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甘晓 陈欢欢 程唯珈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7/3 9:37:25
选择字号:
七问SCI:与科研人热聊

 

■本报记者 甘晓 陈欢欢 实习生 程唯珈

6月28日,本报刊发《SCI刷屏背后的隐忧:打不破的影响因子“神话”》后引发科技界热议。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以类似问卷的形式设置了七个关于SCI的问题,并广泛发出采访提纲,与多位科研人热聊SCI。

下面,我们摘选出他们的精彩回答。

Q1:会根据SCI期刊热门文章定选题吗?

A:会参考

需带着一种批判性的观点评估热门文章。热门文章之所以是热门,是因为其代表了一个新的方向,或者颠覆了经典的理论认知,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关注。因此,尽管不是100%,但与非热门文章相比,这些热门文章中的高水平科研成果比例较高,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同时要看到,也有个别热门论文的科学含金量较低,可能是哗众取宠甚至危言耸听的偏颇观点,只是抓住了某个社会发展阶段的特定热点问题。最值得注意的是要避免跟风式研究。热门论文通常意味着重大创新成果已经被国内外同行抢先发表,在这种情况下,根据热门论文选题,有可能形成跟风式研究,通常很难再做出重大创新。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贾仲君

A:不会

我从事的萤火虫方面的研究是以科学问题为导向,所定课题的内容是为了解决科学问题或者实践中产生的问题。了解热门文章所代表的新技术和趋势是对的,但不能盲目跟热门。热门是厚积薄发积累出来的,跟热门永远不能超越热门。热门也是提前布局创造出来的,就像萤火虫的研究,18年前是空白,但现在是热门。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

不会根据SCI的热门来确定研究方向,而是根据个人研究方向选择高水平期刊。领域内哪些期刊和会议有分量,值得读文献、投文章,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许多前沿和源头性的创新很难发表文章,影响因子上不去,反而是跟进式的创新文章数量多、影响因子高,因此影响因子和文章数量并不能完全反映一项工作的水平。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

我的课题选题很少会追踪热点。因为我们是偏工程的研究所,主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和国民经济主战场两个方面。

——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亮

Q2:同行间会以SCI文章数量和影响因子评价科研水平吗?

A:会

这是基础科学研究面临的共同问题。基础科学研究不能自娱自乐,没有一定的SCI论文数量,很难算作一个好的科学家。当然,也不排除个别英雄,发表一两篇论文就能产生颠覆式的影响。然而,超级英雄式的科学家毕竟太少了。同样,颠覆性、革命性科研成果也不可能经常出现。但SCI论文和期刊影响因子并不是科研水平的唯一评判标准。当前,基础研究一定要针对国家重大需求,瞄准其中的关键科学问题,结合国际前沿,解决国家面临的“卡脖子”问题。大多数重大的、原创的突破比较容易在国际同行公认的高影响因子期刊发表,这也能极大提高我国科学研究的声誉和国际话语权。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贾仲君

如果一个科学工作者没有一定数量或影响因子较高的SCI刊源论文,那可能说明他没有能力把握世界科学研究发展的能力,或者研究遇到了经费缺乏、团队建设不善等困难。长期缺乏SCI论文的话,他的研究水平会下降,至少在基础科学研究上会下降。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

A:小同行不会,大同行会

小同行相对清楚领域的研究现状,对期刊的特色和水平有自己的理解,很少根据SCI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来评价科研水平。对于不太了解的大领域同行不一定了解其研究水平和期刊特色,有可能会参考影响因子作为评判标准之一。

——四川大学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研究员雷鹏

大同行评议或跨学科专家评议时,由于不了解本领域的情况,专家还是会参考SCI进行评判。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

Q3: 会影响个人收入吗?

