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3/15 18:44:23
选择字号:
“干细胞与再生医学”论坛会议速记

时间:2017年5月19日(周五)14:00

地点:北京协和医院礼堂

主题: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系列活动第二场—干细胞与再生医学论坛

主持人(周琪):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系列活动的其中一场,今天下午的论坛是关于干细胞与再生医学论坛的一个专场,作为本次论坛的主席,我宣布论坛现在正式开始。首先我介绍一下今天莅临的各位嘉宾和各位领导,他们是:

中国科学报社、总编辑陈鹏社长

细胞出版社大中国区负责人、《癌细胞》常务副主编、《分子植物》出版人杨晓虹女士

中国医学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曹雪涛院士

此次论坛我们邀请到了几位在干细胞与再生医学功勋卓著的科学家作报告,他们是: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研究所血液病医院、常务副院长,实验血液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干细胞医学中心主任程涛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长江特聘教授邓宏魁

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沈晓骅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李伟

今天的活动也得到很多嘉宾的支持,他们是:

中源协和细胞基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吴明远总裁

博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客座教授许晓椿

北斗资本创始合伙人、首席执行官薛巍然

颐昂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总裁张宇

我代表会议主办方再次感谢各位领导、各位嘉宾的莅临,也感谢今天来参加此次论坛所有的朋友们。

大家知道今年是一个很特别的一年,尤其在协和的礼堂,今年是协和百年的诞辰,所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季节时间里,在这个充满历史感的漂亮的建筑立,我们跟Cell Press联合举办了这场活动,我也非常高兴能够在这个季节,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候,我们分享干细胞领域的成果与成就,作为主席我首先对远道而来的各位专家和朋友,表示热烈的欢迎。

中国协和医学院多年来为国家培养了大比优秀的临床医学家、科学家、教育家、物理学家,在这样的时刻,我觉得我们拿这样一场科学的盛宴献给百年的寿辰是一大盛事,近年来对包括干细胞的研究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干细胞研究虽然开始上个世纪60年代,但真正的发展应该在本世纪,本世纪短短这些年里边,干细胞已经成为自然科学最引人注目的领域,这里面今天几位的报告人都会奉献给大家,他们代表干细胞领域一些最前沿的技术的潮流,今天我们在分享干细胞前沿和未来方向的同时,我们同样也展望包括这次论坛很多支持单位,也在期待着干细胞在临床上做出以往传统医疗难以做到的工作,我们希望能够尽快的再生医学在健康领域的应用和发展。在报告正式开始之前,我要向主办方中国科学报社、美国细胞出版社、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对干细胞科学研究长期以来的支持,也期望未来三方能进一步携手合作,为干细胞与再生学提供更多的平台,共同促进干细胞与再生学发展造福人类,感谢我们的支持单位,中源协和细胞基因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北大博雅控股有限公司对论坛的大力支持,感谢你们的贡献,也感谢你们付出的所有艰辛的劳动,最后预祝此次论坛取得圆满的成功。

下面我们邀请陈鹏社长致辞。

陈鹏:托雪涛院士的福,再次走进这个充满文化积淀的建筑,每次走进这个地方都心潮澎湃,真的会想起很多很多历史上的过去,在有意义的今天,大家一起奔向有希望的明天,所以作为主办单位,因为这是我们和细胞出版社第二场活动,我本来我跟我的同事说今天不讲话了,但是他说你要不讲觉得不够热情,所以我想讲的第一就是感谢,感谢帅气的主席今天为我们付出这么大的劳动,我们上一场也有个帅气的院士高福,但我觉得周琪比高福更帅,我不怕高福听了不高兴,因为高福的脸上太多皱皱巴巴的东西,你看周琪的脸上一脸的光,所以这样的主席颜值很高,非常高兴,感谢我们的搭档美国细胞出版社,晓虹女士帮我们做了很多,感谢我的老兄雪涛院士每个活动都那么支持我们,也非常感谢程涛所长,还有邓宏魁教授,还有那么多在专业上有杰出贡献的大科学家到我们的论坛上来,和大家分享他们的学术成果,真的非常感谢大家,也感谢我们在座的来参加这个活动的各位同学和老师,你们能分享到很多思想上的盛宴,但是作为主办单位我还是要感谢你们。

最后想感谢的就是我的好朋友许晓椿老总和新朋友吴总,感谢你们对活动的支持,我觉得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这个支持有点少,如果你们要继续支持,我今天看了一下中源协和今天20块钱的股票,如果这个支持多一点的话,很快会回到40块钱、50块钱,我们祝福中源协和北大博雅的股票越涨越高,谢谢大家,谢谢各位。

主持人(周琪):我在后面听的心花怒放的,下面我们邀请细胞出版社尊敬的杨晓虹女士致辞。

杨晓虹:谢谢大家,非常有意思的要钻出来,尊敬的同仁、各位老师同学大家好,我今天非常高兴能在北京协和医学院即将迎来百年华诞之际,参加今年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系列活动第二场—干细胞与再生医学论坛,这个活动是由美国细胞出版社和中国科学报社共同主办,在此我仅代表主办单位之一细胞出版社向远道而来的专家、学者和科研人员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感谢。

我想干细胞对大家来说都是很熟悉的话题,从第一例的骨髓移植到现在近五十年来,干细胞的研究取得了飞速的发展,而干细胞和再生医学技术作为生物医学领域最具爆发力之一的分支,也正在为逐渐广泛的视为能有效的应对重大疾病挑战的重要的手段之一,相信今天到会的各位报告专家,将为大家带来干细胞领域最新的技术和前沿知识的分享,我们也非常希望在座能通过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的学术分享的平台有所收获,能共同探索这个领域的未知,共同推进中国干细胞和再生医学研究,产生更多原创性的成果。

未来我们将和中国科协报社还有国内的同行科学家们一起,在生命科学领域、自然科学领域更广泛的开展更多的合作,共同打造高水平的国际交流平台,共同的促进中国科研实力的整体的继续的提升。

最后我再次对北京协和医学院百年华诞表示中心的祝贺,感谢雪涛院长,感谢协和医学院对这次论坛的大力支持,也对本次活动的支持单位表示衷心的感谢,祝愿论坛取得圆满的成功。下面我还想播放一段来自美国(英文)主编的一个视频,很抱歉她今天不能够亲自来参加这个活动,她在视频里面就预祝会议的圆满成功,也非常感谢大家,感谢中国的科学家们,多年来在干细胞领域做出的杰出的贡献,和越来越原创性的成果,她也庆祝协和医学院的百年华诞。还有2017年不仅仅是协和医学院的百年活动,也是(英文)创刊10周年,所以对Cell Press今年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年,在这里我就把她的视频播放一下。

主持人(周琪):谢谢晓虹,也谢谢为本次论坛发来祝福的,下面我相信大家很期待,也是大家的偶像,下面邀请曹雪涛院士致辞。

曹雪涛:尊敬的论坛主席,主席帅哥,尊敬的中国科学报社社长陈鹏先生,细胞出版社的杨晓虹女士,各位嘉宾,各位老师和同学大家下午好。首先我代表联合主办方中国医学科学院和北京协和医学院向我们这次活动的成功举办,也特别向细胞出版社和科学报社在这么几年合作,出版了Cell Press科学家系列专辑以及举办了系列学术活动,表示感谢,也特别借这个机会向同道们,特别是今天邀请到这边来作报告国内一流的科学家,对你们在过去的岁月里面一直支持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协医学院的发展表示感谢,也对你们今天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刚才(英文)在致辞里面说了,把规模还是要进行扩大,我想说的是过去一百年,对于协和医学院来说是有历史的,有贡献的,也有遗憾的一百年,建立一百年,我们会借此反思,需要全国的同行,也需要国际各位同行的帮助,我们有信心对中国医学做出贡献。作为学者我相信Cell Press发表文章,我也连续参加了几个活动,深刻感觉到中国科学家这些年来杰出的工作,用突飞猛进这样的词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可以看到Cell Press与中国科学家的专刊越来越厚,这说明我们发表的文章越来越多,原来的数量是一方面,现在更加关注质量,而且能在Cell Press发表文章,这也是反映我们研究的质量在不断地提高,而且这里面有很多的工作来自于一个前沿的领域,就是干细胞与再生医学,这个领域里面凝结着一大批杰出的科学家,而且这些都是在国际上,在前沿领域的弄潮儿,包括我们今天的主席周琪院士,还有宏魁教授,还有几位杰出的科学家。

我相信在未来几年,能够通过一系列的支持,也希望能够加强国际合作的大背景下,能够进一步的推动我们国家的干细胞和再生医学的研究,特别是能够涌现出一批在国际的前沿领域,能够建立独创性的研究的体系,开辟引领一些重要的干细胞研究和再生医学的领域,特别又能够有转化能力,特别是把原创性的研究结果和临床的实际应用与这个结合起来,这样工作越来越多,也能够造福人类,也能动推动中国科学和医学事业的发展,我相信能够从政府加大投入,科学家也加大对研究的热情。另外一方面我也希望,特别今天有两个重要的支持方,中源协和还有博雅,希望你们能够加大资助,这样让我们形成共同的合力开创新的局面,再次感谢对于协和,特别是百年校庆的大力支持,也预祝我们的活动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主持人(周琪):感谢雪涛院士的致辞,感谢他对我们的鼓励,Cell Press的两位科学家,过去这么多年的发展,跟他们对中国在科研领域不断地推动和跟Cell Press的沟通都是分不开的,所以我们有了这个系列活动,是因为有他们前期这么多的奉献,我提议大家一起以热烈的掌声感谢这两位科学家对中国在Cell Press能够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做出的突出贡献。下面我们要隆重的有请吴明远总裁。

吴明远:谢谢周校长的介绍,尊敬的雪涛院士,陈社长以及杨主编、各位,首先接着讲的很荣幸今年是非常特别的日子,协和的百年华诞,跟中源协和也息息相关,17年前,2000年,头一次是资本和技术的碰撞,中源协和正是在资本加上协和医学院的支持下,我们2000年开创了中源协和,经过过去了17年,我们开放了以细胞为主各种产业化、各种商业模式的探索,走在政策前面,又受到政策监管,又推动了政策的发展,这17年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大家听到的就是我的第一个方面非常支持和坚定的支持干细胞以及包括免疫细胞产学研的结合,没有产学研的深层次结合,这个产业只是停留在水面之上,所以这一点跟大家共同分享的。

