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扬眉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9/25 9:42:29
选择字号:
“不是科技史界不用心,而是研究者太少”

 

 
近日,杨振宁在“纪念《自然辩证法通讯》创刊40周年”学术座谈会上的发言“国内对于中国科学家的贡献的记载分析做得一塌糊涂”,引起了科技史学界和公众的热议。
 
中国近现代科学技术史研究真的严重缺位?记者就科技史发展现状、存在的困境及原因,以及如何推动科技史发展等相关问题采访了科技史学家。
 
部分高校撤掉科技史专业的背后
 
“中国近现代科学技术史研究依然薄弱”,谈到现状,受访专家一致表示。
 
起步晚是一个重要原因。1978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成立了近现代科学史研究室,其研究重点是西方近现代科技史。几年后,工作重心才逐步转向中国近现代科技史。1991年,由科学史学家董光璧先生撰写的《中国近现代科学技术史论纲》出版。后来,他带领一批学者撰写了《中国近现代科学技术史》(1995年出版)。这两部书成为推动中国近现代科技史研究的标志性成果。
 
“也就是说,从90年代初开始,国内才有组织有规模地研究中国近现代科技史,到现在也就二三十年”,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简称“科学史所”)所长张柏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做历史研究,获取第一手史料是关键。“档案还没完全开放,第一手的材料难以得到。”中国科学院大学科技史系教授王扬宗告诉记者,“仅靠宣传品、报纸、杂志做研究,客观性难以保证。尤其对于重大问题,还有很多的禁区。”
 
就科技史学科发展而言,中国2000多所大学中,仅有十几所大学有资格授予科技史博士学位。
 
清华大学科技与社会研究中心教授刘兵说,它的发展面临着制度性的困境。由于科技史是小学科,在各种评估中不具竞争力,又无法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近年来,部分学校撤掉了科技史学科点。
 
张柏春呼吁理工科院校发展科技史学科,“这是提高人文情怀、建设校园文化的重要途径。”
 
“中国的科学事业自20世纪以来发展迅速,相比于古代科技史研究,对这100年的研究还是太少了,而这100年在中国科学史上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王扬宗说。
 
“懂历史、懂科技”的人才难求
 
在科技史学家们看来,杨振宁先生确实指出了问题,但并非完全“一塌糊涂”,且一些粗糙的作品未必出自职业科技史学者之手。
 
2000年至2003年,科学史所启动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项目“中国近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综合研究”,动员了110余位学者通力合作,有力促进了近现代科技史研究。这个项目的主要成果是《中国近现代科学技术史研究丛书》(47册),这些论著“梳理了一些学科领域发展的重要史实,对诸多问题做了阐释”,张柏春告诉记者。
 
再比如,学界对数学家华罗庚和陈景润的工作、沈鸿主持制造万吨水压机的工作、航天科技的发展等都有系统的研究和深入的分析,史料整理和口述史工作也很活跃。
 
张柏春说:“杨先生的关注,这也许会让人们更加重视科学史,希望有更多的学者参与这方面的研究和知识传播。”
 
的确,中国近现代科技史研究潜力很大,有海量的史料有待挖掘和整理。但谁来做这种冷门工作?科技史研究的人才队伍问题让张柏春有些担忧,“不是科学史界不用心,而是研究者太少。”
 
科学史所是中国科技史研究的“国家队”,世界三大科技史专业研究所之一。不过,科技史学科在中国的高等院校发展还很不充分,全国职业科技史研究人员大约有300名左右。此外,还有一些兼职学者。
 
有网友在“科学网”公众号后台留言表示“愿意余生做科技史研究,如果能提供稳定的岗位,然而,这个‘如果’却解决不了。”
 
在张柏春看来,科技史研究专业性强。这个学科也是有“门槛”的,规范的史学训练是必需的,科技知识也是必要的。
 
“看得懂科学家或工程师的工作,就便于从知识内涵上做分析,还要坐得了冷板凳。”他说,“人才可遇不可求,毕业生不易找到工作,而用人单位不易招聘到合适的毕业生。”
 
“跟近现代科技发展的宏大事业相比,中国近现代科技史的研究队伍太小了。”张柏春表示,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要有岗位、有资金支持来培养人才。
 
研究科技史,必须坚持实事求是
 
科学技术史,连接科技与历史的桥梁,“以史为镜”,为未来“正衣冠”。“它让我们更好地理解科学,更好地理解在历史上科学作为人类活动的复杂性、多样性、丰富性。”刘兵说。
 
“在现有的条件下,推动科技史研究发展还是有许多可以做的”,王扬宗表示,最关键的是努力坚持学术研究的实事求是、独立自主,不能成为各种各样政策和宣传的附庸。“只有真实的历史才能予以人教益,在这个方面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
 
尤其对于有争议的科学人物和事件,更需要“实事求是”。刘兵认为,之所以存在争议,一方面是没有研究清楚历史事实,人们产生“想当然”的想法;另一方面历史是复杂的,学界对其评价也有不同的看法,争议存在是正常的,“恰恰是有争议,才体现了科学史研究对问题理解的重要性。”
 
张柏春指出,历史研究,既不必专注于树功德碑、也不必特意立耻辱柱,只须实事求是。“将事件和人物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努力澄清史实,做出理性的阐释。”
 
学术研究无止境,科技史研究不断会有新问题和新视角,“它永远处在逼近真实和真理的路上”,张柏春说。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10/3 12:55:53 HuaXiaRen
不由想象一个明星随手拍个小广告,就是几百万的收入,而一个科学研究者年薪才二十万左右,此等差距是国家对艺人的过于重视,还是对科学研究的漠视。而且最近的追星现象越来越趋向于低龄化,越来越多的小孩子只知明星而不知院士,不得不说这是我国的一大缺失。
2018/9/29 21:51:31 jlpemail
国外对于中国科学家的贡献的记载分析做得一清二楚吗?未必。隔行如隔山,隔了太平洋的话,比隔山的隔膜要大得多。活着的李约瑟,有。默默地耕耘的科学技术史工作者,不少。预期责怪、斥责、埋怨。不如拿出实际行动来,比如提供一些文献、比如提供一些经费、比如提供一些人力方面的支持。
2018/9/26 7:00:46 Hyq18936853798
不是研究者少,而是眼睛未向下看!因为科技史界有拢断!科技史界服务机构,门难进脸难看!科技史学家有霸权!
科技和学校有三六九等,专家教授也分三教九流。打破门户偏见,让三教九流在公开公平公正的同一环境平台上競争,避免暗箱操作!成果就不会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例如用德国的髙斯、法国的比内西蒙和美国的麦柯尔的弟子,來评价朱世杰的五级基准正态分布几何量数学模型,相形见绌时还不能承认失败,于是不得不挥舞手中的指挥棒,帶领一班人马,继续将朱世杰压入18 层地下!
2018/9/26 1:50:34 SLLee19
不止中国近现代科学史,中国古代科学史,外国科学史也值得重新评价。以往光是翻译西方科学史做经典的日子应该过去了。《坤舆万国全图》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西方的地理大发现说有许多漏洞,《坤舆万国全图》暴露了很多问题。我在科学网上面发了200多篇文章。
2018/9/25 22:02:50 JunjunYang
说法对不对不重要的,重要的这一说法的确会引起业界对该专业的关注和投入,这对于该专业的发展和进步是肯定有帮助的。
目前已有14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火星甲烷神秘“消失” 意大利科学家抗议资助疫苗安全研究
韩国科学部指控高校校长滥用资金遭质疑 大气边界层污染垂直加强观测试验启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