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涛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6/2 9:30:01
选择字号:
饮水思源说容闳

 

■金涛

【这是近代中国政府派遣留学生的肇始。容闳功不可没,他毕竟是筚路蓝缕的第一人。】

现如今,到外国去受教育,即平日里常说的“留学”,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记得有一年在埃及开罗参加国际书展,在我们的图书展台前,不仅有许多埃及读者流连忘返,也经常遇到不少年轻的中国学子,真是他乡遇故知,彼此都分外亲切。交谈中方知,他们都是著名的爱资哈尔大学或开罗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望着这些可爱的充满朝气的年轻人,我这个“老家伙”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我由衷地对他们说:“你们真是幸运儿!”

非洲的开罗如此,欧美国家的中国留学生更是如过江之鲫。这当然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

说起留学,这个与中国现代化进程密切相关的话题,实际上可以写一本厚厚的书。近日从旧书肆淘得一本《近代中国留学史》,是根据中华书局1933年版重印的,作者舒新城,他的序言落款是民国十五年五月廿五日,可见这本书很有些年头了。该书开宗头一章写道:“说到近代留学的渊源,大家都推重曾国藩与李鸿章……但原始发动者却不是他们,也不是他们所说的丁日昌,而是毕业于美国耶路大学(Yale University)之第一个中国留学生容闳。”他甚至说:“无容闳,虽不能一定说中国无留学生,即有也不会如斯之早,而且派遣的方式也许是另一个样子。故欲述留学之渊源,不可不先知容闳。”

这位容闳前辈,究竟是何许人?这正是我感兴趣的。

从互联网上可以很方便地查到容闳的详细介绍,我手边有一本《容闳自传》。该书是容闳1909年用英文写成的回忆录,原名《我在中国和美国的生活》,恽铁樵、徐凤石合译成中文,名为《西学东渐记》,商务印书馆1915年初版。团结出版社2005年1月再版。

清道光八年(1828年),容闳出生于广东香山县距澳门仅4英里的南屏镇一户贫困农家。当时,澳门已被葡萄牙殖民者占租近三百年。西方传教士一直在中国沿海传教,并兴办一些医院和学校,以吸引人入教。道光十五年(1835年),7岁的容闳随父亲到澳门,入读教会学校——马礼逊纪念学校(Morrison School),后该校迁往香港,容闳亦随之到香港继续学业。1846年底,勃朗校长夫妇准备返美,临行前表示愿意带三五名学生一同赴美留学,并且“已与校董妥筹办法。故予等留美期间,不独经费有着,即父母等亦至少得二年之养赡”,解除了穷学生的后顾之忧。于是1847年1月初,容闳和黄宽、黄胜三人随勃朗夫妇前往美国。(后来黄宽因病返国,黄胜赴英国学医,回国后为著名外科医生)

容闳先入麻省之孟松预备学校,1850年考入耶鲁学院。1854年,26岁的容闳以优异成绩从耶鲁大学毕业,获文学士学位。为中国在耶鲁学院就读的第一人。

长话短说,容闳回国,曾在广州美国公使馆、香港高等审判厅、上海海关等处任职,后为上海宝顺洋行经营丝茶生意。然而他一生做的两件大事,对于近代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有着重大意义,他也因此当之无愧地留名青史。

头一件大事是筹建江南制造局。同治二年(1863年),容闳到安庆谒见曾国藩。1863年冬,受曾国藩委派,为筹建江南制造局赴美采购机器。1865年,所购100多种机器,“由轮船装运,自纽约而东,绕好望角直趋上海”,适逢“曾文正已与其弟国荃,克复南京,肃清太平天国之大乱矣”。这些机器共耗资六万八千两白银,由马萨诸塞州非奇伯克城的朴得南公司(putnane&co)制造,成为第一个洋务企业——江南制造局的主要设备。“建立机器局之地点,旋决定为高昌庙。高昌庙在上海城之西北约四英里,厂地面积约数十亩。此机器厂,即今日所称‘江南制造局’。其中各种紧要工程,无不全备者也。”1867年,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视察了江南制造局,容闳建议在总局内设立兵工学校,培养本国机械工程技术人员。“文正极赞许,不久遂得实行。”江南制造局在中国近代工业的历史地位,以及出版各类翻译图书为传播科学技术发挥的作用,限于篇幅,不须赘述。

容闳一生做的另一件大事,是建议清政府为培养现代化人才,将留学生派遣制度化。

渴望国家富强的容闳,深知欲改造中国必须选派优秀青年出国留学,以为国家储备人才。1868年(同治九年),他向曾国藩提议派学生官费赴美留学。“派遣之法,初次可先定一百二十名学额以试行之,此百二十人中,又分为四批,按年递派,每年派送三十人,留学期限,定为十五年,学生年龄,须以十二岁至十五岁为度……”曾国藩与李鸿章商议后奏报清廷获准。容闳在上海设立预科学校,并在沪、粤、港等地共招生120名。1872年夏末,第一批学生三十人赴美,詹天佑即是第一批留学幼童。最后一批留美幼童赴美为1875年。

这是近代中国政府派遣留学生的肇始。容闳功不可没,他毕竟是筚路蓝缕的第一人。

容闳一生经历十分丰富。值得一提的是,容闳一度经营茶叶贸易,1860年11月,他与两名美国传教士由苏州、无锡、常州至南京,不仅了解沿途太平军辖区的情况,并得以谒见干王洪仁玕,“予在香港曾识其人,当时彼方为伦敦传道会职员,任中国牧师”。容闳在与干王晤谈时,曾提出七点建议,包含组织良好军队、设立武备学校、创立银行制度等,未被采纳。对天王洪秀全授予一枚四等爵位的官印,他也坚辞不受。但他对太平军的接触及回忆,却是研究太平天国十分珍贵的史料。

对于太平天国革命爆发的原因,容闳认为:“恶根实种于满洲政府之政治,最大之真因为行政机关之腐败,政以贿成。上下官吏,即无人不中贿赂之毒……于是所谓政府者,乃完全成一极大之欺诈机关矣。”真乃一针见血!

1912年(民国元年)4月21日,容闳逝世于美国,终年84岁。

《中国科学报》 (2017-06-02 第7版 作品)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