过去的一百年,正是生物技术、分子生物学的发展,人类的寿命在一百年前平均寿命是40岁,现在是80岁,未来的一百年我们有能力使人的寿命从80岁向120岁乃至160岁的过渡,这里原有的一些抗生素是解决不了神经变异性疾病和退役性疾病,这时候以细胞为主的被赋于沉重的使命,在这点上我们极其的希望技术与资本的碰撞,政策的支持是我们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产学研中,产业是最终的出口,产业做的越好,我们越愿意无尽的支持我们上头,是能够对我们的研发,对我们的出版做出贡献,中源协和在过去的10年里边一直致力于产学研结合,无论是最开始尝试的干细胞联盟的建设,无论是各种会议的支持,无论是杂志的支持和专利的支持等等,刚才陈社长说,如果我们多参加会议,我们的股票能到20到40,这是非常荣幸的,所以这一点是深切的体会到的产学研的重要,也是中源协和体会到产学研的重要。所以在这里中源协和郑重的一个表示,既然中源协和是源于我们协和技术和资本的碰撞,尤其是跟我们的Cell Press杂志以及跟协和的各种活动,中源协和绝对会不遗余力的支持,最后祝愿本次的论坛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主持人(周琪):感谢吴总的支持,下面我们邀请许晓椿博士,代表博雅集团致辞。

许晓椿:非常荣幸来这么一个有历史底蕴的礼堂来支持这么一个论坛,首先我把曹院士关心的事情先解决了,至少我们明年把支持的数字上加一个倍。事实上我们作为一个产业,非常希望能够看到中国科学的发展,因为在过去的70年里面,我们看整个生物医药的发展,从小分子药物时代进入一个大分子药物时代,进入过去五年里面所谓细胞药物的时代,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我是做制药的,所以看着过去的发展,在小分子药物时代我们是什么?在座都是行业里面非常有影响力,小分子药物时代我们做的是抄袭,别人过期的专利我们拿来,抄袭,在大分子药物时代我们是模仿,不等专利过期了,我们可以模仿。在过去的五年里面我们看到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细胞制药,作为细胞药物的发展,我们任务在这个行业里面,在这个时代,中国非常有可能,不光齐头并进,成为这个行业的一个推动者,在这样一个时代,事实上企业跟研究机构的界限也越来越薄弱了,大家不要以为在企业只做产业化,我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汽水大家都喝过,里面很多泡泡,泡泡跟干细胞有什么关系,没有什么关系,不对,今天当我们开发出最新的技术,打个比方用超微小的气泡,用来分离我们所谓的造血细胞,分离我们特殊的亚群干细胞,分离完以后细胞爆掉,用于临床,这样的技术就来自于工业。在美国有十多个工程师专门开发这样的技术,最后使它在全球大的中心在做测试,所以现在的工业界跟研究所之间的研究的界限会越来越薄弱。

我们过去一年里,每年我们对科研的支持,都是八位数字的,不追求任何盈利,希望能够今后把它变成九位数字的支持,这样也能够第一让我们曹院士和所有专家看到我们还有一些支持,除了科学院,除了基金以外对科学的支持,最核心,我们希望像科学杂志和中国科学报这样顶级的机构,推动整个产业的共享,再次祝整个论坛圆满成功,谢谢。

主持人(周琪):好的,我们正式进入报告环节,在开始之前我再一次感谢莅临今天论坛的各位领导、嘉宾,我们期待下一步科学报告,我们第一位报告人是刚才提到的协和血研所的程涛学长,也是培养打造我们现在干细胞领域的企业和业界的代表中源协和,他作的报告是干细胞对疾病环境的反应机制,我们有请程涛学长。

程涛:我用一个大家比较了解的,所以特别感谢几位领导还有专家同事,我说这个场面非常少见,感觉有点像校庆的系列活动,最后也凸显咱们协和对干细胞再生医学这个领域的重视,事实我们在五年前也建过干细胞医学中学,所以我在今天讲这个题目稍微有点怪异,但是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干细胞在疾病当中,我不太讲干细胞怎么跟再生医学,因为我们学干细胞这个领域已经用了很久,我想跟大家说两个我们的一些思想或者我们在做什么。

一个在疾病环境当中,正常干细胞它怎么针对疾病环境做出它应有的生物学反应,以至相应的机制。第二个方面是完全没有被发表,还没有被认可,好在难得几位大专家都在这里,咱们请教一下,看看我们目前的工作,利用重编程的手段研究白血病细胞、癌细胞,我今天针对这两方面。

在我之前讲为什么做这个领域,这是在几年前,我、周琪,还有宏魁我们几个人总结过国家干细胞的研究情况,我想在今天2014年发的文章,好像是很早的,但是实际上五年多我们国家干细胞的发展有目共睹的,我不用在这儿讲了,在座的比我更清楚,更有代表性来发言。但是当时我们用了几个干细胞领域,用的几个词,自我更新,我们用这个词来形容中国整个干细胞的状况,到今天我认为这几个词,我们还处于迅速崛起、已经崛起的状态,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的干细胞研究还是应该把很大的资源和我们的视线放到疾病环境当中干细胞生物学行为变化及其机制,这个当时有一个共识。

谈到这点我想回到我比较熟悉的系统,就是造血系统,造血系统,这张图看起来很复杂,但是已经变得很简单了,从造血干细胞到所谓多能的主细胞以及各系的主细胞,以及细胞内转入因子,研究在所有系统当中比较透,和我们研究比较相疲惫的就是免疫系统,我想这点大家在座也比较清楚,所以我对这个系统始终研究超过20多年,国外做的很多造血干细胞的调控,回国以后更多做的和疾病有关的,这就是目前认为的造血干细胞,它的微环境处于骨髓当中,静脉血,还有动脉的小血管,复杂的这么一个网络我也不在这儿多讲了,一句话,多种成分,来维护了咱们造血干细胞所谓稳态。

当这个系统出问题的时候,你看在我们血液中比较容易理解的,如果长得不好了,临床上有一类疾病叫做骨髓衰竭,其中有一个中国比较高发的一个叫再生障碍骨髓学,就是不长了,不毛之地,另外这个细胞就是我们以白血病为代表的骨髓增殖性、肿瘤疾病,这两大疾病从血液系统研究是代表着非常有力的研究模式。我们做这个研究,我给大家简要的汇报一下,正常造血干细胞细胞能力调控非常严厉的,维护它的细胞的静息状态和边沿的稳定性,当这个细胞暴露于应激的环境,例如化疗、放疗甚至其他的理化的,这个(英文)增加以后,通过降低氧化物,可以增加它的植入效应,如果这个细胞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如果它获得了生长的特点,特别有一些表端的细胞在运用,就可以造成白血病,这不光是变坏的过程,如何受到抑制,其他方面后面再讲,在这里不解释了,这就是总的工作。

这个箭头大家肯定容易理解,对任何一个恶性增长的疾病,尤其是白血病,从正常病人分析,这是整个肿瘤生物学研究几十年半个世纪的事,我在这里也不多说,其实有一个科学问题大家可能关注比较少的,当这个恶变的系统已经形成以后,如何让我们正常的系统失能了,这个科学研究不是太多,所以我下面利用几分钟时间把我们近年的一些工作跟大家做一个简要的汇报。

这个就是一个白血病发生的从干细胞解读的模型,例如在以MLL这种白血病,从造血干细胞和个别主细胞它都有可能在获得突变的情况下成为所谓的白血病干细胞,进而白血病干细胞产生,我们现在临床上能够诊断疾病的所谓的(英文)就是(英文)细胞,来源于这样的罪魁祸首,我们几年前从临床的儿科同卵白血病,完全是两套基因组,就是两个对立的,严格的进行比较,我们抓到了两个都是真的自然严肃,一个是遗传的,还有一个(英文)的突变,这是一个遗传来的,如果把遗传融合蛋白放到正常的干细胞,能够治病。这两个如果把它拿掉以后,就可以足够引起白血病,这个就是一个发表的工作,我就简要的说了。

还是回到我刚才想汇报的问题,当正常的骨髓发生了突变的白血病细胞,白血病细胞如果是扩增了以后,为什么正常的造血细胞就失能,白血病细胞如何获得优势,第二个对正常细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它不长了,第三就是周围环境怎么变,问题比较大,比较多,我如果发表这个工作就很快给的大家一个总结,这就是前年的工作,我们用了一个新的白血病模型,这个白血病模型是什么呢?体内模型不需要任何的处理,完全正常的小鼠,我们就能诱导百分之百小鼠发病,在这个模型下可以观察正常造血细胞是怎么变化的,过去白血病研究主要基于用放射线照完以后再打白细胞,这样临床性相关性比较差,我们叫非照射性模型,效率很高,我们都做出来了。用这个模型看我们总结出来,在白血病发生过程当中,从最原始的造血干细胞到各类主细胞发生不同程度的受益,其实受益程度最低的反而不是我们现在讲的最原始造血干细胞,它是相对被保护起来,你看有一个受益非常强大的就是红细和聚合细胞,你看它和造血干细胞之间形成巨大的反差,这与临床发生的病理现象也是比较吻合的。进而我们发现为什么造血干细胞在白血病发生过程中能够相对自我保护,其中有一个细胞学机制就是造血干细胞几乎百分之百都能够处于所谓的静息的状态,这是它重要的保护机制。有趣的是,这种干细胞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拿出来,再移植的话,它的功能是完好无损的,这是个好消息,在我们许多白血病当中,在一定时间内,造血干细胞没有任何供养,化疗就是造成了很大的(英文),如果过了这个界限效果并不好,比如说老年白血病治疗为什么不好,因为他的功能上有不可逆的现象,我想他的基因表达显然有比较大的变化,我们找到了一批什么基因能够在造血干细胞极度受益受到作用,我们找到三个。其中第一个举了一家例子(英文),已经在白血病领域报道,我们这个阶段就是EGR3,这个解读在体内为什么白血病过程当中,造血干细胞能够维持这样一个静息状态,进而移植到新的环境当中还能获得造血重建的功能。

整个这样工作总结正常的骨髓在白血病骨髓当中,实际上通过一系列调控分子的抑制作用,进而处于休眠的状态,保护了自己,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我们目前还有发表的工作,造血干细胞周围的聚合细胞表达(英文)起了更重要的作用,另外就是它的下游,就是红细聚合系怎么变化,我们有一个系统的,你观看造血干细胞显然是不够的,我们近期工作对红系、聚合系乃至其他系列的作用。总的来说红系作为一个重要的因子,起了重要的作用,另外我们的工作白血病发生过程当中,干细胞也再被教育,能够以致造血主细胞的生成。

下面我就想利用几分钟稍微跟大家讲一个,最后我们做研究有一个结点,你希望在治疗上能够提出一些新的策略,了解了在白血病发病过程当中,正常造血干细胞处于受益的状态,我们最终还要做到一个能够让白血病细胞能够被消除掉,这个图片大家看的比较清楚,我们通过什么办法能够有一个选择性的杀伤,能够让白血病细胞死亡,甚至能够被促进、生长,其实大家目前讲的所有临床上所谓的医学,一旦治疗有效,大家会解释这个事,每一个靶点有效了,其实反过来去推,从生物学角度,在座很多无数人找到很多个靶点,其实目前很多解释是有点片面的,他没有解释除了恶性细胞意外的机制,对血液系统来说,这个药物正常造成什么作用,对整个血液乃至对免疫系统什么作用,对微环境什么作用,这种药物不多,而且我个人认为所有有效治疗肯定四个方面都有它的合理性,不是一个简单的分子靶点就有效,我个人感觉到应该全面的来剖析所谓的很多有效药物的机制,没有药物的机制。

