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彬 许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1/9 8:31:16
选择字号:
高校国际显示度与话语权的“高”“低”杠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高校在努力提升国际化、培养国际化人才,但在世界教育领域中,中国声音却依然微弱。国际显示度与国际话语权不平衡的状态背后,是哪些因素在“作祟”呢?

■本报记者 陈彬 见习记者 许悦

“排名是否各大学自愿参加呢?”“您能谈一谈参与国际标准与规则制定的相关问题吗?”不久前,在西南交通大学的一间会议室里,一场规模不大却十分隆重的发布会正在这里举行。

这场发布会的主要内容便是发布2017年大学国际化水平排名(2017URI)。作为西南交通大学推进国际化战略的重要工作之一,该排行榜旨在反映高校国际化水平的实际情况,助力中国高校国际化工作不断向前推进。2017年是该校连续第五年发布该榜单。

在这份榜单中,国内各高校的总体国际化水平呈上升趋势,然而就在国内高校在国际上的显示度日益提升的同时,似乎高校在国际上的话语权提升还不显著,这该如何解释?又该如何破解呢?

国际显示度与国际话语权的不平衡

“经过研究发现,各高校国际显示度今年表现最好,优于往年。”在发布会上,主持排行榜编制工作的西南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大学国际化评价研究中心主任闫月勤在报告中提到。

据她介绍,对高校国际显示度的主要观测依据是QS、USU等世界大学排名以及各大学进入ESI前1%的学科数量和谷歌搜索量。从过去五年样本学校的平均分值来看,按照最高分100分归一化(一种简化计算的方式)计算,2013年样本大学国际显示度平均分为25.47分,2014年为26.22分,至2017年达到41.73分,基本上呈现每年递增状态。

这种趋势的产生,正是得益于我国大学在国际著名大学排名中名次的不断上升以及各个大学进入ESI前1%的学科数量的增多。

比如,在伦敦时间2017年6月8日,英国高等教育资讯和分析数据提供商QS发布的第14届QS世界大学排名中,我国共有39所大学上榜,并且其中有6所进入了世界前100名。在2017年11月的ESI国际排名中,北京大学位居国内高校首位,国际排名112位,入选ESI前1%学科总学科数达21个。而在2015年的国际ESI排名中,那时的北京大学同样是国内排名第一,但国际排名为137位,入选ESI前1%学科总数为19个。可以窥见,我国高校在国际排名中成长之飞速。

但在这令人欣喜的飞速提升中,有一点却难以快速提升,成为了我国高校国际化发展的短板,那就是国内高校在参与全球治理方面的“集体沉默”。

以国际标准的制定为例,一项2015年的数据显示,在当年所有的国际标准中,由我国主导制定的国际标准数量仅占总数的0.7%。而在这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由企业完成的。

对此,国际标准化组织(ISO)主席张晓刚曾表示,参与国际标准化活动也许首先要考虑的不是我们付出多少,而是要权衡我们不参与会失去多少。“标准的主导者一定是技术的领头羊,标准从不中立,它们反映了制定者的优势和创新点,不参与标准化意味着将话语权拱手让给竞争对手。”

具体到高校领域,闫月勤表示,我们所谓的高校国际显示度高,是在自己教育领域内与之前相比较有所提高,但是如果将一所大学放到国际层面去,在科研成果方面以及人才国际竞争力方面,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还是略为弱势的。“高校在努力提升国际化、培养国际化人才,但在世界教育领域中,中国声音却依然微弱。”闫月勤说。

那么,这种国际显示度与国际话语权不平衡的状态背后,是哪些因素在“作祟”呢?

国际组织参与度与主导权的掌握

2014年9月,在美国檀香山举行的国际标准化组织塑料技术委员会(ISO/TC61)第63届年会上,北京工商大学材料与机械工程学院副教授孙辉代表我国提出的吸收血液用聚丙烯酸盐ISO标准提案获得立项批准,并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孙辉被认命为工作组召集人。这是塑料标准领域首次由中国人担任此职务。

“在此之前,塑料领域的标准制定一直都是由欧美、日本等把持的,我们一般是将这些标准同等采用或修改采用,而这次是我们主导制定的标准,并且该标准已经于2017年8月正式发布了。”孙辉感到很是骄傲。

然而,这份“骄傲”却来之不易。

孙辉工作组所在的分技术委员会秘书处设在日本。不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行政上,他们联合美国、德国专家都为 “初出茅庐”的孙辉工作组设置了不少障碍。“高校国际化需要做到‘国际组织有职位、国际会议有声音’。在某些国际组织中没有一定的参与度和职位是很难提高话语权的。比如日本在塑料领域一直做得非常好,他们经过努力把其他国家不做的项目都承担过来,所以在塑料领域日本的话语权就会比较多。我们第一次申请制定标准自然会受到诸多的限制与阻碍。”孙辉解释道。

