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7/4 13:14:50
选择字号:
知识产权证券化海南破冰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海南坐拥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拥有丰富的农产品和地理标志资源。这也是海南未来知识产权运营的突破口。

■本报记者 李晨

知识产权证券化无疑是当下最时髦的知识产权界专业术语。

近日,《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海南意见》)出台,并提到将设立海南国际离岸创新创业示范区,建立符合科研规律的科技创新管理制度和国际科技合作机制,鼓励探索知识产权证券化,完善知识产权信用担保机制。

6月25日在海南省海口市召开的2018年海南省知识产权五指山论坛迎来了500多名参会人员。海南省知识产权局局长朱东海兴奋地告诉记者,预计9月底前将正式完成海口市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方案。海南知识产权证券交易机构“年底前争取有一笔交易,最晚应该不会超过明年上半年”。

至此,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或可在海南开拓新的发展模式。

“零起步”的高端概念

根据中关村中技知识产权服务集团副总经理滕波的理解,知识产权证券化是以知识产权作为基础资产,由发起机构将其拥有的知识产权或其衍生债权(如授权、许可收益权等具有未来稳定现金流的资产)移转到特殊目的实体,再经过打包、分层、信用评级,以及一系列信用增强措施后在市场上发行的可流通的证券,借以为发起机构进行融资的金融操作。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日本就开始探索知识产权证券化。

1997年1月,美国著名摇滚歌星大卫·鲍伊(David Bowie)由于短时间内缺少流动资金,于是通过在美国金融市场出售其音乐作品的版权债券,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了为期10年利率为7.9%的债券,为自己的音乐发展之路募集资金5500万美元。这一融资行为大获成功,也是世界上第一起典型的知识产权证券化案例。

此后,知识产权证券化逐渐延伸至电影、音乐和专利、商标等领域。公开数据显示,在1997年到2010年间,美国通过知识产权证券化进行融资的成交金额就高达420亿美元,年均增长幅度超过12%。

滕波介绍,从国外的实践来看,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基础资产主要是专利、商标权和版权。国内这几种知识产权发展迅速,数量已有相当积累,而且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经过多年的讨论和呼吁,中国的资产证券化终于从理论探索走向了实践操作。从2005年开始,中国已有多只资产证券化产品成功上市,如“中国联通CDMA、网络租赁费收益计划”、“开元”信贷资产支持证券、“建元”个人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等。

这些已有的资产证券化实践为在中国实施知识产权证券化创造了一定的有利条件。

尤其是从2009年开始,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文化类公司相继登陆资本市场,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影视行业成为我国版权质押最先尝试的领域。2006年,华谊兄弟投资拍摄的《集结号》率先以电影版权质押方式获得金融机构5000万元贷款。

但在行业内人士看来,《集结号》只是金融机构的一次尝试,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版权质押。

文化产业天使投资人周凯旋曾表示,目前国内还没有直接将知识许可使用费作为基础资产发行ABS的案例。ABS是以项目所拥有的资产为基础,以项目资产可以带来的预期收益为保证,通过在资本市场发行债券来募集资金的一种项目融资方式。

带着农民大军搞运营试点

在上述零起点背景下看海南将要探索的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别有深意。“我们是带着一支农民军搞知识产权运营试点,搞自由贸易区,这在全世界也是少有的。”朱东海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海南坐拥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拥有丰富的农产品和地理标志资源。而这也是朱东海认为的海南未来知识产权运营的突破口。

记者随国家知识产权局举行的“知识产权竞争未来”主题活动探访了海南企业如何注重知识产权保护。

位于三亚的海南晨海水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海水产)主营海水鱼类原良种保种、育种和新品种的研发、鱼卵和种苗繁育等业务,近年来不断加大研发费用和知识产权保护费用的投入。

