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琦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7/24 17:10:09
选择字号:
无用亦可是大用 不要让基础数学桎梏于应用

 

“如果我说复几何暂时还没有跟大数据、人工智能有密切关系,你会不会很失望?”在7月23日举行的复几何与多复变国际会议上,当《中国科学报》记者问及复几何这一基础数学研究领域的重要意义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外籍院士、哈佛大学终身教授丘成桐如此回答。

他说,很多领导在听科学家的汇报时,就经常会问这样的问题:“你这个研究有什么实际应用?对发展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有没有好处?”如果科学家的回答是“没有”,领导就会感到很失望,可能就不再支持该项研究了。

“应用研究在中国始终占优势,跟这个原因有关。”丘成桐直言。

其实,基础研究的重要性毋庸讳言,从日前的“中兴事件”就可见一斑。

“没有基础理论的支撑,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能模仿别人,一个小小的芯片就能‘卡了你的脖子’。”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终身教授刘克峰坦言,中国过度关注应用,但在基础研究方面却比较薄弱。

数学是基础的基础,中科院院士周向宇称其为“无用之用”。

举个例子:双曲线的发现最初是没有什么应用价值的,但随着科技发展,人们发现它可以应用于行星运行轨道的计算,这一“无用之用”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甚至成为了物质文明的基础。

“就像你家里的小孩子,成绩很好,但是要讲他对国家发展有什么好处,现在不晓得,要等他成长起来才晓得。”丘成桐说,“基础研究也是一样,要不停地发展,发展到一定程度自然可以应用。”

“拿复几何来说,如果我今天能晓得它怎么用的话,就不用再研究了,因为这说明研究已经很成功了。”丘成桐笑着说。

从科学史的角度看,大量的基础研究成果是为构建科学知识体系而生,并非为了立竿见影的实用,但经过较长的时间跨度后,会被发现应用空间并造福人类。

在丘成桐看来,数学作为基础科学,本身就是很美、很深的学问,要实现自我发展,而不是纯粹为了服务其他学科而发展。

他还形象地将数学与画画进行类比:要画出自己的水平并不容易,刚开始可能很多人看不出画的内涵和深度,因为跟主流的画派关系不大,慢慢画出自己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纯数学的研究应该鼓励科学家自由探索,因为他们花的钱很少,让他们自由发挥,就像画画一样,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成功,成功后自然会有应用。”丘成桐表示,做研究如果只追求立竿见影,那么这个学问是没办法真正发展起来的。

尽管多年来丘成桐也做了很多应用数学方面的研究,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纯数学的探索,因为他深知“放弃了就没了基础”。

刘克峰认为,在基础研究领域,如何对科研成果进行评价,如何建立适合基础研究科研人员的评价体系尤为重要。

“现在中国缺的不是钱,缺的是静下心来做原创性研究的人,不够客观的评价体系会误导年轻人急功近利。”刘克峰说。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7/26 10:21:05 sunchangli
只重视应用研究,不重视基础研究是短视,是不能长远的。像数学往往取得的研究成果,一时间还真不知道用在哪里是好,随着时间的延续和科学研究出现新问题的需要,当时还不好找到用途的数学研究成果有的就正好派上用场,像这样的情况多而有多,有些难题就是因为苦于数学研究方面的问题突破不了,老是被这样的拦路虎卡在那里进展不了,因此说不愿只跟着别人模仿、屈居人下、甘当二流的干事者,真要建成世界一流的科技强国,当世界科学技术的领跑者,看上去比的是核心技术领先、实质上拼的还是基础研究水平的高下,根本上来说拼的是基础研究人才队伍的水平,俗话讲的好万丈高楼凭地基,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2018/7/25 9:05:41 luoxc
纵观几千年西方数学史,没有一门学科取得过如此辉煌的成就,也没有一门学科象数学一样,使众多人类精英“误入歧途”。
时至今日,许多数学工作者感叹,物理学家、化学家都非常清楚自己的前沿领域,唯独数学家背负几千年的包袱而不知前沿在哪里!2002年世界数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又提出“歌德巴赫猜想还要猜多久?”的疑问。有理由怀疑,连奉献了毕生精力的陈景润尚不知用途的歌德巴赫猜想还是数学皇冠上的明珠吗?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08260-557712.html
罗祥存 2018.7.25
2018/7/24 18:31:00 Mlybb
说的好!!!
目前已有3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全身PET扫描可数秒成像 围填海和沿海养殖扩张是湿地退化主因
科学家摸到人类耐力“天花板” 考古人员首次发现商代铸铜工匠家族墓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