A:严重影响

许多学校和城市评定人才、给奖励,都是看文章和分数。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李翔

现在科学工作者的收入普遍和职称挂钩,管理部门也比较倾向用收入这个考核工具来考核科学工作者的业绩。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

A:对难发表高影响因子的研究者影响较大

国内高校或科研机构大都有发表SCI论文给予奖励的政策,且奖励多少与SCI影响因子相关。高校或科研机构管理者在实际政策制定或执行过程中,很难考虑不同学科间SCI论文影响因子的差异及不同学科之间发表SCI论文的难易程度,采取唯SCI论的方式,对部分研究方向,如长期慢性发展疾病的研究者影响较大。

——四川大学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研究员雷鹏

A:不是很影响

尽管个别单位可能存在一些高影响因子的论文奖励,但这些奖金并不会给作者带来根本性的改变。一篇高水平论文的产生,通常需要好几年时间,需要很多作者的共同努力,甚至涉及很多不同单位作者的参与,考虑到这些因素,结合日益高企的生活成本,论文的奖励具体到每个人,其实并不很多,也不能根本解决年轻作者面临的经济困境。高水平科研论文的发表,能为作者带来更好的学术声誉,进而在职称评定、项目申请等方面产生正面的影响,获得同行专家的认可。这些学术声誉比金钱更加重要,同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作者的收入,稳定科研队伍。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贾仲君

Q4:给科研带来了哪些负面影响?

A:原创性不足

科研人员紧跟热门研究领域或者优势学科的研究方向,科学研究多样性将受到极大的影响。同时,科学研究很少以解决科学问题和生产实践中的问题为导向,而是为了发表论文而发表,将严重制约我国的创新发展。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

是开辟原创道路的巨大阻力。许多原创成果最初只有几个人理解,想要得到其他同行的支持很困难。而我们国家当前又处在最需要原创成果的时期。看看最近花在冷冻电镜上的钱就知道了,能发高影响因子文章,但我敢肯定,不会给老百姓、国家安全带来多少好处。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

A:国内期刊遭冷遇

不可否认,一些科研领域受到唯SCI论文和高影响因子期刊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刚刚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青年学者,个别情况下片面地以为高影响因子的国际期刊一定是好的期刊,对国内很多好的期刊置之不理,甚至根本不考虑在我国中文期刊发表论文,不利于全面提升我国科技期刊的学术水平和国际话语权。事实上,如果能围绕某一个重要问题,即便在本领域的中文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也能得到同行的高度认可。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贾仲君

A:挫伤年轻人积极性

大量的优质资源将集中于少数优势学科和少数科学工作者及团队,长此以往,将导致我国科学研究不可持续。这也会挫伤很多科学工作者的积极性。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

在管理上不能过度使用或者完全依赖SCI作为学术水平评价指标。过度使用会极大打击部分研究者的积极性,尤其对于刚进入科研领域的年轻科研者,尚无SCI论文积累,奖励、评职称、项目申请均可能受影响,长远来看也不利于我国整体科研水平的上升。

——四川大学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研究员雷鹏

Q5:是否感受到SCI给您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

A:是的

原来以SCI数量为考核目标,现在以越来越高的影响因子为考核目标,尤其是许多科学人才“帽子”也和高影响因子论文相挂钩。我也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尤其是在坚持比较小众研究的时候。高影响因子论文通常需要3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积累。在积累过程中,我也会感到焦虑。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

有些压力,尤其一些项目要求有一定数目的SCI论文。但是压力也是动力,驱使我们必须提高创新意识,把研究成果以论文的方式去发表,这样科学技术才能进步,不见得是坏事。

——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项目研究员王亮

A:没有

更多的是重大科研成果产出带来的压力。因为承担和参与了中国科学院和很多国家级科研任务,就必须做出好的成果,争取发表在高水平期刊。通常情况下,本领域公认的主流期刊和国际学术界的综合性著名刊物数量较少,论文发表数量受到较大限制,导致这些期刊通常具有更为严格的筛选过程,形成了比较高的学术影响力,间接促进了期刊影响因子提升。在这些期刊上面发表论文,是我国科研经费大量投入的产物之一。此外,成熟的科研团队对那些突然具有畸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也持谨慎态度。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贾仲君

Q6:同意“要SCI又不唯SCI”吗?

