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维维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3/18 0:42:12
选择字号:
俄罗斯科学力求摆脱平庸
研究人员关注政府能否扭转几十年颓势

在2017年举行的ER电信展上,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俄罗斯制造的一款机器人握手。

图片来源:Alexei Druzhinin/TASS via Getty

在俄罗斯科学衰退多年之后,弗拉基米尔·普京开始给予其更多关注。在今年2月科学与教育理事会的一次会议上,这位俄罗斯总统承诺,现在科学和创新是首要任务。3月18日的总统选举很可能会让普京的执政再延长6年,俄罗斯国内外的科学家都在拭目以待,这个国家能否重拾苏联时代丰富的科学遗产。

“俄罗斯的研究体系已不再是最新、最尖端的。”俄罗斯科学院副院长、罗蒙诺索夫州立大学高分子物理学家Alexei Khokhlov说,“它需要彻底的改革,否则,承诺就是空话。”

俄罗斯想要恢复其科学实力可谓任重道远。与该国许多政府机构一样,苏联解体后,其科学基础设施和劳动力也受到了影响。20世纪90年代,科学预算的崩溃和微薄的薪水导致成千上万的俄罗斯科学家到国外从事科研工作,或者干脆放弃研究。

但有迹象表明,俄罗斯的科学正在复苏。在过去10年里,普京政府逐渐增加了相关投资和公共科学支出,现在每年用于研发的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左右。

2018年,俄罗斯政府为基础研究和开发划拨了170亿卢布(30亿美元),比去年的基础科学预算增加了25%。2006年到2016年间,俄罗斯科研论文数量增加了一倍多。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1月份发布的统计数据,目前俄罗斯的研究论文数量超过了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瑞士,位列全球前十名。

“俄罗斯的科学遭受了巨大损失,但我们正在回到一个合理的、可预测的和组织有序的环境中。”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前材料学家Artem Oganov说,他从2015年开始在斯科尔科沃科技研究所担任教职。这所位于莫斯科郊外的私立研究型大学是2011年与麻省理工学院合作创建的。“如果这里没有机会做前沿科学,我就不可能回来。”Oganov说。

尽管取得了进展,但俄罗斯国家资助的科学却仍然落后于中国、印度和韩国等新兴的科学强国。特别是当谈到把发现转化为经济效益时,Khokhlov表示,数十年来资金不足、官僚主义以及国内的一些研究机构冥顽不灵地反对改革等,均阻碍了国家竞争力的发展。“我们需要的是新的想法、新的实验室、新的人才以及更多的自由和竞争。”

许多俄罗斯研究人员对国家管控研究工作感到焦虑。2015年,《自然》新闻团队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许多科研人员在把文章提交给外国期刊之前,必须先使其通过审查。研究人员还对政府对科学资助慈善机构的打击感到震惊,它们被视为“不受欢迎的”外国代理机构,其中包括王朝基金会和由匈牙利裔美国慈善家创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分支机构。

普京迫切希望减少俄罗斯对石油和天然气出口的依赖。但俄罗斯创新领域的专家称,以研究为导向推动俄罗斯经济多样化的努力,包括2007年启动的一项耗资数十亿卢布的纳米技术项目,并没有带来新的重磅产品以至提振经济。2016年,俄罗斯政府启动了一项国家科学战略,列出了由国家资助研究的7个重点领域,包括能源、卫生、农业和安全等。由科学家领导的委员会监督相关研究的资金和管理,这一措施旨在减少政府官员和行政官员任人唯亲的现象。

普京政府还想推进俄罗斯科学院的改革,俄罗斯科学院运行着各个科学领域的700多个下属研究院所。今年1月的一项评估发现,在其下属的研究院所中,超过1/4在成果发表、研究引用、专利申报和其他指标方面表现不佳。Khokhlov说,在新领导层的管理下,这些机构将会被要求重塑其关注领域,或者面临关闭。

政府还打算加强被忽视的大学研究。但Khokhlov说,由于资金匮乏、基础设施落后以及无法吸引国外优秀科学家,到2020年至少有5所俄罗斯大学进入全球百强学府的愿望似乎无法实现。斯科尔科沃研究所分子生物学家Konstantin Severinov说,俄罗斯科学家可以在其他地方发现“无可比拟的更好”机会,因为“光靠金钱无法建立好学府”。

俄罗斯科学家确实对未来存在担心。“科学不会发生在气泡里。”在克洛斯特纽堡奥地利科学技术研究所工作的俄罗斯生物学家Fyodor Kondrashov说,“在一个政治孤立的国家,开展竞争性的科学存在许多障碍。”(冯维维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8-03-18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东部海冰迅速消失 雌雄蜜蜂食性不同
美禁止科学家获取胎儿组织 科学家担忧英国退欧能否软着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