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喜平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4/27 7:44:21
选择字号:
世界读书日:书评与书话





 

世界读书日,从出版社、书店到传媒都在为读书做各样活动以及宣传,纸质阅读、电子阅读、数字阅读,成人阅读、青少年儿童阅读,等等,各种读书话题依然在讨论中。

中国令人堪忧的阅读率,让人们比较关注谁在读书和怎么读书的话题,而读什么书、怎么选择就涉及得相对少一些。这就像一个人只有解决了温饱问题,才会想该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

这些问题并非依次排列的,读什么书自然很重要。中国每年出版多达几十万种书,对普通读者来说,除了那些耳熟能详的传统经典,其他书就难以判断了,尤其是为孩子选书的家长。

书评是诸多图书推荐方式之一。

顾名思义,书评就评论并介绍书籍的文章。一篇好的书评,既是好文章,也帮助读者选择好书。一般书评作者本身也必定是读了大量书的,作家萧乾曾说,书评家应是一个聪明的怀疑者,好的书评要用极简练的文字表现出最多的智慧。

《纽约时报书评》是最著名的书评媒体之一,这家百年老字号为中国书评人所景仰。

1998年,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了《西风吹书读哪页:纽约时报书评100年精选》,这本封面以淡黄色为基调的书很快成为读书人的至爱。

100多年的好书评自然是多到数不清楚。2001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了《20世纪的书:百年来的作家、观念及文学——〈纽约时报书评〉精选》,这本厚达800多页的书,收录了从1896年到1997年的书评作品。

什么是好书评?如何能写好书评?《纽约时报书评》为书评写作提供了范本。不仅如此,专业、公正的书评也为写作者竖立了标杆。

去年,普利策奖获得者、《纽约时报》书评家角谷美智子退休引发文化界的关注,“别了,角谷美智子!”《纽约客》杂志的一个作者写道。

角谷美智子被誉为“英语世界里最有权势的评论人”。她的姓氏影响之大,甚至可以用作动词。“哎呀,我被角谷了!”指的是角谷美智子就“我”的新作写了一篇书评。角谷的书评从来都是就书论书,绝少掺杂个人的好恶,所以没人能预知角谷的书评对某本书的褒贬。她坚持“不出书、不推荐、不收钱、没有朋党”的清规,或许,容许这样的书评和书评人,正是《纽约时报书评》长久不衰的原因所在。

西方许多著名作家都写书评,如美国文学家亨利·詹姆斯留下4000多页的评论性文章,几乎囊括了同时期重要的作家。相对来说,民国时期的中国作家更偏爱写书话。书话属于随笔或杂记,大概是从“诗话”“词话”“曲话”演化而来的。

至于书话从何时开始,说法不一。作家唐弢在《晦庵书话》里写道:“今人谈‘书话’者,多以阿英《鲁迅书话》或者曹聚仁译文‘书话’为开埠,但近日我在孙殿起的《贩书偶记》中得一书目:《万石书话》,孙考证为‘约嘉庆版’,可证‘书话’而自非现代人所独创。”

书话大致是不离书人书事,注重关于书的掌故、事略。唐弢曾提出书话的“四个一点”:“一点事实”,即捡一点即可,不宜甲乙丙丁,铺开来说;“一点掌故”,要有知识性,要鲜为人知,大家都知道,何劳你说;“一点观点”,要有独特见解;“一点抒情”,笔端带情,带有点书卷气。

鲁迅研究学者倪墨炎认为,能写书话的书至少要具备两条:一条是比较鲜为人知,“人们耳熟能详的书何劳你去写它”;二是要有点意思,或在见解上会有所启迪,或在性情上能引起共鸣,或能引发一段史实或一种知识,或很有趣可供人解颐。

民国时期的书话名家有不少,他们也多是著名作家。1996~1997年,北京出版社出版了16册“现代书话丛书”,集中了现当代著名作家的书话,包括黄裳、阿英、唐弢、周作人、孙犁、叶灵凤、曹聚仁、姜德明、陈原、鲁迅、郑振铎、倪墨炎等。

书评和书话,都是与书有关,只是读来味道各有不同。(喜平)

《中国科学报》 (2018-04-27 第6版 读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量子王国,时间流动也会不同 蛛网灵感:造出最精密微芯片传感器
保护牧草种质资源迫在眉睫 三沙永兴岛发现多年生、半野生种陆地棉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