A:毫无疑问。(异口同声)

Q7:有没有更好的替代SCI?

A:没有

至少目前看起来没有。高水平期刊通常刊发较高水平的科研成果,而高水平科研成果则是出成果、出人才、出思想的重要体现方式之一。发表高水平论文不仅代表高水平成果本身,其依赖的洞察力、分析能力、归纳总结能力、清晰表达的能力等更体现了人才的全方位能力。我国的科研评价体系越来越成熟,能够讨论唯SCI论文和高影响因子的负面影响,本身就是一种进步,说明我国从注重数量向注重质量转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某位科研人员做出了重大的应用研究成果,即便没有SCI论文和高影响因子文章,也能得到国内外同行的广泛认可,这在我国已经有先例。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贾仲君

但是可以在SCI基础上增加评价标准,如结合期刊影响力,看论文本身的影响力(SCI他引),等等。

——四川大学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研究员雷鹏

建议设置不同考核指标,不以单一的SCI论文和影响因子为考核指标。科学研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所以应该在一定的周期内设置稳定的分类的考核指标,不能三天两头变更考核指标。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

A:有

建议各高校和教育部门自行制定目录和列表,同时也可依靠各学科学会制定目录。我们自己制定的评价标准,掌握了科研自主权,在评价时可以考虑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方向予以倾斜,更有利于促进我国学科发展。但必须有权威性,防止出现乱象。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

同行评议也需要加强制度化来对抗人情社会产生的主观因素。国际上同行评议做得很好,国内有些变味。我国是人情社会,对抗人情的最好武器是公开透明,让大家都来品评和讨论,发表不同声音。同时,加强制度建设来规范评委行为,加强同行评价的客观性。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研人员

对一流大学和院所应当采用,其他院所和大学应依据自己特色自主开发。

——江西理工大学党委书记罗嗣海

《中国科学报》 (2018-07-03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8/7/7 10:15:02 sych
目前,论文发表在被sci收录的期刊上,不管水分多少,都被认为是高水平!并且,它严格被作为考核最重要指标!绩效考核!又有多少人不被它牵着鼻子走?又有多少人能够静下心来做真正具有巨大科研价值的课题?上边政策很好,下面又有多少单位执行?
2018/7/5 22:13:10 yspdoudou
发表高水平论文不仅代表高水平成果本身,其依赖的洞察力、分析能力、归纳总结能力、清晰表达的能力等更体现了人才的全方位能力。

关键这些能力领导又没有,他还管着你,你能咋的。
2018/7/3 16:29:33 windain
同意楼上,现在纯工科不热门,而且在做冷板凳阶段;要求SCI,太难了,当然有可能是本人能力不够;平时看其他方向的研究者SCI一篇接一篇,对于初入研究的人来说,压力很大;只能说不排斥这种评价,但是要综合考虑,基础研究出成果需要长时间的积累
2018/7/3 16:10:48 yjjyc
过分看重SCI对别的学科的害处我不敢说,但对于工科,绝对有害。工科都是SCI写手的天下时,就没有人关注具体的工程问题了。那时才可怕!
2018/7/3 15:14:50 dsm9393
记者写出调研文章很有意义,有代表性。有正反两面意见。但发表意见者是从个人或研究团队出发。缺少超脱者的意见。因为无名利追求者想法会有不同。另外管理者意见没有。他们为什么热衷于SCI,这样有可操作性,便于考核和操控。至于创新有无方向性错误不是他们说了算。应该说国家层面要有专门机构定期调研、分析、调控课题设置,特别是大科学、大资金选题一定要搞准方向,不能跟风和跟踪研究。对重复选题一定要制止。
目前已有1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提出高效驱动微型引擎概念 围攻之下的动物实验
美立法者要求基金会披露更多捐赠者信息 “人造肉”5年内或进入市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