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程唯珈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4/18 8:50:31
选择字号:
从监狱到自然保护区
科学家呼吁保护海岛及周边地区生物多样性

生机勃勃的墨西哥马利亚斯群岛珊瑚礁 图片来源:Octavio Aburto/iLCP

今年3月,墨西哥政府关闭了美洲最后几所岛屿监狱。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总统已作出承诺,要把该区域变成一座文化及环境教育中心。但是研究者希望政府能完整地保护该地及周边岛屿,因为它们近一个多世纪都几乎未被人类接触过。

玛丽亚斯群岛联邦刑事惩戒地坐落于太平洋的玛丽亚·马德雷岛,曾是一个严格的禁地。该岛屿距离最近的城市圣布拉斯有2小时航程,墨西哥海军过去还经常在附近水域巡逻以阻止犯人越狱。但如今政府已将该设施关闭,生物学家担忧此举会增加该地的非法捕鱼以及野生动物贩运活动。

2000年,墨西哥制定了一些针对玛丽亚斯群岛的保护措施,其中包括玛丽亚·马德雷岛一片245平方公里的区域,但政府允许人们在该区域内从事一定的渔业活动。“对玛丽亚·马德雷岛的全面保护以及在群岛执行相关政策可以防止过度捕捞等破坏性活动,还可以让科学家得以研究相对完好无损的森林和珊瑚礁。”美国加州拉荷亚市斯科普利斯海洋学院海洋生物学家 Octavio Aburto说。

纸上公园

玛丽亚·马德雷岛曾在2010年给初次来访的Aburto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我们潜入水中,看到了许多难以置信的东西。”他说。色彩斑斓的珊瑚礁间簇拥着成群的生物,鱼群遮天蔽日,挡住了上方的阳光,鲨鱼就在附近游弋。

Aburto及其同事在墨西哥其他海洋公园和保留地搜集到的数据进一步佐证了他们的观点:设立禁止采集区是保护此类生态系统最好的途径。

2012年,该团队分析了渔业和观光业对加利福尼亚湾10个海洋保护区的影响。除了卡波·布尔墨,其他所有地区都存在疏于管理和缺乏执法的情况。“这让当地鲨鱼、笛鲷等种群数量下降,这些公园和保留地都只存在于纸上。”Aburto说。

Aburto和同事的后续研究确认了该设想:在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湾设立的保护区中,仅有卡波·布尔墨和玛丽亚斯群岛保存了健康的珊瑚礁。

“因为军事禁区而造成的孤立就像一场自然实验,它展示了生态系统在排除直接人类影响的情况下如何保持及改变。”伯灵顿佛蒙特大学保育生物学家 Joe Roman说。当2016年美国宣布关闭在古巴关塔那摩湾的军事监狱时,他曾倡议把它变成一座和平公园以及海洋研究中心。

尽管这些保留地无法阻止生态多样性危机。“但它们可以给常被视为人类历史污点的地区(监狱)带来希望。”Roman说。

特殊的遗迹

巴拿马的科伊瓦国家公园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它曾是一处罪犯刑事惩戒地,于2004年关闭。岛屿上原有的树木群落,比如多柱树等,大部分已被非法伐木和农业抹去。这直接导致了巴拿马从1990年到2015年间在大陆上失去了42.3万公顷的森林。“已经几乎不剩什么了。”植物学家Alicia Ibáez说。

不过,原刑事惩戒地还可以提供受控场所,以便科学家研究生态系统从人类活动中恢复的机制。在1984年位于哥伦比亚高格纳岛的监狱关闭以前,囚犯们经常砍倒树木做柴火,敲断珊瑚礁标记道路,还捕猎树懒、猴子以及长鼻浣熊等。

“囚犯们的活动大约影响了该岛70%的区域。”瓦勒大学海洋学家Alan Giraldo说。他负责开展一项关于高格纳岛恢复进程的研究项目。自从监狱关闭以来,生物多样性的程度已经增加。 “该岛的表现很棒。”Giraldo说。

但除非这些区域能被持久保护,否则它们可能还是会走上那些生态系统退化的老路。去年,当Aburto和同事回到玛丽亚斯群岛那些看管不严的区域时,他们发现数百枚海螺壳散布在海床上,渔民将螺肉掠夺一空。这就是科学家推动墨西哥政府切实执行该群岛的保护措施,以防止渔业活动侵犯该群岛的原因。

“这是一个做正确事情的机会。” 墨西哥恩森纳达环保倡导组织生态与岛屿保育集团主任、岛屿生态学者Federico Méndez Sánchez说。

“我们无法承担失去这些被监狱间接保护的区域的后果,”Aburto说,“对于幸存的地方,我们需要好好保护。”(程唯珈)

《中国科学报》 (2019-04-18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木联网”来了! 新加坡“假新闻”法引发强烈抗议
抗蛇毒素研究获巨额资助 我国独有的物种,你认识多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