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胡笑琪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7/10/9 9:55:32
选择字号:
中科院南京地湖所院地合作:守候抚仙湖那抹清澈

科研人员在采集浮游生物。

■本报记者 沈春蕾 通讯员 胡笑琪

《徐霞客游记》中记载道:“滇山惟多土,故多壅流而成海,而流多浑浊,惟抚仙湖最清。”

历尽长期的演化,如今的抚仙湖在维系区域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方面、维持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但也面临着生态环境退化、生物多样性丧失等问题。

为此,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以下简称南京地湖所)和玉溪市人民政府合作共建了抚仙湖高原深水湖泊研究站。站长吴庆龙研究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保护好抚仙湖210亿立方米I类水是研究站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最大深水湖泊

抚仙湖位于我国西南的云南省境内和珠江水系的源头地区,最大的特点在于其“深”,平均水深近100米,最大水深156米左右,是我国最大的深水湖泊。抚仙湖也是我国蓄水量最大的淡水湖泊,静态水资源量约为204亿立方米(海拔1722.5米),常年水质维持在国家地表水I类标准,占全国静态地表淡水资源总量约10%,占全国I类静态地表水水资源量的51%。

吴庆龙介绍道,以面积计算,我国湖泊约一半分布在云贵高原和青藏高原,且多为深水断陷湖泊,抚仙湖则是我国最重要的大型高原断陷湖泊之一,历尽长期的演化形成了独特的鱼类等生物区系和生物多样性。

21世纪初,因为抚仙湖的生态环境质量出现了下降,南京地湖所在抚仙湖设立抚仙湖工作站,主要从事抚仙湖生态环境调查和保护研究,并于2005年决定筹备建设抚仙湖高原深水湖泊研究站。

2014年,南京地湖所和玉溪市人民政府合作正式建设抚仙湖高原深水湖泊研究站,该站也是我国目前唯一的一个深水湖泊研究站。吴庆龙说:“从全面发展我国湖泊科学、保护水资源和维护国家区域生态安全,以及解决国家湖泊流域资源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重大科学问题来看,抚仙湖高原深水湖泊研究站将为系统和全面发展我国湖泊科学提供长期稳定的研究基地和平台。”

他进一步指出,抚仙湖高原深水湖泊研究站的宗旨就是以该站为依托,面向云贵高原和青藏高原湖泊,围绕高原深水湖泊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及其演化、高原深水湖泊对全球变化的响应与适应,以及高原深水湖泊的流域综合管理与可持续发展三个方面开展原位生态系统观测、基础科学研究和科技示范工作,并形成高原深水湖泊综合研究基地、科普宣传与教育基地、国际合作与学术交流基地。

服务生态保护

早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南京地湖所就组织了近30人、由不同学科背景科学家组成的科学考察队伍,对抚仙湖开展了历时3年多的考察研究,从湖泊水文气象、湖泊水动力、湖泊温度场、湖泊生物群落结构组成、湖泊鱼类的形成与演化开展了系列深入的研究。

2000年左右,随着抚仙湖流域经济发展,抚仙湖出现了水质下降的趋势,并一度出现以水华束丝藻为优势物种的蓝藻水华,湖泊总体水质一度下降到II类水质。

由南京地湖所研究员李文朝牵头的科研团队,通过和地方环保管理及科研机构的通力合作,在抚仙湖流域系统研发了一系列的构造湿地技术,构建了环抚仙湖湿地系统。

前任站长李文朝介绍道:“该系统有效削减了进入抚仙湖的氮磷和有机污染负荷,直到今天这些湿地系统仍在运行,为抚仙湖水质总体维持在地表I类水质作出了贡献。”其中,窑泥沟湿地在2005年被中国城乡建设部推荐为我国农村面源污染治理的湿地建设标准,另外,这些构造湿地技术陆续在我国的太湖、巢湖等流域得到推广和应用。

吴庆龙表示:“生态学研究的最终目的还是要服务于生态保护。”基于扎实的观测和研究,以及对抚仙湖生态系统演替规律的认识,抚仙湖站的科研人员在服务国家和地方湖泊治理与管理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科研人员根据抚仙湖站对抚仙湖的生态观测数据,及时掌握抚仙湖的生态环境信息,并及时将获得的信息提供给抚仙湖的管理部门,为科学决策提供支持。

凝聚有志人才

吴庆龙还记得早些年抚仙湖站的条件不是很好,长期租用农民的房屋开展工作。这些年来,抚仙湖站在生活、科研等基础设施领域的工作得到中科院以及各方的关心和帮助,条件有了巨大改善。

作为站长,吴庆龙也发现目前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如何凝聚一批有志向的科研工作者。他说:“科研人员来到抚仙湖站工作需要克服远离家人带来的孤独等困难,围绕抚仙湖和其他高原湖泊坚持开展研究工作,进一步提升研究站的科研水平和服务地方需求的能力。”

抚仙湖站制定了留住人才的对策。首先是树立一个思想信念:能够为保护我国一半左右的I类优质淡水资源贡献力量是一个极其光荣和难得的机会。“可以把自己的专业知识、基础研究、个人的发展与这样一个重大的国家需求结合,作为从事湖泊科学研究的科技工作者,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些机会,克服困难。”其次是多渠道申请相关的科研项目,吸引一批年轻的科技工作者参与到与抚仙湖的工作中来,“毕竟对于年轻的科研工作者而言,项目引导也是很重要的。”吴庆龙说。

另外,南京地湖所通过派科研人员到地方政府挂职,促进研究站与地方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的沟通,及时了解信息,互通有无,促进和提升研究站在服务地方需求方面的能力。吴庆龙于2014~2016年在云南省玉溪市抚仙湖管理局挂职副局长和党组成员,很好地促进研究站工作和地方政府需求的融合。

虽然野外观测是一项长期而枯燥的工作,但是吴庆龙和同事们始终认为:“我们很幸运,可以把所学参与到这样一个重要的国家需求——保护好抚仙湖生态环境。为此,研究站在观测基础上,投入大部分精力开展抚仙湖的研究与保护。”

《中国科学报》 (2017-10-09 第6版 院所)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极冰盖状态:冰层融化致海平面急剧上升 美国“吃货”要在火山口烤棉花糖
清峻有节气若竹 琥珀中发现亿年“旅行青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