在这样整个思路下,我们这几年做了一个稍微另辟蹊径,利用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重编程的现象,不是研究细胞再生,而是把它作为一个手段研究癌细胞的变化,这就是中国人讲的点石成金,我到今天还没看到金子在哪里,但是(英文)包括后续的技术在生物学上研究价值也是同样的巨大,在这个思路下我们用了重编程技术,在十几年以前我和高老师他们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能够回到整个状态,本身这个现象跟我们剖析所有细胞表观揭开面纱,带来无法比拟的作用,所以说在我们2006年很遗憾,(英文)国际上纷纷都在做(英文)来重编程,大家知道,最终的因子,两个著名的矮基因,这两个所谓的基因跟癌症的关系也是蛮大的,我自己用这个语言,这个技术诞生最初,就和癌症触发是分不开的,我们想矮细胞是不是在这样的刺激下变得更加恶变,另外还有一个有趣的生物学问题,白血病能不能重编程,几年前我们做了一个实验,也是用刚才的白血病模型,但这个老鼠不一样,我用高老师手里四个因子,我们加了一个(英文)以后,我们的工作也算是第一次报道,一个恶性细胞能够在是非因子作用下回到(英文)的状态,很有趣的,这个小鼠在两个月之内无一例外又发生了白血病,其实我们就能看到从正常到恶变,恶变又回到相对正常,又恶变,用这个系统进行剖析,恶性细胞和增强细胞到底差别在哪里,可能不简单是一个(英文),有的时候不是那么精细了,因此这个模型可以给我们研究矮细胞和白血病细胞,特别是白血病表观带来非常明显的,从编程效率低的可怜,不到十万分之一,其他细胞怎么办呢?所以我们带着这个问题,其他细胞在重编程作用下发生了什么改变,如果发生改变,我更关注是第一个问题,我们还是用同样的模型,我们就把这个4F因子的模型,进行诱导,在体内非常有趣,在不同阶段,把这个老鼠喂了以后,小鼠其实能够被挽救回来,特别在白血病细胞比较少的时候,老鼠全部能挽救回来,这就是发生在几天之内,白血病细胞就没了,这个现象和我们想象的现象,我以为白血病发生的时候,会让它更加恶化,反而白血病细胞消亡,白血病细胞这么多,到第七天就星星点点了,没了。大家问到是不是你这个现象就在这个模型有用,不是的。

我们也做出同样的(英文),这是我们给的一个词,我觉得这个现象还是比较好的,它的机制何在呢?在座的肯定关心什么机制,我们首先讲到一个恶性细胞体位消亡,是不是满意细胞把它清除掉,免疫反应细胞比较剧烈,第二凋亡细胞反应比较剧烈,拿掉以后都没有产生根本的影响,这就是可能它不是一个免疫细胞起的最重要的作用,加了这个(英文)以后,4个因子表达,两天之内细胞大规模的死了,四天就没了,这么一个基本的现象。与白血病紧密相关的,大家还记得刚才我说的白血病干细胞,这个实验就证明白血病干细胞对这个打击更加敏感,差别非常大。另外它的基因表达也提示了,与白血病干细胞相关表达一些基因,它和这样一个处理是成了一个互相关的,显然又回到我最初讲的那个概念,正常干细胞我们用同样的处理,用不同的方法,体内体外都发现它对这四个因子的刺激影响是小得多,当一个小得多和非常敏感两个细胞放在体内的时候,显然反应最敏感的细胞要把先期杀掉,就是这样简单的逻辑。总结一下它的(英文),我们正常造血干细胞,重编程的效率是正常的高,白血病细胞极低,到白血病干细胞几乎不能,相反它的凋亡非常敏感,所以这是一个简单的现象,我个人感觉可以作为一个新的(英文),进一步认清白血病干细胞表观的行为,另外可以从这个地方找到白血病的分子机制。

其中我们通过(英文)的对比,特别是白血病细胞和正常细胞对比,在白血病细胞变化特别敏感,尤其是(英文),另外我们一直把正常细胞和白血病细胞在一起比较的,有趣的发现也这个酶在血液系统表达和病人的愈后也是紧密相关的,我们把这个作为一个切入点,用了一个小分子(英文),也能够杀掉白血病细胞,而保护正常细胞,最后还做了一个有趣的事情,用邓宏魁教授的七个小分子,我们把他们的七个小分子在体外做一下,一定程度上模仿了因子的结果,这个现象本来是想让白血病细胞,绝大多数细胞是选择了自杀这样一条路,这样不是很好吗?对找一些新的能够特意杀伤白血病细胞的小分子也罢,或者其他的生物学,提供了比较独特的研究平台。

总的来说我讲这个工作,稍微给大家做一个研究,就是这样的基本工作,总的来说我们就发现,白血病干细胞在(英文)处理以后,绝大部分细胞选择了凋亡,而正常细胞对这样处理相对的不敏感,显然对它的机制,从我们目前做的能够追溯到的,这几个酶的小分子有可能对我们将来的一些白血病细胞的特意杀伤可能会提供一些新的治疗特点。最后我想主要讲一下这个工作是我已经毕业的陈辉学生,还有郝沙,以前重要的合作人,在这过程当中也是提供了非常重要合作的机会,最后谢谢大家。

提问:MEP是受益最显著的,红细胞、血小板是不是也是显著下降的。

程涛:当然当然。

提问:聚合细胞您今天提到它数量是下降的,但是(英文)是上升的,聚合细胞主要是作为一个功能性的血细胞,分离血小板作为细胞白血病的微环境。

程涛:聚合细胞增高了,但是白血病的聚合细胞减少了,存在这样没解决的问题,我就没敢说数据,确实是这样的,但是聚合细胞传统认为,近两年的报道认为它是在血管共同来调控造血干细胞,也不排除有可能不是血小板,但是抑制作用还是存在。

提问:最新发表的问题肺部存在的聚合细胞。

主持人(周琪):我们下一位报告人是北京大学的邓宏魁教授,宏魁为我们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是最其中的杰出代表之一,他报告的题目是化学诱导的细胞命运重编程,我们欢迎邓宏魁教授。

邓宏魁:谢谢周琪的介绍,还有谢谢论坛的邀请,特别荣幸今天有机会在这儿跟大家讲一下我们过去几年做的工作,今天主要讲化学小分子诱导的细胞命运重编程,细胞的命运是怎么决定的,在分化过程中,尤其是我们感兴趣是怎么样可以将来操纵和改变细胞的命运,尤其是这些细胞怎么样能够从编程回到早期的状态,在早年重要里程碑的工作,知道细胞命运改变是非常简单的技术,前面周琪也提到过去十年里面最重要的里程碑式的工作是(英文)的实验室,在过去十年里面,(英文)成为一个主要的研究的工具,在过去八年前我们开始在想,未来是不是能够开发下一代重编程的技术,为什么我们这么感兴趣不用(英文),因为化学小分子,第一个小分子化是没有插入基因组,尤其小分子是(英文)非常的(英文),尤其是小分子的组合是可以非常(英文),很多细胞命运的通路,同时(英文)相对来说是面临着比较大的挑战,新发现的小分子可以作用研究工具发现一些新的细胞命运改变的机制。

所以早在八年前我们开始在做(英文),最早做的时候相对比较容易,发现了一系列的小分子,这些可以替代掉(英文),把这些小分子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英文),就可以替代到(英文)三个转移因子,只需要里面最关键的(英文),就可以产生ITS的细胞,这是我们7年前发表在杂志上面的,根据几年的努力,我们找到一系列小分子组合,最后实现能够(英文)。2013年我们发表这个工作以后,过去四年工作主要是研究(英文)分子机理是什么,主要在分析这个过程不同的阶段和优化,包括(英文)分析新的表达,因为这个工作也是已经发表了,2015年初步画出来(英文),主要找出了中间有一个关键的阶段,这个阶段表达相应的转移因子,这样早期的中间的状况,(英文)中间的状态是由这么几个基因决定的,两个过程是走了不同的中间的状态和(英文),研究这个分子基因里面,最重要的发现是什么呢?当把这个细胞通过OCT4到中间状态,下面怎么把它最后实现成(英文),发现其实是很容易在这一步里面,只需要(英文)SOX2,就可以产生出(英文),或者通过(英文),就可以把它(英文),取得一种平衡。所以我们认为这个平衡也是很重要的,因为今天也没有时间过细的讲,就把这个样片讲一下。在这个(英文)加上SOX2可以产生IPS,从这边走加上(英文)或者加上其他的也可以产生IPS,而且这两个之间存在一种所谓的(英文),所以是一个很好的(英文),用翘翘板模型来理解。今天我看雪涛坐在底下,这样的翘翘板模型不仅对IPS,包括免疫细胞,细胞特定的阶段,特定功能状态,实际上都是某种(英文)之间的一个平衡,如果你要改变细胞命运,实际上是打破(英文),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基本的范式来理解细胞的维持、改变和平衡。

重编程领域很大的变化,过去十年我们(英文)做的是先变成IPS,再产生不同的功能细胞,在过去几年里,实现类型的转换,其中一个发表最好的例子,应该是2010年的时候(英文)发表的,用四个转移因子,加上三个(英文)变成一个功能性的,所以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看到这个工作,在问是不是同样的能找到小分子可以替代掉这几个小因子,后来找到的大概是四个,F、I、C、S,把这个组合在一起可以替代掉四个的转移因子,这工作也是2015年发表在Cell Stem上。这几个故事的例子告诉我们,用(英文)可以成为一个(英文),改变细胞的命运,得到的基本规律大概是这样,(英文)不是一个(英文),是几个(英文)的组合,加上IPS简单的小分子,就形成一个充分必要的条件,可以改变新的细胞,这样其实我们现在理解细胞的命运,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的好,都可以来改变这个细胞特定的状态。

下面我会讲上个月我们刚发表在Cell Press上面的工作,产生了新的(英文),推事具有胚内和胚外发育的情况,1981年最早(英文)建立了第一个小鼠细胞系,在过去30多年来被广泛的用来做基因小鼠的基因消除遗传的工作,经过了17年的努力到1998年,(英文)建立了第一个人的细胞系,在整个领域里面得到广泛的应用,开发新的治疗的一个工作机制,但是用这个胚胎建立这个细胞系,在我们实验室用了十几年,里面有很多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英文),好比我实验室做胰岛素分泌细胞的分化,他们发表的一些(英文)我们实验会一般不会去重复它,因为我们实验室用的跟他们一样的,很难在实验室细胞系上重复他们的工作。在我们实验室里面的学生,好比做胰岛素分泌细胞,你在读研究生五年过程中,细胞是(英文),养着养着尽快冻起来,过了半年以后,就把原来冻的细胞拿出来,而且同样一种细胞性里面,如果你做(英文)分析的话,里面也有高度的抑制性,这是给未来的应用带来很大的空间。早在1981年的时候分离的(英文)形态上不一样,小鼠干细胞是隆起的状态,人的干细胞是扁平的状态,在过去20年里面大家知道很多方面不同,除了形态不一样,干细胞的能力,做(英文)可以长起来,但是人这方面干细胞传干能力非常弱,培养条件是非常不一样的,包括(英文),包括用OCT4基因,一个是用的远端,一个用的近端,还有(英文)早期在里面嵌入能力很强,人的细胞嵌入能力很弱。最早大家简单的认为很可能就是不同的物种之间就是性质上的差异,但是后来在十年前有两个(英文)发表了工作,其中一个(英文)实验室,他们在小鼠上分离到新型的干细胞,命名为叫(英文),这是传统意义上的(英文),一个在着床前,一个在着床后,分离到新的干细胞,大家才意识到,我们过去十几年里头用的人的胚胎干细胞,实际上相当于这个(英文),所以在十年前,后来尤其在(英文)实验室后来提出这么一个概念,有两种不同的状态,这两个状态NAIVE更有优势,当人的胚胎1998年建系以后,是非常难的,人的胚胎干细胞是(英文),有很大程度上的(英文)。

