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纯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6/6/6 15:08:46
选择字号:
高福:“娶”了科学的院士

 

2014年9月16日,中科院院士高福一早和家人告别,从北京国际机场登机前往西非,即将和另外62人组成的P3移动实验室检测队奔赴一片没有硝烟的战场。

埃博拉病毒的传染性如何,会不会蔓延到中国,以何种方式传播?为了大家的健康,高福和队友们鼓起对未知科学探索的勇气选择前往最前线。在《科学》杂志的“科学生涯栏目”中,他写下“病毒旅行不需要签证”。而就在他们出发的同时,由于担心感染,美欧和日本的援助组织却正在撤走大批医务人员及志愿者。此行多少有了些壮烈的意味。

出发前一晚,高福回家才说,已经报名去塞拉利昂,明早启程。还在上学的女儿,撒娇地说要跟爸爸一起去。当时的塞拉利昂不仅埃博拉病毒肆掠,而且医疗卫生条件相当落后。此行出远门,高福叮嘱家人,不要告诉年迈的父母。

面对人生中的众多角色,他尽力做好每一个。

高福人生头30年,和大部分人一样,从老家考到北京,留高校任教。30岁那年,他迎来了人生的新起点。赴英国牛津大学读博士、做科研,一呆十年。不过,他并未因此驻足,之后的3年他申请到哈佛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2004年,绕了大半个地球,他学成归来,担任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所长,主要从事病原微生物跨宿主传播、感染机制与宿主细胞免疫研究以及公共卫生政策与全球健康策略研究。刚回来时,有人不解,为什么他要放弃安逸的生活,拖家带口回来。高福的理由很简单:“父母需要我,国家也需要我”。

201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的高福还同时担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医学院院长等多个职务,同时还做博士生导师。众多职务头衔于一身,高福要经常在不同角色之间转换。这些年,获得的荣誉和成绩不少,研究成果两次入选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在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370余篇,成了科学界为数不多的大满贯选手。但他一直有自己秉承的原则:不做为了基础研究而研究的项目,要重点解决实际需求。

“没在牛津和哈佛白待,他得了真传。”中国科学院前沿局的同事这么评价。听了这话,高福觉得,海外求学13年,最主要是受了科研理念的影响。“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对于科学未知探索的理念和态度,是非常独特的。求学做科研的时候,我的老板急了也是要拍桌子的。他们的理念是做科研=Marry to Science,意思是女的嫁给了科学,男的娶了科学,这种对科学的态度思想,对未知科学的探索与执着对我影响很大。”因此,在他领导的重点实验室和团队中,高福要求大家不八卦,只谈科学。“我有十几年的积累,回国可以释放十几年,尤其是在科研文化上学了不少,要把自己的科学做好。这几年我们的确做得不错,拿到国际上也绝对一流。”

在牛津大学十年,高福见过很多科学家。他们一辈子只做一个小分子,一辈子就做一两个氨基酸,但他们做得津津有味。这种精益求精的科学精神令人感动。“大家看着我很光彩,当选院士,荣誉不少,其实在成长的过程中也经历了好多失败,失败的时候比成功的多。”高福坦言,失败是成功之母这句话,只有过来人才能真正体会。

高福很忙,但每天睡前坚持走一万步。微信成了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朋友圈中,经常得到大家的赞扬,很多工作也通过微信完成。想放松的时候,高福有时会去看电影,尤爱看大片。

“回国给我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舞台。”在他看来,科学家也是一个演员,只不过是站在了科技的舞台上。“如果12年前没回国,我的发展肯定没有这么好。”他笑着对科技日报记者说。(杨纯)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性别规范影响农业整体绩效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