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广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8/31 10:00:33
选择字号:
马铃薯产业奏响联盟交响曲

 机收马铃薯  秦志伟摄

■本报记者 赵广立

8月末的松嫩平原,天气已转凉。在往年,现在还不是收获时节。但是今年景象有些不同——往年的玉米地种上了马铃薯,在一些早熟品种的马铃薯田里,马铃薯收获机已经开始往来劳作。收获机过处,黄澄澄、圆滚滚的小小马铃薯一个个被翻出在黑土地上,一串串如珍珠般点缀着这片田野。

这里依然是“北大仓”,只不过近几年来马铃薯的播种面积逐年上升。在齐齐哈尔,今年马铃薯的播种面积在200万亩左右,其中种薯46万亩,总产量预计超450万吨。更重要的是,马铃薯产业已成为这里的重要产业之一,形成了从种薯繁育、商品种植到销售加工一体化的全产业链条发展格局,奏响了一支联合发展的交响曲。

马铃薯的嬗变

“马铃薯产业是潜力巨大的朝阳产业。”

说这话的是齐齐哈尔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玉良。8月24日,“全国马铃薯主食加工产业联盟暨马铃薯主食开发技术协作组2016年年会”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克山县举行。在致辞中他表示,作为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深度开发“原字号”(原材料)指示精神的有效开展,发展马铃薯产业要在齐齐哈尔相关县域“作为富民强县的主导产业来抓”。

“以前种苞米(玉米)的多,现在地里到处是土豆了。也不用自己种,大家都入社。”克山县一位本地人告诉记者,克山县马铃薯生产的机械化水平高,全县90%以上的耕地连片成网,收土豆都用农机合作社的土豆收获机,是全国首批基本实现全程机械化的示范县。

马铃薯主食加工产业联盟理事长、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所长戴小枫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受成本“地板”和价格“天花板”的双重挤压,如今普通农户种粮收益有限。而有着“中国马铃薯种薯之乡”之称的克山县无论在自然条件还是产业发展基础方面,发展马铃薯产业在全国范围内都“极具典型性”。

近年来,马铃薯种植面积逐年攀升。据统计,2016年全国马铃薯的扩种面积约为15%。如照此增幅,农业部“2020年马铃薯种植面积扩大至1亿亩”的目标可轻松实现。

另外一个变化是,马铃薯加工食品的“花样”越来越多。

以前在克山,提起土豆食品,只有烤土豆、土豆泥和烹土豆片,现如今,在克山也能吃到马铃薯馒头、马铃薯面条、马铃薯锅贴、马铃薯油条这些主食或小吃了。

“过去主要是面条、馒头,现在已经有240多个马铃薯产品,形成了马铃薯的主食、休闲食品、地方特色小吃等六大系列,种类不断丰富。而且添加的比例也逐渐加大,有些优化配方的食品已经使主食产品中马铃薯的占比达到了50%。”农业部农产品加工局副局长潘利兵介绍说,更难得的是,如今适用于家庭用的马铃薯面条机、大型马铃薯面条和馒头的生产线也越来越成熟,部分马铃薯的主食已经实现了连续生产。

马铃薯的大能量

马铃薯主食化加工产业开展一年多来,已经显现出其蕴含的巨大能量。

今年上半年,习近平总书记围绕大力发展现代农业提出“一二三产融合”的农业4.0模式,强调要大力推进农产品加工产业的发展。潘利兵在此次年会的发言中表示,马铃薯主食加工产业是“最容易发展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选项”。

“马铃薯附加值高,更能通过加工增值增益,也就更容易把一二三产业连接起来。”潘利兵发言指出,“马铃薯同时也是我们主要粮食的经济收益,它对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产生的作用将非常大。”

此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于2005年就将2008年确定为国家马铃薯年,肯定了马铃薯在‘千年发展目标’中消除饥饿、减少贫困所起的重要作用。”潘利兵介绍说,我国70%的贫困地区都有种植马铃薯,很多贫困地区是我国马铃薯主产区,包括西北、西南和高山贫困地区。

宁夏中南部地区即是其中之一。宁夏农牧厅种植业管理局局长康波介绍,宁夏中南部海拔高、降雨量偏少但阳光充足,恰为种薯繁育、马铃薯生长提供了良好环境。经历了淀粉产业、鲜食快销、种薯产业开发三个发展阶段的宁夏马铃薯产业,2015年被选为全国9个马铃主食化试点之一,再次迎来了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效益进一步提升的黄金发展期。

对于企业而言,马铃薯主食产品的成功开发则为企业规模发展提供了又一条快车道。据北京海乐达食品公司董事长何海龙介绍说,凭借马铃薯占比30%、55%以上的馒头、面包、糕点等符合国人饮食习惯的主食产品的成功开发和市场投放,海乐达已经在2年的时间里将马铃薯主食产品送进了京津冀700多家超市网点进行销售,在马铃薯主食产品市场化方面一马当先。

而在甘肃聚鹏清真食品有限公司,小土豆加工食品还意味着走出国门。该公司董事长张琇灵介绍说,巨鹏公司于2015年与中国农科院农产品加工所张泓团队合作,不到一年时间就陆续开发出马铃薯法式面包等具有地方特色的清真食品。这些清真食品备受马来西亚、迪拜、沙特等周边地区人们的喜爱,随着一张张海外订单飞入巨鹏公司,马铃薯也插上翅膀飞出国门。

仍需攻坚克难

尽管马铃薯主食化加工产业前途光明,也取得一些可喜的变化,潘利兵指出,马铃薯主食开发中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相对于老百姓不太容易改变的饮食习惯,我们加工的专用品种还不够多,另外技术装备、产品门类需要进一步加强。”

潘利兵坦言,加工确实是薄弱环节和关键环节,如果加工出了问题,主食化就“化不了”,所以要通过加工产业带头,促进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要产业发展更进一步,首先要找准定位,把马铃薯主食化加工产业作为推进农业结构性改革、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一个突破口和切入点,从长远上将其作为一种战略性政策。这个产业前途很光明,我们必须予以高度重视,给予大力支持。”潘利兵说。

戴小枫表示,面对新的挑战,联盟要抓住新技术革命的机遇,综合运用金融投资、“互联网+”建立大数据和信息共享机制,为联盟成员发展提供贴心的、有吸引力和凝聚力的新精神和新思路,通过技术指导、成果转化、产业孵化、战略咨询、信息共享等服务,大力推进马铃薯主食产业加工产业开发。

“未来30年将是我国农产品加工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黄金期和关键期,农产品加工产业必将由支柱产业发展成为营养健康产业、战略新兴产业、财富产业、全球垄断产业和幸福产业。”戴小枫说。

《中国科学报》 (2016-08-31 第5版 农业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软体机器人可轻柔抓住深海水母 嫦娥四号揭开月背地下浅层结构神秘面纱
科学家破解胎盘异常潜在成因 科学家发现获得高强度金属新途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