这样整个领域在过去十年里面非常多实验室都在做,是不是能把真正意义上人的胚胎干细胞做起来,其中最有代表写的工作是以色列的实验室,几年前发表在(英文)上,我们一直坚持做这个,其中一个大的差别,NAIVE用的是远端的,(英文)用的是近端的,所以我们根据这个(英文)进行(英文),另外一点NAIVE和(英文)的差别,我们做了长达几年的努力,最后找到了简称L、C、D、M,这也是一个新的小分子,查文献的话这两个研究的不太多。找出来非常有意思,用这个如果把传统意义上的(英文),我们管这个细胞简称叫EPS,也可以用人的胚胎从头建系,可以建出EPS,也可以用(英文)养出所谓的(英文)得到的EPS。比较神奇的是这个(英文)同样的可以做MC的EPS,这个也是比较神。

得到这么一个,后来我们发现人的EPS像传统的造血干细胞也有三个胚胎层的潜能,体内和体外的分化有什么差别,差别比人的传统干细胞要快,这个是全世界用的两个最广泛的细胞系,一旦(英文)和EPS可以做(英文),所以变成了一种相当于传统意义上的MC的EPS。这个基因组稳定吗,我们在体外传了两年,我们找到了一个新的(英文),很重要一点是(英文)EPS新的类型的,传统意义上可以产生三个胚层,传代速度和传代方式(英文)在过去几十年里面我们做出的MC都能达到早期的胚胎组织,但是不能产生胚外(英文)这样的组织,当我们第一次打到体内的时候,我的学生告诉我一个很兴奋的结果,我们第一次看到(英文)可以产生同时胚内和胚外,可以看到这是传统意义上的MC,做了近40次的实验,一个都没有,在这边可以看到高比例的同时的,给胚外的组建。

在研究(英文)一个很重要的,同时产生这种分化,必须严格的在单细胞上面进行验证,你标记单个细胞打进去,看能不能同时,好比在植入前和植入后,能同时产生胚内和胚外的,所以我们把这个MC的EPS标注了荧光,胚内是(英文),胚外是(英文),可以看到这两个单个细胞打进去,可以看到同时产生胚内和胚外,这是我们统计学数据,做了30%的实验,能够看到同时胚内和胚外,(英文)就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同时具有胚内胚外的现象。在后期可以把小鼠的(英文),这里面大部分的细胞是来自于,一个细胞打进去的,标记的EPS的细胞,这个(英文)里面少一点,因为(英文)本来在分化过程中有一部分是胚内,有一部分是胚外。这些胚外的组织,仔细研究了很多(英文)简称CPA,我们用一个细胞打进去以后,可以看到这是在植入后,可以同时看到EPS来源的胚内组织,也可以看到(英文),这是一个示意图。

小鼠实验一个比较严格的实验,能产生近种系嵌合吗?新产生的EPS嵌合能力到底怎么样,是不是做的比以前传统意义上做的更好,我们第一次看到一个细胞打进去,可以产生近种系的嵌合,而且近种嵌合效率非常高,今天这个图片放到这儿,我们已经做了4倍嵌合,一个细胞打进去,这个细胞的嵌合能力超过了原来意义上的。人的EPS能产生叫(英文),因为过去几年里头,包括HUMAN几个实验室都发生了(英文),产生所谓的NAIVE,就是打到体内没有嵌合,人有没有一定的优越性,我们打了一个(英文),可以看到胚内和胚外,主要是看CDX。如果打进去,这是做人和的染色,这是我们标记的习惯,因为在早些这个嵌合是5天因为脑子这个部位可以用抗人的(英文)来表达,GATA4是心脏的领域,SOX2是脑的领域。大家最近很关心人的(英文)打进去,会不会打到猪里面,异种,产生器官,或者人形化的小鼠,我觉得EPS,尤其在迁和能力上面有巨大的优势,我们研究EPS到底跟(英文)有什么不同,这是目前已经发表的,这边是我们人的EPS,MC也是这样的,跟传统意义上的(英文)。在(英文)上也不一样,我们看了一下H3K27,比传统MC要高的,跟人的传统的(英文)是要低的,尤其是在一些分化基因上面,这个工作还在继续进行。

分子机理我们也做了一下,是两个全新的(英文),其中一个(英文)是pathways,这也是跟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英文)分子机理不同的地方,所以今天简单讲到这儿,我们这个最近上个月发表的工作,第一次获得在体外稳定的传代新的类型的,同时具有胚内和胚外的发育,第二EPS嵌合能力跟已知的要高的,所以我们把它命名为(英文),这是为了产生异种嵌合提供新的基础。

下面我们团队的主要工作最主要是学生杨阳,他去年已经毕业,在南京工作,坚持做了七八年的工作,另外就是李翔,赵阳、赵挺,主要是跟北大的(英文)实验室合作,谢谢大家。

主持人(周琪):再一次感谢邓宏魁教授。第三位报告人清华大学的沈晓骅教授,她今天的报告内容是长链非编码RNA、转录调控和干细胞多能性。

沈晓骅:感谢周琪院士的介绍,首先我要感谢一下晓虹博士的邀请和组织方给提供的机会,和大家交流我们实验室近些年的研究,我们对它的了解怎么回到生物现象的认识,比如说细胞命运的决定。实验室主要的(英文)我们最感兴趣的问题在发育的过程中,细胞的命运怎么(英文),我们感兴趣的是非编码的(英文),还有一些(英文)怎么去(英文)细胞命运决定的过程,我们主要是用(英文)多能行的胚胎干细胞为模型,去研究细胞命运决定中的一些转录的调控与机制。今天我主要讲在长链非编码,我们对RNA的认识,大家知道RNA一直被认为是基因表达中间过程中的产物,信息流从DNA到蛋白,我们关心基因主要是什么样的蛋白,蛋白执行什么样的功能,至于中间的RNA,我们觉得它只是在产生过程中的一个(英文)。所以RNA的领域一直是一个比较小的领域,但是RNA领域的发现一般都是,我总结一下RNA的(英文),它的发现基本上都是很大(英文),对生物学现象的认识,比如像(英文),都是获得诺贝尔奖的工作,自从长链非编码RNA在1991年出来以后,很少有几个(英文),对于(英文)和(英文),人们对于长链非编码的认识和对他们的兴趣主要是(英文)完成之后,发现在(英文)里面,编码(英文)非常少,它的Exons只占了1%,剩下的50RepetitiveRNA,其他是干什么用的,虽然只有1%的编码代码,不能够解释这个(英文),更别说(英文)个体之间的差异。我刚才说了80%被转换出来,大部分都是非编码,这是2017年(英文)他们发表了一个工作,大概有不到28000个LicRNA,这个工作基本上已经超过(英文)。对于这些了了LNCRNA,它的一些特性和MRN很相似,表达水平比较低,经常有(英文)的特异性,我们现在研究(英文),这个领域的(英文),这是我的看法,因为它很多,我们对它的功能大部分了解,水平很低,到底有没有生物学的功能,还有LNCRNA那么多,我们研究(英文)五六十年了,但是长链非编码RNA只是刚刚开始,它也那么多,我们一个一个去做,什么时候才能做完,所以我们有没有一种方法,像研究蛋白一样,有(英文)等等去对它进行一个分类,去系统的认识,这个层面非编码RNA。还有一个因为这是新兴的领域,我们对它的机制了解是非常少的,主要的问题就是一是时间,二是我们没有手段和方法,现在(英文)的方法,我们知道可以在细胞里面做(英文),这是很好研究它的功能,另外我们缺少生物化学、生物物理研究(英文)。

下面我讲的工作LNCRNA在转录调控中的作用,因为蛋白编码相对在(英文),但是(英文)确实非常的(英文),所以我们可不可以(英文),这么多(英文)的存在,它是不是代表一个长层面调控的信息,去调控非常精确时空的蛋白编码的表达,造成了不同生物体(英文),还有其他的一些行为上的(英文)。今天我要举三个例子,这里写的一个(英文),还有和(英文),去说服大家,这个LNCRNA它的顺势调控作用是(英文)。

第一个例子已经发表了,这个LNCRNA是一个(英文),主要是自己的(英文),通过在细胞系里面做(英文),(英文)能够抑制(英文)远距离的互助,从而去抑制它的表达,所以我们提出这样的想法,这个想法也是基于邓宏魁老师的翘翘板模型,(英文)作为一个(英文)的作用,去调控,去(英文)基因的表达,洛伊这个LNCRNA Haunt是(英文)新的表达,从而参与到胚胎干细胞的分化中来。

第二个例子是一类LNCRNA,我们称它为(英文)的LNCRNA,这有一个蛋白编码,它边上有一个LNCRNA,是头对头的,向两个方向来进展的,首先LNCRNA它在基因组上上的分布不是随机的,靠近一个蛋白编码基因,非常有意思,赋予某一特类的功能,这些功能主要是跟发育和(英文)相关的一些功能,我们这里提出这些LNCRNA它在原位去调控它的(英文)的表达,从而参与到(英文)相似的(英文),这给大家一个想法,我们这也做了一个很小的(英文),在不同的(英文)体内和体外的体系体面,我们发现75%LNCRNA我们把它调低了之后,(英文)的表达都会出现异常的变化,但是我们做的这个(英文)还有(英文),我们发现只有20%会受到影响,所以就说明了这种调控关系LNCRNA,它对(英文)的调控关系,不是由于他们在(英文)离得很近,而是代表一种LNCRNA介导的调控在那里。

下面我给一个具体的例子,这个例子很深入做了一个(英文),这个(英文)是EVX1,上游有一个(英文)LNCRNA,都能表达,只不过大的方向不一样,一个正面一个反面,我们用了(英文)或者(英文)的表达,发现LNCRNA的表达都会发生下调,我们如果是在原位去表达这个LNCRNA,或者是把这个RNA的(英文)给它人为拉到(英文)的时候,发现(英文)对于调控它临近的蛋白编码都会起一定的作用。

