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1/29 12:39:26
选择字号:
评估难掣肘知识产权升值

 

搭建权威平台,为中国知识产权评估、运营提供“看得见”的标准和“行得通”的借鉴。

本报记者 李晨

“中小微科技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等问题为何积重难返?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贷款和投资联动何以交易难、处置难、周期长、成本高、风险大?银行为什么不愿贷、不敢贷、不会贷?许多好的政策究竟为什么被束之高阁,难以落地?……这些问题的关键和瓶颈就在于知识产权评估难。”自从中国知识产权发展联盟金融服务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金专委)2018年4月成立以来,主任段志强就一直关注知识产权评估问题。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知识产权发展联盟周年大会上,段志强分享了他的调研结果,引起广泛关注。

难度加大 热度下降

段志强调研了金专委中涉及的评估、金融、担保、保险及相关企业成员单位后发现,2010—2012年,大多数中小企业“不懂”“不会”无形资产质押融资,缺乏知识产权概念,没有想到知识产权值多少钱,所以主要配合政府“扫盲”。2012—2016年,银行和企业开始关注知识产权市场,并自我反思。2016年之后,企业逐步意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并且真正开始思考知识产权运营。随之而来的是,知识产权评估服务难度增大、服务水平要求提高。

“2018年以来,质押融资发展进度和热度在下降,难度在增加。”段志强说,以前完全靠政策补贴的地方,发展速度很快。但近年来机构改革要求职能转变,更多交给市场解决,知识产权运营也从量到质提升,不能再盲目补贴。所以,评估机构如果不转型就会下滑、出局。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2017年的调研显示,我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存在着规模小、成本高、融资难、周期长等问题。

当时主持这项调研工作的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韩秀成告诉《中国科学报》,如果将目前的知识产权质押规模与我国巨大的知识产权存量相比,可以发现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比例并不高。截至2016 年11 月底,有效发明专利中直接为企业融资所利用的尚未达到1%。而根据国外研究,大约16%的美国发明专利都在某种程度上作为抵押物。

我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规模与中国的新增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相比也比较低。例如,2015 年,我国新增贷款达到11.27 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总量为15.41 万亿元,专利、商标及版权质押融资931.72 亿元,只占新增信贷额的0.8%,占社会融资额的0.6%。

“银行等金融机构对知识产权质押贷款项目的热衷程度显然无法与不动产等传统贷款项目相比,在项目选择上几乎百里挑一。”韩秀成说。

一方面,对于知识产权评估价值认可度不高,授信额度较低,与知识产权的评估价值差距较大。如某银行发明专利权的授信额不超过评估值的25%,实用新型专利权的授信额不超过评估值的15%,商标专用权的授信额不超过评估值的30%。

另一方面,金融机构对融资申请人资质要求也较高,如某银行要求申请人所处行业为国家重点鼓励扶持行业;拥有国家部级科学技术成果的相关认定或荣誉称号等。

一个世界性难题

“从我国知识产权目前的状况来看,现有专利量大、质低,高价值的少,尤其是院校科研成果大多没有面向企业,未经市场检验,无实际产品,无可研报告,多数为了论文、经费、职称等,只有一张证书,难以评估。”段志强指出,确定知识产权评估标准特别难。无形资产多,创新性产权多;标准不细分到各领域不行,太细分也不行;评估师既要懂法律、会计、评估,又要懂知识产权和金融等。这确实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他分析到,从主观原因来看,一些知识产权评估机构“小、散、差”,缺乏权威和诚信;评估内容单一,层次低、规模小、资金缺乏、网络功能不强;专业化、市场化程度不高,缺少对技术价值的判断和挖掘,对产业了解不深;没有考虑到增值服务、质量监控、市场营销等因素,难以全链条服务。

从客观原因来看,固定资产好评,无形资产难评;评估上市可以挣大钱,评估知识产权难挣钱;评估收费低、报价低,审得又严。

“所以现在纯专利的质押融资没有人做,由于规模小,常常把资产并购、重组在一起,以固定资产为主,加上知识产权,通过‘组合贷’,谋求政策补贴优惠;甚至有的银行宁可要商标,也不要纯专利质押。”段志强说。