晨海水产董事长蔡春有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通过设置专利部,建立各项企业知识产权运营机制和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加强了企业知识产权预警及纠纷应对能力。目前企业专利实施率达到100%,已有9项自主研发的技术申请国家发明专利保护,授权发明专利1项。2017年研发投入费用515.23万元,专利管理投入241.95万元,占研发投入的46.96%。2017年产品销售收入为14310万元,专利产品销售收入为10160.01万元,占销售收入比例为71%。

“自2006年成立之初,就主动申请‘卓越’商标,并对‘卓越’商标设计申请著作权保护。2010年还主动对公司原创的《池塘养殖水色图解》《对虾养殖金处方》等作品申请著作权保护。”海南卓越生物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水产养殖、畜禽养殖、农业种植的水质、土壤、大气环境的生态修复与改善的生物科技创新型企业。

董事长谢维宣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该公司拥有20多项领先行业的核心技术,自主研发30多个拳头产品。自2015年以来被授权10项外观设计专利、1项软件著作权、2项著作权作品,转让授权2项发明专利。正在申报6项发明专利。2018年还将申报2项国家发明专利和2项软件著作权。

而在海南岛屿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总裁郝伟看来,一个企业除了重视品牌战略,还必须创新。“海南岛”这个品牌的打响源于美国FDA的认证,而持续的产品创新,则来自于研发的投入。通过与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海南大学等科研单位合作,该公司把海南岛著名的路边摊小吃清补凉做成了罐头产品,远销国内外市场。目前该公司拥有20多项专利,下一步还将推广“共享农庄”的品牌战略。

今年初,“桥头地瓜”获得了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沙土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王文克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沙土村种植“桥头地瓜”年产量可达3万吨,年产值约3.3亿元。为防止“桥头地瓜”品牌被滥用,当地正在着手建立农产品溯源系统,将对“桥头地瓜”实行“一箱一码”,贴上防伪标签。

朱东海介绍,海南目前已培育知识产权管理规范企业79家、国家级知识产权示范企业5家和国家级知识产权优势企业18家,专利助推企业转型成效明显。目前已成立热带特色高效农业产业、南药产业、食品产业、医疗健康产业、旅游业、互联网产业知识产权联盟等6家知识产权联盟。

知识产权运营的海南探索

不过,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和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2017年全国专利实力状况报告》中,排名前十的省份并没有海南。同时,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评价报告》中,海南的“服务和意识对知识产权发展环境的贡献度”也低于60%。

依托海南现有知识产权工作基础和自然资源禀赋,要想在知识产权运营,乃至知识产权证券化上实现全国典型案例的突破,海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朱东海也承认,海南本地的确在自身的知识产权事业发展上存在劣势。包括:知识产权创造能力亟待提高,人均知识产权数量偏少,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知名品牌和技术标准不多;知识产权转化运用有待推进,转化率不高,尤其是高附加值专利产业化水平较低,对产业促进作用难以充分显现;支撑服务体系发展滞后,知识产权人才严重不足,熟悉法律、具有科研背景,精通外语和商业竞争知识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严重缺乏;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数量偏少,尤其是规模大、实力强的综合型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严重匮乏。

自《海南意见》印发后,海南省知识产权局已经在组织研究力量。朱东海说,预计9月底前要正式完成海口市知识产权运营服务体系建设方案。其中,将把知识产权证券化作为一项核心工作,带动整个知识产权运用体系的建设,带动知识产权的创造、保护和利用。

海南省科技厅党组书记国章成认为,知识产权证券化是新兴事物,我国虽然具备开展相关工作的条件与基础,但还是缺乏成熟的理论体系和可供借鉴的实践经验,“海南尤其缺乏”。

而出席论坛的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司长雷筱云则认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知识产权证券化上更侧重于扎实推进,“稳步探索”。雷筱云透露,国家知识产权局正联合证监会等部门,对知识产权证券化产品和模式进行专题调研、分析和综合评估。

《中国科学报》 (2018-07-04 第8版 知识产权)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海王星最小卫星是“马头鱼尾怪” 应用程序寻找遗失的杰作
德科考船将探索藏在冰层下万年的南极海域 美激光干涉仪引力波天文台将迎来重大升级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