这个是我们没有发表的数据,你会说如果你是(英文),会产生一些抵力它的,这是一个(英文)干细胞,还有LNCRNA(英文)或者是(英文)的细胞,这些细胞分化的时候都出现了一些分化的缺陷,特别是中类胚子基因,大幅度的下调,比(英文)还要严重,说明这个LNCRNA起到更早的或者是更(英文)的作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个(英文),我们想问的一个问题是,LNCRNA它伴随着(英文)的表达,这个LNCRNA它是一个原因还是一结果,所以我们就想很机械的看到在单细胞的层面看到(英文)和(英文)它的基因表达是否具有持续性,我们看到LNCRNA的表达先于蛋白(英文),所以横轴是LNCRNA的表达,纵轴是蛋白编码基因的表达,每一个点代表一个细胞,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在分化早期的时候,LNCRNA的表达已经开始了,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看到更多的细胞,蛋白编码基因的表达在第三天开始,所以LNCRNA的表达是先于蛋白编码基因的表达。

这个工作我们是去年3月份(英文),半年之后(英文)实验室在nature上发表了,LNCRNA是起着很小的作用,做了五个(英文),发现大部分都不影响临近基因的表达,所以他们认为RNA的(英文)可能不重要,但是我可能对这一点还是保留意见。另外一个工作是(英文),在剑桥的,报道和我们有同样的(英文)的现象。

下面我来讲一个正在(英文)的工作,这个工作是LNCRNA和(英文)的LNCRNA,怎么去调控,我们发现LNCRNA不仅趋向于和蛋白编码基因边上的排列,而且也倾向于在(英文)的边上,我们这里深入研究了一个LNCRNA,这个LNCRNA叫(英文),上游也是搁一个(英文)相关的ZFP281,我发现这个LNCRNA它也是和前面的hount,它主要是在(英文)上起作用,它在(英文)我们把它(英文)出来了,发现它主要是结合在自己的DNA上面,在(英文)的地方也就是它的(英文)的地方,有一个非常高的信号,实际上它对这个(英文)有一定的调控作用。

下面我们做了一系列的实验去看,这个LNCRNA是否影响,主要在释放值里面存在的,这个主要在(英文)LNCRNA的作用,下面我们用一系列实验,因为去看(英文)的有两个可以看的指标,一个是(英文),还有一个是K27的(英文),首先我们下面用了一系列去研究这个LNCRNA,这里用(英文)和(英文),你可以看到这个的表达全都下调了,这里说的是两个不同的(英文),下面说(英文)插入了一个GFP,所以这个地方还是有(英文),用GFP的表达,所以我们用了几个(英文),其中一个(英文)是(英文),我们在它的(英文)上游插了一个(英文)进去,诱导这个LNCRNA表达之后,可以看到(英文)。我们还用了(英文),直接的把这个LNCRNA用(英文)把它拉到这个地方来,拉到(英文)的地方来,看它是否影响(英文),说明了RNA的(英文)是起一定的功能和作用的。

下面是(英文),这里我给大家设了三个例子,所以刚才做的(英文),我们全做了,但是我这里就说三个,一个是(英文),这一系列的(英文)说明了LNC3的确是调控了(英文)。下一个因为(英文)是在LNC3的(英文)上头,会不会影响这个LNC3的表达,结果是不会的,这里给大家看一下,我们用了一个(英文),eRNA的表达,可以看到,但是LNC3的表达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变化,这里可以看到(英文)虽然不是非常的有效,但是也的确做到了(英文),这个地方LNC3都没有发生变化,LNC3没有变化,说明(英文)不(英文)LNC3的表达,伴随eRNA的下调,(英文)的表达也下调了,看起来很奇怪,雪涛院士已经皱眉头了,所以我们做了一个enCHIP,可能在空间位置是很相近的,如果很相近,我们用一个sgRNA到(英文)上面的时候,通过一个焦点,我们就应该能拉到(英文)上游两个(英文),Nanog都下调了,所以这个(英文)的表达。

下面我们要看LNCRNA是怎么起作用的,RNA要起作用,在西方里面没有裸露的RNA,RNA一定和蛋白,介绍它的功能,我们做了一系列的蛋白,用一种方法,用RNA拉蛋白,一般来说拉到几百个蛋白,所以我们做了三种不同的方法,拉到了非常低,之前有人报道过它可能会(英文),发现DDX5和LNCRNA(英文),在(英文)在DNA上面去,在这个区域的结合是上调或者下调的。

下面我们在这个(英文)体系里面做的,没有很显著的影响,在(英文)过程中特别有影响,LNC3都显著的降低了(英文),所以这边这是三个WT的细胞,我们怎么做,把(英文)的细胞,还有SE1KO细胞里面,再去做(英文)的试验,可以看到效率是显著的下调,在(英文)这个细胞里是什么样的,这个显示了两个,这是没有加DOX,也得到的一定显著的提高。

这是一个例子,在胚胎干细胞里面一共有230多个super enhano,其中有100多个super enhanc都有一个(英文),我们随机挑了9个,红色是表示super enhanc,边上有一个LNCRNA,说明了LNCRNA能够(英文)不仅仅(英文)的表达。

总结一下,我们这个工作要传达的(英文)是非常的简单,就是LNCRNA可能是一个非常普遍广泛的现象,特别对于那些LNCRNA,在一个蛋白编码,或者是一个(英文)边上的LNCRNA,这种顺势调控更相当于(英文),或者是DNA,除了我今天讲的这些,我把发表的这些跟他总结了一下,这么多的例子,不同的颜色表明不同类别,我们给它进行了一些分类,比如(英文)等等,LNCRNA都影响它(英文)的表达,所以了解这个LNCRNA顺势多少的意义在哪里,意义就在于推(英文)的功能,我们可以根据它边上的蛋白、编码基因,已知的功能去推(英文)。

学到第二点我们对基因表达调控的两点,我们知道有(英文),在DNA层面还有(英文),实际上RNA是代表了一个新的层面,(英文)它和RNA(英文)相比,它的好处是什么呢?因为它(英文)它的产生和降解都很快,而且能移动,所以就提供一个非常(英文)的方式,或者是(英文)。

下面我要感谢一下,几个工作是这四个同学完成的,最后一句话,DNA IS DULL RNAIS fasc。

主持人(周琪):第四位报告人是李伟,他的报告题目是新型干细胞在遗传、发育和进化研究中的应用。

李伟:各位老师同学下午,非常感谢主办方的邀请,能够在几位杰出的报告人后面作报告,今天我主要讲一讲我们所建立一些新型的干细胞在遗传方面的进化研究中的应用,干细胞是非常非常神奇的细胞,尤其对于早期胚胎干细胞以及其他形式的干细胞,所以它在疾病的研究,包括在生物治疗中非常非常的应用,刚才几位报告人提到了这点,实际上除了多能性之外,其实还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比如说基因组稳定的耐受以及凋亡的方式都是非常融合的,如果我们在体外去捕获这种类型的干细胞,把它作为一个工具在更多领域用。

首先我讲在单倍体中的运用,有非常长的历史,我们知道现在很多实验室都会用在小鼠,就是基于胚胎干细胞的能力,所以可以把一个遗传物质的修饰,从细胞水平传递到个人水平,这个技术也是在2007年获得诺贝尔胜利医学奖,包括用酵母,非常常见的模式生物,包括植物育种中,用的非常广泛,能不能去建立这个哺乳动物的干细胞,其实在30多年前的时候,剑桥的(英文)他们就测试了这个能力,他们发现可以在小鼠早期胚胎的存在,这就说明哺乳动物至少早期的胚胎的属性,我们知道对于非转化,除了恶性转化的细胞之外,对于其他类型的哺乳动物的细胞,单倍体,所以我们尝试从这个细胞当中建立单倍体的细胞,来构建一个单倍体的胚胎,通过胚胎来建立胚胎干细胞系,这种胚胎干细胞系只具有一个精子来遗传物质。同样的策略还可以用在单倍体胚胎干细胞,像胚胎干细胞具有多能性,有客观的自我增殖能力,同时具有单位性,这种细胞只有20条染色体,所以这种细胞可以把它和常见的(英文)技术结合,你可以非常快速的获得一个基因的(英文),做检测,同时可以把它(英文)基因技术结合在一块,我们知道胚胎干细胞分裂的非常快,你可以获得非常快细胞的,都含有一个突变,你可以用这个覆盖全新组放细胞库,去做筛选,单倍体细胞在发现的时候,最近我们筛选一些小的分子,可以抑制二微化,通过小分子的帮助,我们可以把单倍体干细胞,这种神经原表达成熟(英文)还有(英文)活性,所以这就意味着除了胚胎干细胞之外,其实体细胞甚至是中末分化的细胞也可以以单倍体的方式存在,比方说我们用单倍体的神经细胞做一个神经头性的筛选,是非常重要的神经毒性的来源,包括其他的重金属的毒性,我们在这里可以通过(英文)的筛选,可以筛到(英文)在内的神经毒性的基因,所以我们可以用单壁干细胞,当把它作为一个精子可以继续发育一个个体,所以单倍体干细胞仍然保留了精子的特性,这个就可以做新的转基因动物的途径,我们知道长期基于干细胞制定小鼠,需要依托于胚胎干细胞(英文),通过这种直接注射的方式,可以直接在干细胞上做各种各样的修饰,注射到细胞内或者进行修饰个体,这是个体上修饰的途径。

包括(英文)单倍体干细胞已经建了很多,同样可以在大鼠上建立,做大鼠的临床修饰,在临床学上讲细胞水平为我们提供了获得筛选的工具,同时它在个体的基因修饰水平上也为我们提供新的临床修饰动物的手段。同样我们也测试了(英文)干细胞的特性,只能替换软骨细胞支持个体的发育,我们看到细胞具有一定的特性,像精子干细胞从功能上可以去替代精子,胚胎干细胞从功能上可以替代(英文)细胞,支持个体的发育。所以我们在想,因为胚干细胞很难对它进行复杂的操作和修饰,有了这种配子特性这种单倍体干细胞,你可以用它来探索一些发育生物学的事件,这里我展示一个例子,我们利用单倍体胚胎干细胞去连接(英文),比方在爬行动物,这是巨大的动物类型之一,包括很小的昆虫蜜蜂,很多生物都用这个来做繁殖,非常有效的途径。对高等队伍来说,对哺乳动物来讲,为什么不具有这种能力,在哺乳动物进化过程中出现了非常独特的调控机制,就是基因组的应季调控,最终实现了本位基因表达的不平衡,比方对一个基因来讲,要么只从父源传递的,要么从母源传递的表达,导致对于一个基因来讲,只有父源或者母源遗传物体是有效的,其他遗传物体是没有效的。最后呈现非常独特的(英文)的状态,我们知道体内其他正常的细胞唯一呈现这种状态的就是PCG细胞,原生生殖细胞,所以我们在想,如果我们在这种细胞类型上给它做各种各样的修饰,我们就能够去研究应激修饰之后的,研究发育的功能。所以我们这里采取的一个模型,为了验证可行要制造一个双雌性,从雌性的小鼠获得一个卵子细胞,这是只同性小鼠获得的后代,就是对于哺乳动物来讲是一种同性的生殖方式。

