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邶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0/20 9:23:25
选择字号:
用外语沟通,决策更理性?

 

世界各地的同类研究也表明,运用外语可以使人们更偏向于实用性的决定。在讲外语的时候,你的思考速度会慢下来,并需要你集中精力去了解具体的情况。

■陈邶

如果你需要将一名无辜者推到火车前面,以此来拯救另外五个人的生命,你会这么做吗?如果这种选择场景是以你会讲的一种外语向你说明的,情况又如何呢?

芝加哥大学的一些心理学家通过过往的研究发现,在外语环境下面临上述困境的人,往往会比母语使用者更愿意牺牲那个无辜的旁观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在《芝加哥心理科学》杂志日前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研究人员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芝加哥大学心理学教授博兹·吉萨尔领导了实验室的研究,他表示,“此前,我们和其他一些人已经描述了使用外语将会如何影响我们的想法,但都没有进行过任何直接的测试。这篇论文首次用证据说明了相关的原因。”

通过一系列实验,吉萨尔和他的同事们探讨了人们在火车困境中所作出的决定,是否是由于对打破根深蒂固的禁忌减少了情感上的排斥,并且因更大利益最大化的实用主义意识而增加了深思熟虑的考量,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

“我们发现,使用外语的人不再关心更大利益是否可以最大化。”芝加哥大学心理学博士兼论文首席作者早川小百合说道,“相反,他们会倾向于违反那些可能干扰效用最大化选择的禁忌。”

研究人员指出,使用外语可以给人一些情感上的距离,从而让他们采取更为实用的行动。

“这个结果很令人吃惊。”吉萨尔说道,“我之前一直以为最终会发现其中的差异是在于他们关心共同利益的程度。但事实根本不是如此。”

世界各地的同类研究也表明,运用外语可以使人们更偏向于实用性的决定。在讲外语的时候,你的思考速度会慢下来,并需要你集中精力去了解具体的情况。科学家们假设其结果将会产生一个更加审慎的思想框架,使得拯救五条生命的实利主义战胜了对让一个无辜者遭难的排斥情绪。

但是,吉萨尔自己使用外语(英语)的经验让他觉得情绪其实是相当重要的。与自己的母语希伯来语相比,英语对他来说并不会产生内在的共鸣,也无法与情感紧密相连。这一点是许多双语人士共同的感觉,也得到了许多实验室研究的证实。

“你的母语是从家人和朋友那里,以及从电视中获得的,”早川继续说道,“其中已经融入了各式各样的情绪因素。”而外语则往往是在教室中学习到的,因此并不会强烈地激活情绪感觉,包括排斥的感觉。

问题在于,“更实用”或“较少情绪化”的过程都会产生相同的行为。为了帮助弄清楚哪一个会实际影响最终的决定,心理学家们与芝加哥布斯商学院的博士后研究员戴维·塔伦鲍姆进行了合作。

塔伦鲍姆是过程解离技术方面的专家,这种技术使研究人员能够在决策过程中挑选和衡量不同因素的相对重要性。为了发表这次的论文,研究人员对六个不同的组别进行了六次独立研究,其中包括分别以英语、德语和西班牙语为母语的人士。每个人也都会讲一种其他语言,以使各种可能的组合都有所代表。随后,每个参与者被随机分配,并在整个实验中只使用其母语或第二语言。

参与者们被要求阅读一系列配对场景,其关键方面都进行了系统性的变化。例如,在一些场景中,他们可能会被问及是否会杀死一个人,以免其他五人受轻伤,而不是使这五个人免于死亡。杀人的禁忌行为是一样的,但后果各不相同。

“如果拥有足够的配对场景,就可以开始衡量人们关注的因素。”早川表示,“我们发现,使用外语的人没有更多地关注拯救的生命,但对于打破禁忌来说绝对是更不排斥的。所以,如果问一个经典问题‘理智还是感情’的话,外语使用者看起来会偏向于理智。”

接下来,研究人员将寻找这一现象的原因。使用外语会不会使人们对自己行为后果的心理可视化变得迟钝,从而提高他们作出牺牲的意愿?此外,使用外语对记忆差异的影响是否会让他们产生较少的心理意象?

研究人员也开始调研他们的实验结果是否适用于现实世界。吉萨尔的团队正在以色列发起一项研究,以确定和平谈判中的各方在使用自己的语言或谈判对方的语言时,是否会采取同样的方式对同一建议进行评估。

此外,吉萨尔还有兴趣了解人们在看病时是否可以根据疾病的情况,选择讲母语还是讲外语的医生。举例而言,如果是癌症这种可能希望更多情感参与的疾病,可以选择讲母语的医生。而对于眼科手术来说,讲外语的医生或许就更能胜任了。

《中国科学报》 (2017-10-20 第7版 生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大熊猫“八喜”“映雪”将同时放归大自然 鼠海豚聚焦声纳束颠覆物理定律
冲浪高手和科学家打造完美波浪 巴西干旱沙漠怎么冒出万千湖泊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