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阳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2/1 9:22:48
选择字号:
国家级森林公园退出机制启动:别成“纸老虎”

 

国家级森林公园淘汰退出机制启动——

别让淘汰赛变成“纸老虎”

■本报见习记者 李晨阳

河北省涿州市某网络论坛上出现过这样的帖子:“我很怀疑,涿州有所谓的河北石佛国家森林公园吗?”“看地图,涿州只有一个叫‘石佛林场’的地方,京都高尔夫球场就建在那里。”

这个连本地人都搞不清楚的地方近日被正式摘下了“国家森林公园”的牌子。一同被撤销的“国家级”森林公园,还有广东东海岛、福建龙湖山两处,此举标志着国家级森林公园淘汰退出机制正式启动。

然而,这场淘汰赛却被质疑为“纸老虎”。

不痛不痒的淘汰机制

“摘牌就摘牌,没啥大不了的。”某地方林业部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摘掉“国家级”这顶帽子,对公园管理方的人权、财权影响不大。

国家级森林公园淘汰退出机制酝酿多年,一朝出鞘,为什么在部分人看来却显得不痛不痒呢?这要从国家级森林公园的管理体制说起。我国森林公园分为国家级、省级、县级3个等级,国家级森林公园代表了国内森林公园的最高水平。

“这里的‘国家级’更多是对公园品质和资源质量的肯定,并不是指公园直接由国家建设管理。”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张玉钧说。我国森林公园、地质公园、自然保护区等保护地形式,遵循属地化管理模式,即由地方政府自愿申请设立,其人员编制、工作经费、建设经费等都由地方自行筹措。

国家级森林公园与国际上的“国家公园”概念有很大不同,后者通常直接由中央财政支持。山西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郭东龙介绍,国家级森林公园能得到的支持力度小得多。他说:“对森林公园而言,国家级头衔更像是一种荣誉,与‘实惠’离得很远。”

正因如此,“不端你的碗,不受你的管”,就成了部分地方林业部门的心态折射。

小打小闹的森林公园

根据《国家级森林公园管理办法》,林业局撤销国家级森林公园有两种情况:一是公园没有按规定编制总体规划或者未按总体规划进行建设,经责令整改后仍达不到要求,以致主体功能无法发挥;二是公园内森林风景资源质量等级下降,经专家评审,已达不到国家级森林公园的要求。

此次撤销的3家森林公园属第一种情况。这些公园均未按要求提交最基本的资源本底调查、功能区域划分、土地利用规划等信息。没有规划,国家级森林公园的保护、建设、管理等活动就无据可依。国家级森林公园的3大主体功能——保护森林风景资源和生物多样性、普及生态文化知识、开展森林生态旅游,更无从谈起。

“看得出,这3家森林公园是不想干了。”有专家如此评价。不想干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在于,由于部分森林公园投入产出不成比例,对某些经济状况不好的地方政府构成了负担。

张玉钧表示,长期以来,大部分森林公园处于自负盈亏的状态,靠门票等收入维持运营,“有点小打小闹的意思”。至于日子好不好过,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公园的先天条件,如地理位置、风景资源、周边地区经济条件等。

“与旅游景区和商业开发相比,国家级森林公园的经济效益弱得多,这是不好管理的重要原因之一。”郭东龙说。例如,2015年山海关景区因价格欺诈等行为被撤销“5A级”景区资质,负责人连夜被免。相比之下,“国家级森林公园”的牌子被摘掉,却显得风平浪静。“说到底,还是经济利益在起作用。”一位管理人员说。

推进立法不做“纸老虎”

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坦言,当前淘汰退出机制能否起到警示教育作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政府对保护和发展的态度。“摘牌不是目标,我们的最终目的是督促国家森林公园建设的良好发展。”他说。

目前,国家级森林公园管理的依据只有《国家级森林公园管理办法》这样的部门规章,缺少针对性的国家法律或条例。而森林公园是个综合体,需要与旅游、住建、发改委、国土、环保、文物等多个部门合作协调。在此情况下,部门规章的约束力度有限。

另一位受访负责人认为,要打破被动局面,最有效的手段是主动出击,加快出台《森林公园条例》,进一步明确森林公园的功能、定位和法律地位,加强规范化管理;同时有效落实森林公园作为禁止开发区域的扶持政策,纳入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

《中国科学报》 (2016-02-01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