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小强 刘文斌 燕誉颉 常晓 王婧祎 杨凌燕 熊卉 李青彤 李双 刘钰汶 程褀 王婷婷 李雨佳 左宏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4/10 10:07:20
选择字号:
博士生毕业到底有多难


 

 

■张小强 刘文斌 燕誉颉 常晓 王婧祎 杨凌燕 熊卉 李青彤 李双 刘钰汶 程褀 王婷婷 李雨佳 左宏

“没有延期毕业的硕士,没有按期毕业的博士。”一直以来,坊间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如今,不仅博士生毕业困难逐渐常态化,“研究生分流”更是出现在官方文件中。今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研究生培养管理的通知》指出,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落实及早分流,加大分流力度。

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学生在校最长学习年限由学校规定。原则上,硕士生延期最长不能超过5年,博士生不能超过8年,各大院校也可根据自己的情况作出调整。比如重庆大学对博士生学习年限就有着更严格的规定——“博士研究生(含直博生)在校最长学习年限(含休学和保留学籍)为6年”。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预计毕业博士研究生人数为165296人,实际毕业博士研究生人数为56451人,未正常毕业率为65.85%。根据早前国务院学位办的全国博士学位获得者数据库显示,全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的平均学习年限为4.3年。

博士生毕业究竟有多难?博士生分流的提议是否具备一定的科学性?带着疑问,研究团队选取了教育部2013~2017年统计数据与部分“双一流”高校近年来博士录取数据和毕业数据进行分析,带你直击博士生毕业到底有多难。

(注:部分“双一流”建设高校数据较难获取,这里选择数据较全的学校与专业。此外,华东师范大学、东南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厦门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湖南大学的招生人数来自计划招生数而非拟录取人数,可能与真实录取人数有偏差,但根据实际情况,这种偏差一般不会太大,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全国高校数据分析

在全国高校数据分析上,研究团队选择了教育部官网公布的数据,博士生延毕率计算公式为:延毕率=(预计毕业生数-实际毕业生数)/预计毕业生数,由此得出2013~2017年全国高校博士生延毕率(图1),总体呈波动上升趋势。

随后,我们对不同学科的延毕率进行进一步统计分析(图2)。

 

图1. 2013~2017年博士生总延毕率


 

图2. 2013~2017年学科延毕率统计

在教育部公布的13类专业中,历年招生人数最多的专业是工学,延毕率最高的专业是军事学,2013年延毕率达到0.84。

总体来看,学术型学位延毕率较为平稳,处于缓步上涨中,专业性学位延毕率则波动较大,2015年延毕人数达到近几年最低值,随后快速上涨。

历史学、法学、经济学和管理学延毕率逐年稳步增长;哲学和工学延毕率在2015~2017年基本持平,延毕率并无较大变化。

教育学、文学、理学、医学延毕率浮动较大。2015年,这四个专业延毕率均达到近几年最高值。

农学平均延毕率最低,且2016~2017年延毕率呈下降趋势。军事学和艺术学延毕率波动次数频繁且波动范围较为明显。除此之外,我们还将不同区域的高校博士生延毕率进行了对比(图3)。

 


 

图3. 2013~2017年区域延毕率统计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我国各地区高校博士研究生统计数据可知,我国各地区高校博士研究生的延期毕业率基本上已经达到了0.5以上。由此可见,大量博士研究生因各种原因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正常毕业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

从地区分布上来看,东北地区高校博士生延毕率在0.6或0.7左右;华东地区延毕率在0.4到0.7之间,其中,安徽以0.5左右的延毕率连续五年保持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而华北地区除北京、天津博士生延毕率较低外,山西、河北、内蒙古高达0.7左右;华中地区除河南外,鄂湘两地博士生延毕率基本在0.7或0.8左右;华南地区,广东的博士生延毕率较低,在0.6以下,但广西、海南相对较高,在0.7或0.8左右,海南的博士生延毕率更是在2016年升至0.86;而以重庆为核心的西南地区,博士生延毕率除重庆的0.5左右外,基本都高达0.7以上,不过西藏博士生延毕率起伏很大,目前已知的最低值(-0.2,即受博士生提前毕业等因素影响,预计毕业人数少于实际毕业人数)和最高值(0.88)均出现在西藏;西北地区,除宁夏以不到0.3的延毕率成为全国博士生最容易毕业的地区外,陕西、甘肃等地的博士生延毕率都较高。

