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鲁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1/25 9:36:23
选择字号:
埃博拉疫情为打击假新闻提供实验场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埃博拉外联小组的一名成员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向公众发表讲话。图片来源:UNICEF

 

在刚果,假新闻让新闻更难传播。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埃博拉疫情为打击假新闻提供了一个天然实验。在有争议的总统选举期间,发生在冲突地区的埃博拉疫情,为阴谋论和政治操纵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而这些会阻碍人们作出治疗患者和抗击病毒传播的努力。公共卫生工作者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反击错误信息,并表示埃博拉应对行动的成功或失败可能取决于谁来控制舆论。

刚果民主共和国选举委员会于1月10日宣布,反对派领导人Felix Tshisekedi赢得了2018年12月30日举行的选举。但该结果备受争议,卫生工作者担忧谣言会在不确定的环境中滋生。

联合国国际儿童基金会的Carlos Navarro Colorado表示:“我通常会告诉我的团队,我们在抗击埃博拉和恐惧这两种疫情。一切都是关于信息的。”

第一次埃博拉病毒暴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机构加入了一个反应小组,向刚果民主共和国卫生部以及数十名社会科学家通报信息,他们利用广播、社交媒体以及会议打击错误信息。

响应者也通过使他们的工作更透明促进信任。一个名为“埃博拉疫情生物安全应急护理单元”(CUBE)的新型生物安全帐篷,允许家属在治疗期间探望和看望埃博拉患者。

自2018年8月以来,已有600例确诊病例和343例死亡病例,这是继5年前席卷西非并造成1.1万多人死亡的大规模疫情之后的第二大疫情。去年12月,刚果民主共和国北基伍地区发现的埃博拉病例迅速增加,由于这一地区靠近城市,人口相对密集而且流动性较大,加上当地少数居民不愿配合医护人员工作甚至有意破坏医疗设施,疫情防控遭遇挑战,目前已有4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病毒。

默克公司开发的一种实验性疫苗,迄今已给近6万人接种。该疫苗可能减缓了病毒的传播,但并没有阻止它。

在西非,恐惧使人们远离诊所,这意味着埃博拉病例以及麻疹和疟疾等疾病得不到治疗。同时,民众对政府和救援人员的不信任情绪高涨,谣言四起。现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更是如此。

2018年9月,反对派政客Crispin Mbindule Mitono在当地电台上宣称,政府实验室制造埃博拉病毒是为了“消灭Beni的人口”。Beni是最早暴发埃博拉疫情的城市之一。

另一个谣言是默克公司的疫苗使接种者失去生育能力。2018年12月26日,国家选举委员会因埃博拉疫情决定将Beni和Butembo排除在投票之外。第二天,一个埃博拉评估中心就在抗议活动中遭到袭击。

尽管反对派组织谴责该委员会的决定,但他们呼吁保护埃博拉应对措施,卫生工作者认为这是一个小胜利,但意义重大。世界卫生组织相关负责人Michael Ryan说,“我们已经设法让社区将埃博拉控制与更广泛的政治议程分开。这真的很有帮助。”

而且,随着各方努力,谣言开始浮出水面,通信专家通过WhatsApp或当地电台发布了准确信息予以反驳。他们十分注意不要重复错误信息——研究表明,这是帮助公众“忘记”虚假新闻、强化真相的最佳方式。埃博拉幸存者的声援也起到了帮助作用。

此外,丧葬习俗也在不断发展。在早期的埃博拉疫情中,死者常常被随意掩埋,并被密封在不透明的尸袋中,不让亲友告别。这引起了人们的怨恨,并引发了有关尸体被偷走以出售器官的传言。针对目前的疫情,急救人员采购了透明的尸袋,让家属可以看到他们的亲人,直到落葬。

“我们在西非学到的最明显的教训之一是,我们不需要改变传统葬礼,只需要确保它在医学上是安全的。”牛津咨询公司Anthrologica人类学家Juliet Bedford说。

目前,应急计划已经到位,合作机构已经加强了尚未受到疫情影响地区的准备工作。Ryan说:“如果你能把负能量转化为正能量,那么它就会变成一种有益的力量。”(鲁亦

 

《中国科学报》 (2019-01-25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