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一尘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1/29 21:03:51
选择字号:
律师改变墨西哥考古

 

在新世界考古基金会总部,研究人员在扫描一个仪式雕像。图片来源:LIZZIE WADE

Thomas Stuart Ferguson躺在吊床上,但他确信已经找到了那片乐土。

1948年1月的一个晚上,墨西哥营地里连续下了5个小时的雨,3个同伴早已睡去,但是Ferguson跳了起来。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别人他看到了什么,于是他冲入倾盆大雨取来纸,打开手电筒,开始写一封信。

“我们在‘满地富’的土地上发现了一个非常伟大的城市。”Ferguson写道。根据《摩门经》的记载,满地富是尼法族定居的最早地区之一。尼法族是大约在公元前600年左右,从以色列到美洲的古人。

Ferguson确信,这些事件发生在古代美洲,但关于神圣土地如何映射到现实世界的问题上,争论激烈。《摩门经》只给出了零星线索,提及了一个狭窄的地峡、一条叫做西顿的河流,并南北的土地分别被尼法族及其敌人拉曼人占领。

源于宗教

经过多年研究地图、《摩门经》和西班牙编年史之后,Ferguson得出的结论是,这些故事是在墨西哥最窄的地方——特万特佩克地峡附近发生的。于是,他来到地峡东北坎佩切的丛林,寻找证据。

当团队聘请的当地导游用砍刀砍下了灌木丛,露出一条小路时,证据似乎在Ferguson眼前出现了。“我们已经探索了4天,发现了8座金字塔和许多较小的结构。”他这样描述他和同伴在特尔米诺斯潟湖西岸发现的这些遗迹。“成百上千的人肯定已经在这里生活过了。而这里以前从未被探索过。”

Ferguson是一名律师,但他也打开了窥探古代中美洲的一扇窗。他的探索最终刺激人们开始了更多探险,从而改变了中美洲考古学,发掘了该地区最早的复杂社会的痕迹,并探索了一个未被研究的地区,而这片区域后来被证明是一个重要的文化十字路口。即使在今天,Ferguson创建的研究所也进行着繁忙的研究。

回到那天晚上,Ferguson躺在吊床上听着雨声和远处的美洲虎咆哮,他确信中美洲文明是由来自近东的移民建立的。现在,他想如何能说服其他人?

当白人移居到西部时,他们发现了一些堆满了骷髅和文物的土堆,包括漂亮的陶器和装饰品。人们都在猜测谁是“堆建者”,以及他们是如何被其高雅文化所影响的。

《摩门经》也提到了一些古老城市,但没有一个在美国被发现。因此,在19世纪40年代,摩门教徒注意到探险家在墨西哥和危地马拉发现的玛雅城市废墟,并认为这些美妙的帕伦克遗址是尼法族建造的。

而在上世纪30年代,当法学院学生Ferguson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本科学习了解了中美洲文明时,他相信科学的工具可以让世界相信《摩门经》的真相。大学毕业后不久,他就开始在殖民时期的文件中寻找一些线索,这些文件记录了拉丁美洲的一些土著传统。

其中一个是在1554年由一群在危地马拉高原上的玛雅人的玛雅写的,他们说自己的祖先——“亚伯拉罕和雅各布的子孙”——曾经横渡过大海,到达了他们的家乡。Ferguson希望能证明以色列人曾经在美洲定居过。于是,他在1948年前往坎佩切第一次寻找考古学证据。“我们对《摩门经》观点的最终检验将是在地面上的考古工作。”他说。

当时中美洲的考古学家被一个问题所困扰,那就是文明是在美洲独立进化的,还是在其他地方生根。“在上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这些都是每个人都在调查的问题。”纽约州立大学考古学家Robert Rosenswig说。

进入墨西哥

1951年,Ferguson招募了考古学家探索中美洲文明的起源,并作为新世界考古基金会(NWAF)的一部分。第一个加入的是哈佛大学和卡内基科学研究所的Alfred Kidder。但Kidder认为中美洲文明是独立发展的。

杨百翰大学考古学家John Clark说,Kidder “被认为是20世纪最好的中美洲考古学家”。此外,应聘的还有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古人类学家Gordon Ekholm,他认为中美洲文明起源于先进的亚洲文化。