重庆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胡海容曾撰文指出,知识产权价值评估难的症结,主要表现在:首先,知识产权价值的不确定性,以专利为例,尽管专利权人已经获得了专利权证书,但因专利本身的特殊性仍存在被无效的可能性,这就使得专利权的价值与其他财产的价值相比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其次,知识产权价值评估规范和方法不健全。虽然近年来我国已经出台了《资产评估准则——无形资产》和《专利资产评估指导意见》等文件,但由于缺乏实施细则以及量化标准,很难应对实践中复杂多变的知识产权价值评估问题,由此导致实践进展缓慢。

韩秀成告诉记者,对于知识产权价值缺乏恰当的评估方法,目前采用的方法主要是成本法、收益法或市场法。但是我国尚未形成科学的无形资产核算的会计准则,知识产权生产成本难以计算,这导致成本法难以适用;知识产权的研发、交易等成本之和与其价值往往不成正比,而知识产权的经济效益的预期又十分困难,因而收益法更多体现的是评估人员的评估假设和主观判断;此外,如电影、游戏等大量知识产权产品的市场价格也缺乏对比,这导致市场法得出的结果与知识产权价值契合度也不高。

“事实上,不同评估方法评估的结果相差也很大,这加重了融资双方对知识产权价值认识的分歧。”韩秀成说。

知识产权评估的出路

完善知识产权价值评估及质押融资制度,疏通民间投资渠道,释放知识产权巨大的价值潜能,需要大量的政府投入,也需要破除复杂的深层次制约因素。韩秀成认为,虽然我国已经制定了诸多政策,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是效果的显现仍然离不开一个循序渐进、稳步发展的过程。

基于以上分析,他强调,要处理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过程中市场主导和政府引导的关系。政府通过贴息扶持、风险补偿等降低风险的手段,将处于观望、徘徊过程中的融资机构引入处女地。待金融机构尝到甜头,认识到知识产权无形资产蕴含的巨大价值后,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等业务将成为融资机构的常态化业务。此时,政府应当建立合理的退出机制,放手由市场主导,发挥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和市场主体的逐利本能,将公共资源更多地用于规范市场环境等工作。

其次,要建立包含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评估模式。合理的、相对模糊的定性评估比不合理的、具体明确的定量评估更有意义,在知识产权融资广泛开展后,通过大数据的分析和金融机构经验的积累,能够为定性为不同等级(或分数等)的知识产权找到市场中最合理的价值定位。

再次,注重融资风险控制和融资规模扩张之间的平衡。通过中介推荐、评估、担保、保险、执业监管多种手段多管齐下,解决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风险问题。

此外,减少对知识产权究竟“价值几何”的纠结,专利代表的创新实力、版权代表的文化价值、商标代表的品牌影响力均可以深刻影响企业的竞争力与投资者的预期。

段志强则建议,尽快建立中国资产评估协会知识产权评估专业委员会,加强国家对知识产权资产评估机构的统一管理。要充分发挥财政部、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资产评估协会等部门和行业组织的职能作用,有机促进“评估中的知识产权”和“知识产权中的评估”优势互补,有效发挥价格发现、价值尺度和知识产权运营的评估职能作用。要聚合专家资源,聚焦标准量化,尽快研究建立综合立体、系统科学的指标体系,包括评估指数、模型、技术、方法、工具以及大数据、可视化的分析手段等,搭建权威平台,为中国知识产权评估、运营提供“看得见”的标准和“行得通”的借鉴。

他还特别强调对知识产权评估人才的重视。要致力于一流的人才队伍建设,着力于知识产权评估金融等复合型专业人才的选拔、支持、培养;要提高知识产权评估费,靠收益吸引人才、稳定队伍;要建立知识产权评估师准入制度,实现专利代理人、审查员与评估师的逐步融合。

《中国科学报》 (2019-01-29 第8版 知识产权)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