这里可以很的展示出,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临床修饰,可以展示出这个东西,如果我们对这个干细胞不做任何的修饰,同性生殖或获得的胚胎在很早期就会发育停滞,我们做不同的修饰的时候,这个发育就会反复的延伸,小鼠胚胎发育期大概是20天,如果做一个位点的修饰可以延伸到13天或者19天,如果做更多位点的修饰,这个小鼠就能够正常的发育,能够存活下来,常规我们研究一个应激基因的功能,用(英文)的方式研究它的功能,这个就提供了一个(英文)方式的平台,你可以在上面把应激写上,看到对发育有什么影响。非常有意思我们知道应激的出现对于生长来讲代谢和发育非常重要的调控,但是为什么会进化出来这么一个机制呢?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理论,著名的剑桥大学化学家提出了非常重要的应激调控的进化的机制,叫亲属理论,对于父亲来讲,或者对于雄性来讲怎样保持遗传物质更好的传递,尽量获得生长优势,比如长得更大、更壮、更高,对于雌性来讲,获得一个平衡,所以要产生出一个新的机制去控制这个胎儿的生长,这样它可以自己优先存活下来,同时可以获得更多的胎儿,这样可以遗传物质更好的传递,在我们研究中也可以体现这一点,这是小鼠,同性生殖得到的小鼠,这个小鼠拥有非常健康的发育状态,就是有正常的繁殖能力,但是它的体重有20%的减轻,是因为我们有一个遗传位点没有做修饰,这个就是父源,缺少这个就比野生小鼠少20%。同样会在代谢上展现出来这个特性,代谢能力会变弱,但是寿命会变长,缺少这个基因的时候,它在生长会变弱,但是它通过调控代谢的方式获得更小的,这就说明这个(英文)不光光是在胎儿发育阶段起作用,同时在胚后调控作用也起作用,如果再回补回去的话,这个小鼠寿命就会缩短,这样体重会增强,就会获得更的运动能力和更大的体积和重量。

除了应激的研究之外,我们也是在考虑能不能去获得其他信息的干细胞,在自然界里头,我们会看到一些杂交的现象,这种杂交的现象在植物研究当中被广泛应用,比如像袁隆平先生做水稻,通过杂交水稻获得一些种子,然后在植物学生物研究里头,他们通过杂交的课题研究杂交优势的分子机制,通过分子机制做植物的育种,在动物里面,尤其哺乳动物里面,像骡子就是非常典型的杂交的个体。但是对于大部分的模式生物来讲,在进化上非常远的距离,演化出来了非常复杂的生殖的机制,比方对大鼠小鼠来讲,进化距离差了几千万年的距离,所以你没有办法获得一个很好发育能力的干细胞,这就是策略,我们可以从小鼠不同的细胞,从大鼠建立(英文)细胞浓缩在一块,可以建立一源胚胎干细胞。我们知道四位体在发育上是非常弱的,一方面基因组可以非常稳定维持这个,就像化学我们知道是21对,人是23对,同时作为二部胚胎干细胞也具有多能性,不用在体外分化成各种各样的细胞,也可以在大鼠的体内或者小鼠的体内产生嵌合体,包括可以形成非常早期的生殖细胞,但生殖细胞因为减速分裂的异常,染色体不匹配会快速的凋亡,这也为我们研究生殖隔离提供生动性的例子。

最后我讲一讲这种新类型干细胞可以用它做什么,随着基因组学的发展,可以把各种各样基因组做测序,去比对,1998年的时候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文章,把人和猩猩的基因组做了一个比对,发现98%的基因都是一样的,所以当时提出了非常有名的理论,物种的进化包括灵长类的计划,也是对于物种演化非常重要的驱动力。所以怎么样去研究表达方式的进化,非常重要的一个途径就是通过杂交个体或者杂交细胞来研究,其实我们在杂交细胞是做表达分析的时候,也会看到非常独特的表达模式,比方大鼠和小鼠天然存在表达差异的问题,这种表达差异在杂交细胞里面大部分会采用加除的模式,这种表达模式意味着表达调控采用了一个瞬时调控的模式,反过来讲是采用了(英文)调控的表达模式。通过这种表达分析理论上的探索,物种性状差异的分子机制,我们知道有的性状在物种之间是保守的,但是有的性状在物种之间有一定的差异,像我们做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其实像胚胎干细胞的多能性在体外维持过程中就会存在差异,所以我们可以利用杂交细胞的基因表达的分析,我们可以筛选出来,通常我们用这种(英文)表达模式,更多贡于不同物种之间的性状差异,所以我们可以找基因,来挖掘不同物种之间它的性状差异的分子基础,这里我们就在大鼠小鼠上找两条通路,在之前(英文)实验室也报道过,在大鼠小鼠身上存在调控,同时我们也找(英文)的通路,找差异性。

还有一个方式去研究失活,我们在哺乳动物当中,对于雌性为了保持跟雄性的平衡会失活,因为雄性还有个(英文),也不是绝对的失活,还有一部分基因会跑溢出来,有可能是父亲给了一个染色体,也有可能是母亲给了一个失活,在杂质细胞里头会采用非常独特的小鼠特用的失活,这就提示了在进化上小鼠的失活,通过基因表达方式,失活更多受制于C、D的调控,提供了非常丰富的(英文),利用这种数据去挖掘(英文)失活,可能和雌雄之间性状差异调控有关,这些性征的差异,有一部分跟性染色体有关,反过来会对雌性和雄性,尤其对雌性特有的性征研究会提供一定的帮助。

最后做一个总结,我们去建立这种单倍体干细胞,或者不同物种之间一元干细胞作为干细胞的工具,在遗传学里头,包括筛选和动物遗传上做的,包括发育生物学,对发育的调控机制,包括在进化生物学研究基因组演化的机制等等方面,提供一些新的工具和新的研究的模型。最后感谢主要跟周琪老师合作完成的,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动物研究所的胡教授,还有赵教授,这些老师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谢谢大家。

主持人(周琪):今天下午我们报告环节就结束了,下面是大家期待互动的环节,我们邀请Cell Press集团的杨晓虹女士,邀请下午四位报告人上台接受大家的质询也罢,提问也罢,你们愿意问什么问题都可以,是开放的。

大家看到了几位科学家跟杨晓虹女士都就坐,大家可以随意的提问题。

提问:我想请问一下邓宏魁教授,您的EPS细胞在体内的间隔率是比较高的,在体外分化的效率传统的IPS细胞也好有没有区别?

邓宏魁:正在做,在做(英文)。

提问:比如说(英文)这块,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在IPS细胞和EPS细胞分化过程中,ED阶段会不会受影响?

邓宏魁:因为我们先是做分化,都是用的(英文)。

提问:你们没有做过对比,ED阶段。

邓宏魁:过去几年(英文)在国际上通常不做ED,主流还是做直接。

提问:像他们是用搅拌器来做,您对它的效果,发表在Cell Press上面的文章,您觉得距离临床应用还有多远?

邓宏魁:因为他们的我们没有重复过,所以不太好评价过,但是他们的工作肯定比以前要往前走一步。

提问:想问一下,(英文)在Cell Press上面有一篇,不知道您关注到没有,他能够将EPS和IPS分化到(英文),那边的机制是落实到了,最后相当于是一个(英文)病毒的,想问一下您EPS的(英文)的表达。

邓宏魁:那个(英文)有下降。

提问:顺着这个问一下,是不是现在又把分化的细胞迈向了另一步,之前EPS和PIS都是在(英文)中外,三个角度,现在能够到配套外,包括说(英文),如果再往前延伸一点,有没有可能以后能够延展到(英文)小分子,能够将体细胞直接从人到生长,体外相当于由一个细胞重编程到一个能够发育成个体潜能的细胞,这一点您怎么看?

邓宏魁:这是一种可能,为什么我管这个细胞叫EPS,一个多形的干细胞,在(英文)里面细胞它的(英文)的影响,再回到早期不一定有这么强的(英文)。

提问:自我更新的能力没有那么强,谢谢您。

提问:我想请教一下沈晓骅教授,我读过您的LNC3那篇文章,您的文章认为大部分的对周围的一些基因都会有影响,但是2016年那篇(英文)实验室那篇文章,您说您保留意见,我看了您的文章好多数据分析,也是普遍的现象,很有说服力,为什么两个实验室观点比较,是因为定位不一样,还是说跟周围(英文)的位置有关系?

沈晓骅:这位同学问的问题很好,我讲一下(英文)那篇文章,他们一上来出发点也是和晓虹博士交流,LNCRNA,也是做了13个LNCRNA,首先是挑除,看看对(英文)的影响,大多数都是受影响的,这是(英文)。下面做了一个,想看LNCRNA对(英文)的影响程度有多大,没有做(英文),那么LNCRNA的确是以(英文),但是(英文)只有一个受到影响,其他的四个都没有受到影响,他就认为(英文)对于他的LNCRNA的功能和作用是不重要的,我觉得这也是一个(英文),但是我觉得一个(英文)有两个面,你做了这五个是不是具有代表性,如果这个结论能够被(英文),前面做的那些(英文)就是没有意义的,因为RNA的时候你看着是(英文),这个(英文)的功能,你在LNCRNA研究中做是没有意义的,可能这是(英文),还有一个就是说,是一个(英文),在什么样的(英文)下,它能起一个调控作用,到了另外一个(英文),虽然它表达,但是不一定起一定的调控作用,所以我觉得对于LNCRNA研究来说,一定要(英文),所以为什么你可以看到,经常几个实验室做的同样的基因,但是得到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有的说起作用,有的说是(英文),我觉得可能是(英文)不一样。

提问:还有一个问题,我看您的文章大部分LNC都是在核中的,就您看到的文章,您觉得(英文)蛋白会不会有影响,依您的判断是不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

沈晓骅:我觉得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今天我主要进(英文)的调控,并不是反对(英文),它有可能起到(英文),但是(英文),有这种可能性,因为有一些LNCRNA,比如说你(英文)它的时候,就有可能影响(英文)蛋白,有些(英文)而且还有些影响在(英文)上的,不是在(英文)上的,因为一个比较有名的例子,我忘了具体那个叫什么,UHL1,在(英文),所以那个就不是在细胞核里起作用,是在细胞质里,还有一些LNCRNA,比如说像雪涛院士做的LNCDC,可以在细胞核里(英文),促进(英文),肯定在(英文)起作用的一些LNCRNA,所以(英文)作用的确存在,但是了解(英文)目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去简化对LNCRNA它的方式有一个稍微比较简单的(英文)的了解,这个对于具体的每一个LNCRNA还是(英文)。

提问:我首先想问一下邓老师一个问题,您找的这些小分子物质是根据细胞我想把它转成某一个类型,可能需要什么东西,自己合成的,还是说我从现有的小分子物质,挑选一些?

邓宏魁:其实我们做的是一个(英文),通常的筛选是几万个小分子。

提问:这个小分子我不是特别了解,我想问一下,它天然就存在于我们已经人工合成了,还是说您知道它有问题,您想找这个小分子,就是自己合成这个?