时间也刚刚好。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法刚刚被发明出来,而Ferguson立刻意识到它有追溯中美洲文化起源的潜力。“这是自考古学开始以来最伟大的发展。”他说。

1953年,Ferguson来到墨西哥恰帕斯州寻求帮助。为了启动搜索,弗格森租了一架小飞机,他和考古系学生John Sorenson(现为杨百翰大学退休教授)飞越了郁郁葱葱的低地。在该州首府东南15公里处,他们发现了恰帕德科尔索城的遗址和广场,这是考古学家所不知道的。

回到地面,Ferguson和Sorenson在吉普车上进行了为期10天的调查。“我们会从一个地方到一个地方,问这里有没有废墟?”Sorenson说。他们辨认出抛光的、单色的陶器和手工雕刻的、形状不规则的人类雕像,这与玛雅人制作出来的复杂而标准化的雕像是不同的。总之,他们对22个地点进行了调查,并收集了大量的史前艺术品。“在我看来,几乎毫无疑问,是尼法人制造的。”Ferguson在信中写道。

在恰帕德科尔索城的密集挖掘中,研究人员发现了石金字塔和古墓,以及大量陶器,这给宾夕法尼亚大学人类学家John Alden Mason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由于前古典陶器在任何地方都不常见,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科学贡献。”Mason在给Ferguson的信中写道。最终,考古学家报告说,该遗址可能建立于公元前1200年左右,可能与奥尔梅克人有关。奥尔梅克文化是一种早期文明,从公元前1200年到公元前400年,统治着墨西哥的墨西哥湾沿岸。

NWAF在科学的地位上有所上升,并且在1961年由杨百翰大学接手。Ferguson却变得沮丧起来,他之前确信会很快找到证实《摩门经》的考古证据。但结果事与愿违。但Ferguson时常访问墨西哥。但在67岁时,不幸死于心脏病。

宝贵财富

在Ferguson离开后的几年里,NWAF继续领导着发掘工作、资助研究生、公布大量的原始数据,并储存了考古收集。多亏了它的工作,这个曾经被认为是一处考古落后地区的地区,已经被发现是中美洲文明的发源地,也曾是一个经济和文化的热点地区。“如果不是NWAF,我们就对恰帕斯一无所知。”加州州立理工大学考古学家Claudia García-Des Lauriers说。

近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考古学家Richard Lesure分类出了他在27年前在恰帕斯的发掘出的陶器,该遗址是中美洲第一个已知的球场和精英住宅。在NWAF的支持下,Lesure花了近30年研究为何狩猎采集者会在这里定居下来,并在公元前1900年前后创造了中美洲最古老的复杂社会。

“他们的工作为我所做的每一项工作奠定了基础。”Rosenswig说,他最近在伊萨帕研究中美洲城市生活的起源。当他的研究生Rebecca Mendelsohn在2014年在伊萨帕发掘时,NWAF的原始地图成为一个重要的参考。“我对上世纪60年的工作感到惊讶。”Mendelsohn说。

NWAF仍然由杨百翰大学运营。但是,除了在总部禁止咖啡,在这里工作的考古学家们几乎没有注意到它的宗教根源。Gasco说:“没有关于宗教的对话。考古界对这里所做的工作表示敬意。”

Ferguson曾希恰帕斯海岸将成为一个十字路口,不仅是中美洲,也是全世界的十字路口。但是,随着研究人员更多地发掘并分析了该地区的遗址,他们就更加确信中美洲文明是从全新的世界起源中崛起的。对于今天的考古学家来说,这使得这一领域更加令人兴奋。Rosenswig说:“这是研究中美洲考古的最令人惊讶的事情之一,它是农业、复杂性和城市独立发展的6个案例之一。”

很难说Ferguson知道后是否一样兴奋。尽管他对科学充满信心,但他的目标是为他的信仰服务。一些摩门教徒仍在阅读他的书,相信他早期对中美洲的观点。其他怀疑自己宗教信仰的人也在他的故事中找到了希望。

但Ferguson的科学遗产,长期未被人们所认可,这也许才是最有意义的。“事实是事实,真相是真相。”Ferguson对这一原则的信念从未动摇过。(唐一尘编译)

更多阅读

《科学》相关报道(英文)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IPCC敦促采取紧急措施减少碳排放 两亿年前“龙”游南非
全球最大水稻基因库获长期资助 低剂量辐射潜在风险在美引发争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