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阳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11/16 22:25:52
选择字号:
张益唐:“我在考虑要不要回来”

张益唐(王之康摄)

被誉为“1号院系”的北京大学数学系,毫无疑问是国内数学教育的一座圣殿。这里走出过张益唐、田刚、张平文等数学大家,而许晨阳、张伟、恽之玮、袁新意、朱歆文等后起之秀也被誉为“北大数学黄金一代”。

然而辉煌难免与争议相伴,包括“黄金一代”在内,北大数学才子们纷纷出走美国的现实,令人遗憾的同时也不免反思。

11月16日,张益唐现身2019未来科学大奖周,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他谈到了中国的数学教育,也谈到了北大数学系和天才们的人生选择。

他相信,属于中国数学人才的“时机”已然到来。

《中国科学报》:包括你在内,北京大学走出了许多数学名家。究竟是北大数学系成就了这些数学家,还是这些有潜力的数学人才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北大?北大在这些数学人才的成长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张益唐:两方面的因素都有,而且是相辅相成的。因为北大的基础、名声和治学精神本身就能吸引这些优秀的年轻人,现在看来,这些人又反过来成就了北大。我的情况稍微特别一点,走了很长一段路以后才获得成功,但是这一代年轻人的路要顺利很多。我相信他们是非常有希望、非常有潜力的一代。

《中国科学报》:这“黄金一代”为什么会如此集中地涌现?

张益唐:历史和科学都是有一定偶然性的。另外这也跟他们的研究方向有关:正好这个时候这个方向也应该有所突破了。从长远来讲,我对北大数学系的年轻人很有信心,相信北大未来会涌现出更多优秀的数学人才。

《中国科学报》:你也提到了,自己的成功之路比较坎坷,但是后起之秀们的道路就平顺很多。这是时代原因还是个人际遇?当今青年学生所处的环境与你当年北大求学的时候相比,有哪些不同呢?

张益唐:我分享一个以前没有讲过的故事。好多年前,北大数学系1978级一个学生干部问丁石孙先生:为什么我们这级还没有出人才?丁先生的回答是“时机还不够”。

那时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北大的学风非常好,对学生的训练啊什么的,各方面都好,但是整体来讲我们80年代的水平跟国际整体水平相比差距太大了。到现在我都能会想起一批批老师出国以后,看到国外的研究状况,那种急迫的心情。

而“黄金一代”以及更年轻的北大学子,他们在北大读书的时候,北大的水平跟国际相比差距已经不大了。丁先生当年所说的“时机”,如今已经大不相同。

还有一个现象我觉得很好。就是过去整个社会风气比较看重物质,很多聪明的小孩会考虑学数学能不能赚钱。但我能感觉到,至少在比较好的高校里,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中国科学报》:这些年,你与国内数学界和青少年学子保持着密切的交流,也在北大开设了暑期课。怎么评价北大目前的数学教育现状?

张益唐:我就觉得这帮小孩聪明得不得了,虽然是本科生,水平已经跟研究生差不多了,让我措手不及,这个“种子工程”是很了不起的。

另外,北大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就是最好的老师都来给本科生上课,这一点很重要。你别觉得微积分谁都能教,懂的人或许很多,但能教好是很不容易的。现在还有一个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地址就在北大,这个中心的科学家也有给本科生教课的,这个事情就非常好。

《中国科学报》:对中国数学教育的提升和数学人才的培养有哪些建议?

张益唐:对中国的数学教育如果要提出一般性的建议,那你也知道,只能是空话。我只是希望北大能一步一步、实实在在地去做,然后作为一个榜样带动其他学校也把这块做好。

我们国家的数学教育会自然地提升,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但你要让我出一个新招,照着我说的做,就能迅速提升,这我说不出来。

前几天,我妻子给我看了一篇报道:北大张平文院士说,要“保护”天才,而不是“培养”天才。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尽管我们都觉得美国数学的基础教育很浅,但依然有些东西值得我们学习。在美国,如果发现一个孩子有数学或是其他天赋,他们会对这些孩子有更高的要求,提供更多的机会和资源,不会埋没他们的天赋。

但我也想,如果在中国办数学天才班等等,会不会每个家长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天才,或者要求自己的孩子做天才?相对而言,美国的父母似乎更容易接受自己的孩子资质平平。这里面多少有一点社会环境的因素在。

《中国科学报》:当你说“一步一步”的时候,就是否决了发展数学教育存在捷径和秘诀?

张益唐:应该是这样,没什么捷径。

《中国科学报》:我们也看到,包括你,也包括“黄金一代”,这些北大培养的数学人才毕业后,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美国。怎么看待这个情况呢?

张益唐: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现在社会更尊重个人的意志,也允许你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地方。

很多去了美国的人,以后还会回来。连我现在都在考虑,我要不要回来?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