邓宏魁:没有,有很多小分子。

提问:第二个问题您之前讲了纤维细胞可以通过小分子作用转变成神经细胞,我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它的效率高吗,还是只是能转效率不高。

邓宏魁:效率很高。

提问:第二个问题神经细胞它的功能是正常的。

邓宏魁:对。

提问:第三个问题小分子是纯纤维细胞转变成小分子细胞,只针对这一种类型还是这个小分子可以通用,可以把一个成熟细胞转化成另一个成熟细胞?

邓宏魁:对,我们发现它这个细胞转化里面有两个(英文),第一个把体细胞(英文)原有表达的给下去了,在这个基础上,再从重建一个新的(英文),下调的时候是基本相同的,如果变成肝脏细胞,就激活肝脏细胞,变成(英文)。

提问:我还想问一下程所,我是想问您,您说白血病干细胞在转变过程中,您直线的设想它有可能会变得更加强悍,毒性更严重,但是后来发现反而会增加它的死亡,我是想说,您觉得有没有可能会用到临床上去,作为白血病治疗的方法。

程涛:但是用的是大家最接受的(英文),概念上存在这样的情况,有很多这种组合,化合物也有很多,所以你说的是对的,我们在做这个实验之前,假如白血病干细胞更容易,经常把癌细胞当成已经是有点反主的细胞,肿瘤医院陈院士老讲癌症是什么,癌症就是体细胞想成癌症,我们把这个概念反而毒性很大,有点物极必反的感觉,所以回到一个相关的问题,我们在早期90年代做造血干细胞跟核转移的方法,其实也是发现干细胞转移并不高,国外报道跟我们不一样,他们是和稀泥的,他们干细胞、主细胞一起做,但是要拿(英文)的干细胞也是非常好的,确实我现在也不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文章还没发,还是蛮有意思的。

提问:我想继续请教程老师一个问题,请教一个关于干细胞定义方面的,都说干细胞最重要的两个特质就是(英文),每个老师跟我们讲课的时候都非常强调这个概念,以前我也是深信不疑的,可是有一次蹭别的课,那个老师讲到神经干细胞的时候,他说这个大脑在发育的过程中,一层一层往下分的,在后面一个阶层,一个层的干细胞,就很难或者说不能够重新分化为前面的那一层的细胞,当时觉得是不是因为干细胞它在层层分化的过程中,是在不断地衰老的,只是神经干细胞老的比较快,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人的神经很难再生的原因,在人生发展过程中,干细胞就慢慢分化成新细胞的能力就变弱,假如干细胞分(英文)的时候,还有(英文)变成一个A和B,我比较怀疑A是A吗,还是不是?

程涛: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有点纠结了,这个问题在座的人都能回答,我先回答,因为整个干细胞定义,就讲两点,自我更新、多效分化,但这两件事都是(英文),如果这个细胞不做自我更新,你也不知道叫干细胞,这就是咱们企业界也有很多产业的人,因为这里面有一个概念和实际你们看得到摸得着的,你讲的现象,从(英文)一直到我们现在讲的甚至某一个(英文)也有干细胞,确实不是一回事,所以我感觉到你确实抓到了我们领域的一个比较(英文),整个干细胞领域的定义并不是非常(英文),这就是产业开发,但是无论如何,两个功能定义没有变,一定要强调干细胞是哪个,是在胚胎,还是几个(英文),否则的话你要把它混为一谈,显然是咱们干细胞(英文),其他老师可以补充一下。

周琪:我觉得程涛所长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因为对于干细胞来讲,我们讲的是它的特性和潜质,但是细胞不是同时具备多种状态,它在特定的皮层,特定的时期就只有一种状态,所以对干细胞来讲,我觉得不要太纠结于这个概念,我们知道自己研究的是什么就好了。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邓老师,以前很多用药物治疗,小分子治疗,现在特别强调细胞治疗的概念,因为认为细胞它的副作用相对比较小一点,但是现在我看您在汇报的时候,很多小分子的物质都在与转移因子匹配,达到相似的性质,实际上您讲真的胚胎治疗的时候,神经特性或者其他细胞的特性,您并没有讲其他的,怎么排除这些小的化学分子以后副作用的影响呢?

邓宏魁:因为刚刚前面有一个学生也在问,(英文)小分子是这样的,小分子的体外比较容易,把它用到体内做成药是非常难的,有一些毒副作用,还有在体内很快被代谢掉,把一个体外很(英文)的在体内变成一个药是非常大的跨越,我们在体内用把细胞类型功能转换,打进去的跟小分子没有关系,小分子在体外只是一个工具,所以这样就正好借用了小分子在体外的优势,小分子只是个调配功能的一个工具。

周琪:我想问一下杨晓虹女士,从Cell Press角度来讲,雪涛提到了一个数字我也没听清楚,这些年中国在Cell Press发表的论文数量是不断增加的,有没有一种概念,我们目前重点的方向,是不是中国所有的都有涉猎,有没有基本判断近些年大概在Cell Press,中国的(英文)最多是什么,或者什么样的文章可以投Cell Press,有没有建议给大家。

杨晓虹:不敢说什么建议,确实过去这几年,中国的学者在Cell Press的和Cell Press和子刊发表的数量是越来越多的,这一两年很明显从质量,起码说阅读这个指标来说,还有下载量增长的非常明显,我们这特刊就一直遵循着一个很严格的规则,就是它筛选的时候只是保留了那些第一完成单位是中国国内的单位,还有通讯作者必须是国内的学者,这个是非常非常严格的标准。其实还有很多工作可能不是第一完成单位,第二第三,这种就更多了,或者是(英文),数量更大了。比如以特刊(英文)来说,2014、2015年大概一两篇多一点,但是到2016年差不多到了50篇,所以增长的幅度是非常大,另外中国科学报他们后来做一些后续的分析也是发现引用量增长很快,比如说发在校刊和(英文)来说,比较高的一些子刊的数目也比较多,这个确实是有数据支持的。因为我也做了很多前期的工作,我感觉中国的学者可能在一些新兴的领域是非常有优势的,在一些传统的方面欧美还是有优势,在新兴的领域,需要比较大量的资源投入和人员投入的这种(英文),我觉得中国的学者是非常有优势和竞争力的,所以有些方面完全不比美国和英国等这些传统的发达国家差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英文),因为中国的(英文),现在要后来居上,不能说所有的都均衡的去用这个力量,我觉得这个(英文)对中国本身也是重要的领域,从产业化转化,还有中国的名声等等,如果结合这些需求,这是个很好的事情。

但也有一些指标,中国目前来说并不理想,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英文),比如说我们经常在说,现在中国学者作为作者增长率是惊人的,我们平均每年投稿,从中国来的投稿差不多30%往上涨,但是作为被邀请作为(英文)还是非常非常少,中国的作者可能已经占到百分之十几,但是(英文)是不超过0.5%,所以这个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在里面,一个还是有很多可以去探讨怎么提升的,当然也包括科学的写作、表达能力等等还有经验,所以我觉得我非常希望能看到的,不仅仅是论文数继续的增加,我希望过两年能看到(英文)的是能够有一个增长。

周琪:从(英文)的角度来讲,只有文章大量发表以后,这些工作包括这些作者得到社会的认同以后,在(英文)数量才会有增长,这几年有一百多篇论文数量的支撑,相信未来(英文)的数量也会大幅度的提升。

杨晓虹:我还有一个建议,有时候有一些其他刊物的主编问我,我一个建议,中国学者的研究,有时候是需要积累,需要在同一个方向去积累,我经常会碰到一个问题,当然那些不是中国人,有一些编辑就来问我,这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他一看他每篇文章做的不一样,所以他们就很困惑,我觉得这是一个(英文),如果总是(英文),也不在同一个方向,有一定的积累,即便是说你不是(英文),但是从我的角度,我觉得是需要(英文),但是你需要(英文)。

周琪:对今天的学生和很年轻的工作者非常重要,人经常追逐热点,这很对,对新的技术,但更难得是坚持做一件事把它做事,我觉得刚才晓虹博士介绍的这点,真正在国际学术界,去判断一个人的产出和创造力的时候,这是更核心的,所以这是附送给大家的。还有一个问题,活动已经办了第二次了,以后还想接着办吗?

杨晓虹:我们和中国科学报社签了个五年的合约,所以起码还有四年。去年11月Cell Press主编在的时候,我们签了从2016年开始,还有好几年呢。

周琪:下一个问题问明年的找好了吗?

杨晓虹:还没有呢。

周琪:可以考虑一下科学院,因为许晓椿资金已经支持了,明年我们接着干。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我觉得这种场合,也是个交流和沟通,包括刚刚讲起来跟晓虹在听报告的时候,其实晓虹都讲,你现在做的工作,最好的一个研究的系统,而且独一无二,得天独厚,现在很多工作包括转化,包括血液,邓宏魁小分子的工作,后面还有很多延展性的工作,类似这样的应该同样的数据。

提问:我想问一下周琪院士,目前干细胞和再生医学是个热点,国家对这个项目也有非常大的资助,每年8点多个亿,您从基础研究往临床转化在转型,已经迈到了这个领域,所以我特别想知道您目前对临床转化以及国内的状况,未来的方向有没有大体的描述?

周琪:这个问题是比较难答,从国际进展角度来讲,现在我个人认为干细胞还处于不断打拼、打磨的过程中,哪个理论,哪个技术,哪个方法真正有效,还没有明确的方向,所以这么长时间中国在干细胞领域的,我认为很好的一件事情,第一做到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大家每天都在自己的领域里坚持,坚持会有产出,这个产出有一天大家会发现,不同的方式,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分化手段,不同的技术流程会有一个大家相对来讲比较客观的结构,到底我们应该到底往哪个方向走,在现在这个阶段里,我个人一直比较反对叫(英文)的临床,完全是没有到那个阶段的时候,一个早期误导你发展很可怕的事情,这个会导致什么结果呢?导致投资人会失去信心,导致科学和临床群体被社会所攻击,导致中国在干细胞领域被国际社会所唾弃,所以我个人觉得基础研究我们要继续,包括今天几位报告人讲到的重要的方向,我们要继续不断的前行,支持,一年8个亿10个亿都不为过,临床我建议包括在座的这么多企业,我们企业应该跟基础研究的同志们一起,携手并肩,比如说从真正规范的动物学,从真正临床的角度干细胞临床怎么设计,真正涉及到临床设计的时候,千丝万缕的,一个剂量,一个部位都有可能影响到临床的整个失败和成功,所以今天许总的团队,明远的团队,我建议大家还是在这个领域能够多坐下来聊一聊,多坐下来商量商量,谨慎地前行,我们宁可走的慢一点,也别走偏了,宁可走的速度对于公司而言肯定是很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个领域,健康成熟的发展,我可能大概做个全面的评价很难做,但我觉得这是我们现在努力在做的事情。

今天几位报告人各自都有各自的特点,李伟可能跟在座很多各位年龄差不多,作为80后有很好的产出,我也想让李伟从他自己这个年龄段的角度,来讲一讲,怎么去做科研,包括整个重要的工作,当时怎么想到的设计。

