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2/8 10:11:01
选择字号:
犬牙下的救赎
——透视消除狂犬病全球行动

 

我们知道该做什么,这就是从根源上消除狂犬病。

肯尼亚儿童在排队为狗注射疫苗。图片来源:Natalia Jidovanu

去年7月的一个夜晚,Flora Gichonge与朋友来到坦桑尼亚Gesarya村附近的教堂。忽然,他们遭到一只疯狗的攻击。“太吓人了,我们试图逃跑。”Gichonge回忆道。但她摔了一跤——疯狗蹿上来,咬到了她。

Gichonge一瘸一拐回家后,亲戚督促她立刻去医院接种狂犬疫苗。她丈夫花40美元为她购买了3支救命疫苗。几天后,她重返工作。

Gichonge很幸运,但有人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调查显示,全世界每年有5.9万人死于狂犬病,几乎全部因为被狗咬伤而感染。虽然疟疾、艾滋病和肺结核导致的死亡人数更高,但狂犬病出现的可怕症状却让人不寒而栗。而且据世卫组织(WHO)公布的数据,全球每10分钟就有1人死于狂犬病,其中亚洲和非洲地区最为严重。在每10个涉嫌被疯狗咬伤的人当中,有4人是未满15岁的儿童。于是,WHO等机构在2015年宣布,到2030年在全世界范围内消除狂犬病死亡病例。

狂犬病死亡率高达100%。不过,狂犬病可以预防。WHO总干事陈冯富珍指出:“我们知道该做什么,这就是从根源上消除狂犬病。在各种动物中,狗是最重要的传播者,人类95%的感染病例都是在被狗咬伤后引起的。如果70%的狗能够接种疫苗,就能阻断病毒在狗类中的传播。”

救命良方

也可以说,任何人都不应死于狂犬病。这是为数不多的在感染后注射疫苗仍能救命的病毒性疾病之一。虽然发展中国家努力向医院和诊所提供充足剂量的疫苗,但遗憾的是,供不应求。而那些买不起私人药店里的注射剂,或者没有及时获得药剂的感染者,就等于被“宣判死亡”。

这也是为何该全球计划呼吁以更迅速和低价治疗方式为人们服务。在发展中国家,最大威胁来自家犬,而给家犬接种疫苗是一项长期目标。“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美国堪萨斯州曼哈顿市全球狂犬病控制联盟科学主任Louise Taylor说。为了使狗不再携带病毒,兽医们打算在几年内为至少70%的狗免疫,在那之后,更低的覆盖率就可以阻止疫情。

“在存在狂犬病的区域使70%的犬类定期获得疫苗接种就能使人感染病例降至零。通过犬用疫苗接种消除犬类狂犬病最具成本效益,也是唯一的长期解决方案。”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总干事Bernard Vallat表示。“依照国际兽医局的政府间标准以及世卫组织建议采用的咬伤治疗方法,实施大规模犬类疫苗接种,再加上宠物主人负起责任以及管理流浪狗群,就可使人类死亡得到预防。”

目前,这种策略在发达国家中已然奏效。但在其他地方,挑战仍然是严峻的,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尤为如此。贫困国家负担不起为数百万狗接种疫苗的费用,并且在广大农村地区,尽管政府有意愿,但组织疫苗接种确实存在很多困难。对于那些大手笔的捐助者来说,他们更倾向于向死亡数更高的疾病捐款。

无法根除

事实上,为狗做免疫接种相当简单,但却时常会面临诸多阻碍。兽医团队通常不与公共卫生部门合作,而且他们会优先给牛或者经常死于其他疾病的有价值的牲畜做免疫。“在非洲,为什么不给狗做免疫?因为人们认为这毫无价值。”坦桑尼亚动物慈善机构负责人Jens Fissenebert说。

现在,肯尼亚、坦桑尼亚以及其他部分非洲国家正在进行实验项目,以测试更有效的为狗接种疫苗的策略,他们收集数据确定狂犬病的死亡人数,用以证明在贫困国家中给狗接种疫苗与人类健康之间的联系,并且量化国家采取相关免疫活动带来的经济收益。

尽管2030年的目标似乎难以实现,但即便无法实现,一些努力也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功,比如在极其贫困的乍得共和国首都恩贾梅纳,狂犬病曾得到短暂的遏制。“可能不会很迅速、简单或廉价,但这些努力正在取得成效。”亚特兰大狂犬病专家Charles Rupprecht说。

