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月恒 来源:新浪科技 发布时间:2018/3/22 16:07:41
选择字号:
扎克伯格道歉:愿去国会谈数据泄露
但删除FB“不好”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2日上午消息,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表示,他愿意就Facebook近日所卷入的数据泄露丑闻在国会成员面前作证。数据分析机构Cambridge Analytica此前在2016年大选之前曾经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提供帮助,该机构被曝出曾经从Facebook那里在并未告知用户的情况下收集用户数据。

在接受外媒采访的时候,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表示,如果立法者认为他可以代表Facebook进行作证的话,他会向立法者提供事件的信息。

在被问到是否会出庭作证的时候,扎克伯格表示:“我愿意这样做。其实我们经常会去作证。有很多事情都是国会需要知道的,我们的想法是,我们有责任让国会获得所有他们所需要的信息。因此我对于进行作证持有开放的态度,只要我能够代表Facebook。”事实上,扎克伯格不仅能够代表Facebook,他也是唯一一位有资格在这件事情上代表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人。

对于Facebook来说,最坏的情况就是他们将会面临更加严格的数据监管,这有可能导致该公司的广告业务受到严重的影响,因为他们的广告业务非常依赖用户的数据。仅仅本周,Facebook就已经蒸发了大约500亿美元的市值。

在20分钟的采访过程中,扎克伯格多次承认,自2007年以来,Facebook曾经犯过多次重大的错误,最终给了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用户信息的机会,大约有5000万用户的数据受到了本次事件的影响。在本次的采访中,扎克伯格甚至对用户进行了公开道歉,一改本周三声明中的口吻。

他表示:“我们让用户社区失望了,我对此感到非常糟糕,对此事件也感到非常抱歉。”在本次访谈中,他称这起事件破坏了用户对他们的信任。

很显然,在这件事上Facebook有着无法逃脱的责任。扎克伯格认为这次用户数据泄露事件是由Facebook历史上多个错误决策加在一起而导致的。首先,Facebook决定将数据开放给第三方开发者,但是却并没有对这些开发者进行有效的监管。这一决策最早与2007年制定,并且他们在2008年推出了一个名为Facebook Connect的功能。Facebook推出这个功能的本意,是要让用户使用Facebook账户登录其他线上应用和服务。

扎克伯格表示,他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个功能并不是用户想要的功能。他表示:“老实说,我觉得我的这个决策是错误的。”通常硅谷的商业大佬们都不太愿意承认自己的决策错误。

他继续说到:“我或许在数据方便性方面太过于理想主义了,我认为它能够创造好的体验,它也的确带来了一些效果,但是从用户社区的反馈来看,人们更重视的是自己的隐私。”

扎克伯格还表示,2015年当Cambridge Analytica最开始收集Facebook用户数据的时候,自己处理的并不够好。那时Cambridge Analytica曾经向Facebook提出了书面声明,称自己已经删除了所有从Facebook那里获得的用户数据,而Facebook方面选择了轻信对方。扎克伯格表示,他后悔当时没有对这个声明进行核实与检查。

他表示:“那时候我们觉得不需要自己去进行进一步的核实。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显然我们应该继续核实一下,我们绝对不会再犯下同样的错误。”

但是对于Facebook为何没有对Cambridge Analytica的声明进行核实,以及为何允许大量第三方使用数据,扎克伯格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明。

他表示Facebook目前正在努力重新振作起来,并且检查哪些第三方收集了用户数据,尽管现在看起来这种做法有些亡羊补牢的意味。在被问道是否已经挽救了一些数据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一部分。”

Facebook有一句著名的座右铭:快速突破,除旧立新 。在处理这件事情上,他们也必须要做到快速。今天早些时候,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将会开始进行调查,看看是否有其他开发者像Cambridge Analytica一样违反了该公司的隐私政策。但是扎克伯格自己也承认,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他解释道:“如果真的有人像Cambridge Analytica一样偷偷收集了用户数据,由于数据并不是在我们的服务器上,因此我们需要像多个应用发送法务审计。但是我们知道有哪些应用注册了Facebook,有哪些Facebook用户注册了这些应用,也拥有开发者的数据请求日志。因此我们大致能够判断哪些企业的声誉较好,以及有哪些企业做了可疑的事情。”

他表示Facebook将会标记这些可疑的行为,以便采取更深入的行动。“任何获得了大量数据以及做了可疑事情的企业,我们都会对他们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对他们进行审计。”这个动作有多大?扎克伯格估计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数月的时间,并且数千万甚至数亿美金。他们需要最数万个应用进行数据保护分析。

他表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个世界上是否有足够的受过专业培训的审计员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对数量如此大的应用进行审计?

另外扎克伯格还表示,他担心自己的意识形态对于Facebook的规则和监管可能产生影响。

此外,扎克伯格在接受其它外媒采访时表示,Facebook将“向所有被这类流氓应用收集数据的用户发出警告”,目前Facebook已找出上千个这类App。

但对于这几天在社交媒体上发起的“删除Facebook”话题(#deletefacebook),扎克伯格表示:“我没有发现有很多人这么做。但你知道的,这样不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极诸国争夺海底控制权 白鲸独角鲸可杂交
我头上有犄角!来自反刍动物的“小秘密” FAST将寻找“新太阳的摇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