李伟:谈不上经验,其实刚才杨老师已经提示了这个方向,她就说我们中国人或者说中国的研究群体在哪一方面做得好,就是在一些新兴的领域可能做的比较好,所以我的理解就是,因为确实是的,尤其是欧美的研究非常的深厚的积累,我们也有一些自身的科学家他们有非常好的体系和研究的平台,所以怎么措施做的好,最重要就是你一定要做非常新的,比如你可以做五年之后或者四年之后,或者二十年之后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一定要做最新的,尽可能的超前,这样是最好的。

周琪:我是希望这几位学者,包括晓虹博士,能不能就你们自己目前,包括今天报告的方向做一个未来五年的展望,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在你们各自的领域里面,五年以后,给大家描绘一个图像,应该是什么样?从宏魁开始吧。

邓宏魁:我个人认为,因为我刚刚前面讲的(英文)很多问题,现在这两年做细胞,感觉更好做,估计未来五年以后,相当一部分的分化实验,用这个EPS做出来分化的功能,会比传统意义上的要好。(英文)里面会有很大的进展,也许有一天跟(英文)相提并论。

沈晓骅:这道题对来说已经在我脑子里想了千百遍了,我觉得这是时时刻刻自己都问自己,我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做这个事情的意义是什么,我这两天在大兴教育学院参加长江特聘的培训,跟我几个哥们儿在那聊说,如果你要是重新选择一个领域,你要选择什么,秦海就说他选神经,于力就说他选满意什么的,我还说我还选这个,因为我觉得我应该是干细胞里面的一个另类,干细胞再生医学是很好的一个应用,但实际上我真正认为干细胞是做非常(英文),但是多数人觉得做的没有用的机制上的研究,但是这个有用和无用的东西你是说不清楚的,没准一天就有用了,因为这个东西非常有用,我觉得对于人的行为的一种高级的行为的调控,神经,但我现在肯定到不了那个层次,干细胞从(英文)的了解来入手,我今天讲的这个东西只是一个开端,我觉得后面(英文)的东西太多了,很多东西回答不了,比如说LNCRNA,为什么在(英文)上面起来作用,为什么不会被转运出去,所以这是很好的问题。还有RNA和蛋白一起起作用,什么样的蛋白接到它的功能,我们做到(英文)上面去了,一般大家觉得很(英文),都是这样的机制,谁会在意(英文),(英文)很重要,还有(英文),但是你如果能够发现这些蛋白,实际上除了他们大家已经知道的(英文)的作用之外,它在(英文)整个(英文)里面一些新颖的功能和作用的时候,你发现很多的(英文),很多的惊喜,我今天没有讲,希望明年有机会讲,感觉science让我一步一步走下去,对自己(英文)的一种补偿吧,我觉得很好玩,真的很有意思。所以我对我自己的定义现在就是(英文)作为一个模型,因为他们在主要分化,然后去研究(英文)。

邓宏魁:因为别的领域不好说,我们做(英文)分化也做了好多年,离应用还有一定的距离,最关键还是它的功能不够成熟,五年也许以后会有大幅度的提升,也许某一个方面能(英文)。(英文)我补充一点,刚才学生问的都是在做筛选,其实没有什么规律可循,也许五年大量东西出来以后会有大量的(英文),调控细胞的规律。

杨晓虹:我对干细胞基本上就是完全外行,我本身工作是跟肿瘤相关的,所以除了和肿瘤干细胞、白血病接触的还比较多以外,对于这个问题我很难,我觉得我自己没有资格去提供什么好的建议。但是平常我是比较关心转化,怎么能够把基础研究能够应用到实际生活的知识,我希望五年之后能够在这个领域看到更多的,能够在临床实验看到一些(英文),我相信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因为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希望的手段,而且它能够用在非常多的领域,在疾病,在很多创伤等等,所以我一个是很想看到临床的转化。另外一个我记得前两天有人转发了一个微信的文章,担心的是未来不是中产阶级拼房,而是拼长寿,如果你有钱你可以(英文),最昂贵的比如再生医学的手段,让你长生不老,如果你没有那个钱,不在那个阶层就只能(英文),我还希望五年之后,我们能同时在社会的承受力,让健康医疗,让全社会都能享受到,不是只有某种阶层的人才能得到这种医疗的手段,我希望在(英文)的社会承受力上,在这个领域也有一些更近的研究。

程涛:周老师给的题目五年太短了,但是我个人还是非常乐观,咱们生活在好的时代,另外再生医学确实是(英文)学科,想起当年1997年(英文)出来核转移,很多人不相信,现在又相信,没想到十年以后又闹出个(英文),现在邓宏魁的小分子全部化合物,大家问的到底多少病人治好,往往医学问题很多人想的太短了,你看麦当劳这么多年才搞成这么一套线,何况一个新的治疗办法,大家期望值太高,期望值太高就适得其反,所以我个人自身感觉到中国五年更多Cell文章发表,会有一批新的方法,我认为肯定在五年之内有几个成功的,几个,到底多少我也不知道,肯定会有的,原有的项目,像我们血液学科有可能治疗非血液疾病,这是我感觉到的。最后也有相当一部分成功的企业,就像许总、吴总,但也有更多企业倒下。造血干,大家一般认为造血干细胞是血液病,其实这个还是把它定位低了,只有造血干细胞容易操作,进去就全身跑,我一直看好的是非血液性疾病,十几年前、二十年前有人拿它做(英文),是取决于当时基础现在,我们这几年应该从血液走向非血液疾病治疗,吴总中源协和还大有可为。

李伟:我自己是从读本科到现在接触生命科学,对我来讲过去一二十年最打动我的东西是基因组学的发展,对医学产生非常大的推动,从我的角度来讲我非常有幸学习到了干细胞工程,干细胞相对基因组学来讲更加独特,自己基因工程也做了十多年了,所以从工程学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解决一些问题了,比方说基因治疗或者细胞治疗,到未来我觉得可能就是合成生物学的发展,可能是真正能够媲美基因组学的发展,从我的角度来讲,我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新的系统,能把这些所有的体系融合在一个体系里头去做,比方我做一些人造的基因组或者人造的细胞,我觉得这个东西有可能会给我们提供一个新的理解生命的方式,因为现在我有一个朋友做衰老研究的,他经常会发各种各样的研究,怎么延缓衰老,我觉得我们现在对人的寿命上限,或者大概的上限其实是不知道的,所以生命科学其实非常有意思,它不像物理学,理论远远走在前头,包括过去十年,干细胞领域最大的发现IPS是个地地道道的试验体系,如果我们能够像基因组学再建立非常强大的一个研究的体系的话,我觉得有可能不光在转化应用上,可能对于生命科学理解有很大的推动。

主持人(周琪):刚才几位也都对未来五年做了一点点规划,我个人倒是觉得,因为这几个学者,尤其Cell Press对科学的推动都做了很多贡献,他们几个有代表性的,尤其是在基础研究,对未来一些新的学科体系的建设,尤其是在现代,大家可能很少意识到国际干细胞临床,60%以上是造血干细胞的移植,造血干细胞从血液系统走向非血液系统,这是个潮流,也是个趋势,IPS从产生到现在,提供了很多的理念,但真正的理念一定在临床基础上有意义,围绕个东西,不管是小分子还是未来新的技术手段,都应该是一个方向,而操纵基因甚至是更超前的,人造细胞都是开拓性的,所以今天我个人认为,今天来参加这次论坛,对于学生来讲,我希望未来五年应该慢慢的学会如何去找到一个科学问题,找到这些(英文)在做的这些成就背后他们思想是怎么来规划设计具体实验,只有这些做好了以后,才有可能有一天您可以直接跟晓虹博士,这些资深的学者打交道,能把你们的(英文)送到最好的刊物上,并且发表的时候让别人看到,因为任何一个工作,在我的理念,不论是Cell Press、nature,所有工作都应该是原创,在这样的概念里面,给大家最大的东西应该是科学的启迪,不是一个简单的科学进展的汇报和研讨。希望大家喜欢Cell Press的活动,我也看到陈总回来了,刚才您没在的时候抓着晓虹博士问问题,我说想不想办了,她说签了五年合同,最后有机会再给陈总讲几句话,因为中国科学报,这是以往的机关报,同样也是中国科学领域不断推动国际交流,国内合作重要的平台,感谢陈总推动了我们系列的活动,请陈总描绘一下五年,从出版集团的角度来讲,从中国科学报社来讲,未来五年有什么样的预期,如何推动中国的科学和社会学不断的进步。

陈鹏:谢谢主席,可能因为我夸主席帅了,所以主席特意放水给了我多讲话的机会,谢谢各位坚持,坚持到现在,我为什么走开,因为很惭愧,他们讲什么我听不懂,我是文科生,上次第一场活动的时候,我完全他们讲什么我就懵,我就在旁边得装着听得懂,还得点头,要不然的话我坐在那里好像身份也不合适,我实在是点头点累了,我就又出去了,不懂装懂其实挺累的。我们中国科学报是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还有中国科协的报纸,我们旗下有中国科学报,还有医学科学报、科学网,还有很多新媒体,我们很愿意为中国的科学的进展,特别是为中国科学家诸多,在各个领域新的发展,我们鼓与呼,这是我们媒体应尽的责任。

在跟Cell Press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跟他们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其实这个论坛最早我们是跟science谈的,结果science不如Cell Press动作快,后来跟Cell Press合作了,但是我们跟science也是好朋友,我们跟nature、science都有很多的合作,未来跟Cell Press这个活动会继续办下去,而且我相信会越办越好,我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大咖继续支持我们,谢谢你们。也希望我们在座的,现在在听他们讲的五年以后能不能坐到上面去,如果坐不到上面去,最起码请杨小姐给你们发一篇文章出来,这是我希望五年的愿望,希望Cell Press和各个子刊多给中国科学家机会,特别是多给在座年轻学者的机会,谢谢主席放水给我这样说话的机会,谢谢吴总,再谢谢许总,希望你们以后多给我们一点钱,我们就可以多办一点这样有意义的活动。

主持人(周琪):感谢陈社长,感谢中国科学报的同志们组织这样很好的活动,徐总和吴总你们知道夸人帅有多好了吗?夸人帅这么多的机会,我希望你们再一次站起来让所有同志们看一眼,你们支持的这个活动,希望你们未来能继续支持系列的活动,大家有共同交流的机会,感谢吴总和许总无私的支持。

作为一个大的主席实际这是我最轻松的一次,自己也不用作报告,觉得很开心,在百年的礼堂跟科协报的同志,跟Cell Press的同事一起享受他们带给我们学术的盛宴,时间到了该说分手的时候,祝大家今天学、听、讲都很愉快,也祝大家在这样一个老的漂亮的优美的环境里面享受一下午,没有觉得太累,同样也期待明年类似的活动我们继续相聚,谢谢大家。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火星甲烷神秘“消失” 意大利科学家抗议资助疫苗安全研究
韩国科学部指控高校校长滥用资金遭质疑 大气边界层污染垂直加强观测试验启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