狂犬病病毒可以说是生物学上的奇迹,它能控制宿主的行为以便进一步繁殖。一只狗被感染后,通常会咬另一只狗,病毒以此传播到被咬的狗的大脑中。此外,病毒也能通过唾液腺传播。通过干扰咽部神经,狂犬病病毒会让被感染的狗难以吞咽唾液,从而导致更多口水分泌和增加传染几率。

这种疾病对人类而言也非常可怕。1/5的患者会陷入昏迷,并死于呼吸道痉挛和心脏衰竭。甚至有患者的症状更严重,并出现恐水、痉挛和具有侵略性。不过,狂犬病人际传播病例十分罕见,只有通过器官或角膜移植传染的记录。迄今为止,已知只有15名狂犬病患者幸免于难,而且几乎他们每个人都有了部分免疫。

法国微生物学家Louis Pasteur借助因感染狂犬病而死亡的兔子的脊髓发明出第一支狂犬病疫苗,并在1885年用它挽救了一个巴黎男孩的生命。而目前的疫苗则使用了实验室培养的人体细胞,然后用化学方法杀菌,这样就更加有效且痛苦更小和副作用更少。如果注射及时,3针便能阻止病毒到达人体大脑。

上世纪20年代,狗注射疫苗也被研发出来。日本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花费数年才将感染狂犬病的狗移出公共健康威胁名单,拉丁美洲也正接近成功。

但狂犬病无法像天花那样被完全消灭,因为携带这种病毒的哺乳动物数量众多。例如,在美国,每年仍有1~2人死于被感染狂犬病的蝙蝠咬伤。在东欧,狐狸也是一个感染源。

行动起来

“危险!危险!狂犬病能杀人。”马拉地区Ligamba村一家临时诊所挂出了这样一幅标语。该诊所为狗提供免费疫苗。

在一棵大树下,塞伦盖蒂健康研究所兽医Imam Mzimbiri正在为狗进行皮下注射。他让一个中年男人抓住一只狗的脖子,突然狗挣脱了绳子。Mzimbiri立刻用绳索套住狗,并将针扎入它的大腿。“这是一只难对付的‘患者’。”他说。

实际上,大多数动物是配合的。该团队在几个小时里为145只狗注射了疫苗。每年,Mzimbiri和同事能为4.5万只狗进行免疫。他们偶尔还为猫注射疫苗,尽管这并非是非洲常见的宠物,也不是狂犬病病毒的主要宿主,但它们也可能向人们传播狂犬病。他们的工作帮助坦桑尼亚该地区取得抗击狂犬病的重大胜利。

2015年,WHO、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和全球狂犬病控制联盟发布了用以消除人类狂犬病并可每年挽救数万人生命的新框架,同时发起制定2030年前在全球消除狂犬病的计划。该框架呼吁采取三项主要行动,使人用疫苗和抗体能够负担得起,确保被咬伤的人员得到及时治疗以及开展大规模犬类疫苗接种,从而在源头上解决疾病问题。

同年,《柳叶刀》发表社论,指出“是消除狂犬病的时候了”。专家提出,要控制这种人畜共患病,必须由多部门合作。由于被狗咬伤是主要源头,消除狂犬病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就是对狗进行大规模的疫苗接种,同时加强对流浪狗的管理,并确保狗的主人承担应尽的责任。

坦桑尼亚等国取得的成功证明了消除狂犬病是可行的,而且是经济上负担得起的。该社论提到,“显然,主要问题不是手段或计划的缺乏,而是尚未认识到消除狂犬病是一个应当优先考虑的卫生问题。消除狂犬病措施的成功实施依赖于人类和动物卫生部门的政治意愿和协调,也依赖于捐助者和利益相关者在公共和私人领域的支持,以及全社会的参与。”

另外,WHO还指出,狂犬病人用疫苗费用超出了许多疫苗潜在需求者的能力范围。“对被狗咬伤者的治疗费用可能达到40至50美元,这相当于某些疫情国家40天的工资均值。”

无论如何,抗击狂犬病的道路仍十分漫长。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兽医流行病学家Sarah Cleaveland提到,非洲狂犬病研究者还需要看到政客们忽视的东西,并提醒人们注意。(张章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7-02-08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研究利用DNA结构属性打造纳米尺度模型 迈步之前大脑先行
艾滋病患者每日药片可被每月注射替代 有钱能使人护树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