“一个国际组织规则的制定就是全世界的规则,如果不增加参与度甚至掌握主导地位,那么中国规则就很难推出去,很难有话语权。”闫月勤说。 值得欣喜的是,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我国科研人员在国际组织中的参与度正在逐步提升。比如,就在2017URI发布前不久,南开大学原校长龚克成功当选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WFEO) 候任主席,这也是该组织成立50年以来首次由中国人当选主席。

然而,对于主导权的掌握而言,仅仅“参与”是不够的。

“目前,我国自己创建的科技类、文化类、教育类国际组织,相较于美国的500多个,实在是太少。”闫月勤说,在这方面,我国与其他国家的差距很大。“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没有创办就没有话语权。即使我们加入别国创建的国际组织,成为一个成员,而不是处于主导地位,也同样不会有很高的国际话语权。”

高校人才培养与重视程度的不足

伴随着高校在国际显示度上的提高,各校在人才培养上下了大功夫,在培养国际化、复合型人才的同时,努力加强与其他国家高校的联系并吸引各国留学生来华深造。然而,2017年7月发布的《2017中国区域国际人才竞争力报告》蓝皮书却显示,中国国际人才竞争力总体水平不高,得分第一的上海竞争力指数也只是刚过及格线。总体上,中国国际人才比例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闫月勤表示,提高国际话语权的重要力量来源于人才,这就要看一所高校是否能够培养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但是很明显的,我国人才国际竞争力还是要弱于欧美国家。而在对国际人才的吸引力上,虽然来华留学生数量提升迅猛,但是数量仍偏重于亚洲、非洲等,因为我们政府的一些奖学金政策会吸引他们。”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世界一流大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程莹也直言,我国高校的教学、科研水平与高等教育强国还有显著差距,中国高校目前还无法成规模地吸引世界第一流的学生和教师。

除了人才培养上的缺陷外,对于国际规则、标准制定的重视程度不足,也是导致高校国际话语权低的一大因素。

“我国高校在国际上的显示度固然很高,但是对于话语权的重视却刚刚起步。”孙辉表示,在他的吸收血液用聚丙烯酸盐ISO标准做成之后,学校科研处在网上发出了新闻报道,这是一种重视,但高校并不将其视作高校教师更本职的工作。“牵头制定这两项国际标准耗费4年的时间, 如果把这些时间用在论文上,从科研考评的角度来说会更受高校认可。高校可能更看重教师教学和专业论文水平。”

复合人才培养与输送的双合力

高校国际显示度与国际话语权本应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存在,但前提是要达到一定的平衡。面对以上诸多因素的影响,高校究竟应该怎样做,才能够在国际显示度不断升高的基础上,逐步填补国际话语权的短板,逐渐达到平衡呢?

孙辉认为,要提高国际话语权,高校就要参与到国际组织中,提高国际规则与标准的制定意识;并培养一批“懂专业、懂外语、懂规则”的国际化复合型人才。所谓懂专业,就是具备相关学科知识,了解自身产品;懂外语,就是要熟练掌握英语,能够书面和口语流畅阐述观点,将思想传达出去;懂规则,就是要能够清楚理解、掌握、利用国际规则。

“其中,懂国际规则对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要想发出中国声音、制定中国标准,首先就要掌握国际规则。实际上,欧美对国际规则非常清楚,甚至很多都是他们自己制定的,他们是在‘玩’规则,是随心随欲地在驾驭规则。而中国在标准制定等方面刚刚起步,在琢磨研究规则的阶段,这就是差距所在。”孙辉说。

值得一提的是,每年的10月14日为世界标准日。2017年,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将当年的中国主题确定为“标准联通‘一带一路’,人才铸就标准未来”。据国家标准委主任田世宏介绍,我国现有标准技术专家超过4万名,但与标准化改革发展的要求相比,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需要大力培养和造就高素质标准化人才队伍。

也正是为了培养更多高素质标准化人才,近日,国家标准委和清华大学签署了战略协议,将在工程管理硕士专业学位中增设标准化方向的人才培养。

在闫月勤看来,我们把中国的教育标准传达给全世界,向世界教育交出中国方案,就是教育国际化的一个重要部分。“为响应‘一带一路’倡议,许多高校都通过人才培养、科研或者技术服务来参与进去,同时也培养当地的人才,这就是很好的参与国际事务、提升话语权的方式。”

《中国科学报》 (2018-01-09 第5版 大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发现迄今最早带不对称飞羽彩虹色恐龙 农场母鸡也爱美
美任命教育统计机构负责人 美国自闭症患病率趋于稳定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