可见,不同地区高校博士生延期毕业率和该地区的经济与教育发展水平有着密切关系。以华北和西南地区为例,北京、天津、重庆的博士生延毕率远低于同地区其他城市,这与其独特的区域规划、优越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丰富的教育资源分不开。大部分偏远地区由于经济发展水平落后、教育资源匮乏,博士毕业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双一流”高校分析

在“双一流”高校中,我们选择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吉林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东南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厦门大学、中南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电子科技大学、重庆大学、东北大学、湖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共15所高校为例,分析2015~2018年招生人数与毕业人数总趋势(图4)。


 

图4. 2015~2018年部分“双一流”高校招生人数与毕业人数总趋势

在上述15所高校中,招生人数逐年增加,而毕业人数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且毕业人数远低于招生人数。可见,博士生毕业越来越难,宽入窄出现象愈发明显。此外,将15所高校2015~2018年的招生人数与毕业人数进行K-均值聚类分析,经过反复调试,选择将聚类数设为5,迭代次数设为10次,最终聚为以下五类(表1)。

 


 

由图表可见:

1.东南大学自成一类,其2015~2018年的毕业人数远高于招生人数。经考证,其2011~2014年招生人数基本在650左右,可知其近些年延毕现象呈逐年减弱趋势(注:由于条件有限,东南大学招生人数来源于其计划招生人数,可能会偏低于实际招生人数,造成一定误差)。

2.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厦门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电子科技大学、重庆大学、东北大学、湖南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以湖南大学为初始聚类中心成为一类,这些高校的招生人数与毕业人数相对较少,但延毕率较大,除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外,以三年作为毕业周期,第二类高校的延毕率可达到40%至50%。

3.吉林大学为第三类,其招生人数居高不下且逐年递增,但毕业人数总体上呈下降趋势,可见其与东南大学相反,延毕现象越来越严重。

4.复旦大学为第四类,其招生人数与毕业人数数据均波动不大。经考证,其招生人数从2011年的1051人至2018年的1582人,人数呈缓慢上升趋势,对比毕业生人数可知,其延毕率一直保持较低水平,在15所高校中延毕率最低。

5.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南大学以中南大学为初始聚类中心成为一类,其招生人数与毕业人数均呈上升趋势,且将2015年招生人数与2018年毕业人数作对比发现其延毕率不高,可见其一边进行博士扩招,一边注重保证博士按期毕业。

以四年为周期计算博士生毕业情况,比如将2011年招生人数与2015年毕业人数作对比,估算出未毕业的大致人数(图5)。可见,招生人数在逐年上升,但毕业人数却处于波动中,甚至有缓慢下降趋势,这与博士招生人数的情况相矛盾,最大可能性就是招生人数增加,但更多博士生无法毕业。

通过估算,可得出2015~2018年毕业人数与未毕业人数占总数的百分比(图6),可以看出,近几年来未毕业人数的比例一直占据总人数的30%至40%,即“双一流”高校博士生延毕现象已经接近或超过四成。

 


 

图5. 2015~2018年部分“双一流”高校毕业人数和未毕业人数估算


 


 


 

 

图6. 2015~2018部分“双一流”高校毕业人数与未毕业人数占总数的百分比

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电子科技大学、重庆大学、湖南大学、云南大学9所高校的数据为样本,分析其2013年招生人数与三年后、四年后、五年后毕业人数的相关性,结果均表现为较强的正相关关系,即2016年、2017年、2018年的相关性系数分别为0.840、0.754、0.889(p<0.01),事实上也应该如此,因为当年所招的学生正是从2016年开始陆续毕业。

从数值来看,五年后毕业人数与2013年当年招生人数相关系数最高。由此可以推测,五年后毕业的博士生最多,但这需要进一步的数据验证。

(本期内容由重庆大学新闻学院小强传播团队提供)

《中国科学报》 (2019-04-10 第4版 数据)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