门纷纷采取相关措施。

国立卫生研究院:

去年8月,NIH院长Francis Collins写信给其资助的1万多家研究机构,声称NIH担心“一些外国实体”正在干预其所资助项目的资金、研究和同行评审情况。

今年4月11日,在监管NIH预算的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小组举行的听证会上,小组主席、参议员Roy Blunt询问了NIH在确保受资助者遵守关于披露外国关系、保护同行评审机密和处理知识产权的机构规定方面正在进行的努力。

Blunt称,“外国政府正在启动系统性的方式影响我们的研究,坦率地说,就是通过窃取我们的研究成果来利用我们的优势。”他特别提到了中国。

Collins作出的回应是:一些美国高校将在一两周内宣布已经采取的行动,以防止外国政府不公平地利用NIH资助的研究。一些研究人员可能会被解雇。

国家科学基金会:

4月15日,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Chuck Grassley要求NSF解释其如何阻止外国科学家剥削美国纳税人,并在两周之内作出答复。

在给NSF的信件中,Grassley专门提到了中国学者,并称去年12月12日曾“主持了一场关于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威胁的听证会”。

Grassley还给NIH和国防部(DOD)写信,询问相关内容。具体包括:该机构是否审查了每位获得资助的研究人员,以及这些背景调查是否引发了对可能滥用或盗窃联邦资金的调查。

商务部:

4月10日,DOC将37家中国公司和学校列入“未经验证实体”名单。美国企业与这些机构来往时须谨慎对待。

名单中包括专注于汽车零部件、液晶制造、精密光学、电子、机床或航空的中国企业和几所大学。

能源部:

DOE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推出两项备忘录,或者说两条“禁令”。

第一项备忘录于2018年12月14日发布,限制接受DOE资助的研究人员在一些未具体说明的“新兴研究和技术”领域与所谓“敏感”国家的科研人员合作。

该备忘录并未具体指明所谓的“敏感”国家。不过,DOE正在以“旅行安全”为由,给全球大约30个国家或地区贴上“敏感”标签,中国大陆和港澳台地区、印度、朝鲜等都在名单之列。

至于未具体说明的“新兴研究和技术”领域,考虑到DOE近年来的研究重点,受影响的领域可能包括人工智能、超级计算、量子信息、纳米科学和先进制造。

第二个备忘录于2019年1月31日发布,禁止DOE资助的科学家参与外国人才招聘计划项目。

在备忘录中,这些项目被描述为“任何外国资助的、试图通过人才计划获得美国资助的科学研究,人群目标包括在美国工作或受教育的所有国籍的科学家、工程师、学者和企业家”。

除了在美华人学者遭到调查甚至解雇,中国科学家也在赴美参加会议、申请签证等方面受到影响。

其中包括量子通信专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

今年以来,潘建伟已经错过在美举办的两次会议,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的会议。他原本要在此次会议上获颁著名的“克利夫兰奖”,但因未及时获得签证而错过。

“这些困难肯定会给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科学家之间的科学合作带来障碍。”潘建伟在接受《自然》杂志采访时表示。

去年11月在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举行的天文数据分析软件与系统会议,有24名中国科学家申请参会。但最终只有6人获得签证。

去年12月在华盛顿举行的美国地球物理联合会会议,由约300名中国研究人员退出或未出席会议。该联合会一名发言人表示,签证延期是这些人没有参会的唯一原因。

随着美国科技界加速肃清外国影响,科学无国界的美好愿望正在彻底破灭。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