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洪克非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6/1/26 9:20:03
选择字号:
毒杀濒危鸟类案开庭:如何保护东洞庭湖珍稀鸟类

庭审现场 洪克非/摄

1月21日,湖南岳阳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开庭,受到广泛关注。

一个环洞庭湖的捕猎珍禽的团伙首次暴露在公众眼前。今年46岁、绰号“何老四”的何建强是这一团伙的“带头大哥”。

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检察机关指控:何建强等人为牟取非法经济利益,无视国家法律,结伙在禁止狩猎的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采取非法投放农药克百威(呋喃丹) 的方式,多次对受国家保护的野生越冬候鸟进行毒杀,造成国家重点保护、“三有”保护(“三有”即有益或有重要经济价值、有重要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水鸟大量死亡。被其毒杀的有国家二级重点保护的野生水鸟小天鹅、白琵鹭,以及国家“三有”保护的野生水鸟赤麻鸭、夜鹭、苍鹭、斑嘴鸭、赤颈鸭等,使国有自然资源受到严重损害,情节特别严重。

检察机关认为,何建强等人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应当以非法捕捞、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悉,该案是岳阳楼区人民检察院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统一部署的“破坏环境资源犯罪专项立案监督活动”中,采取有效措施,开展立案监督,积极引导侦查所成功办理的典型案件。

据了解,去年年初,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接到群众举报:在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内红旗湖、白湖、七星湖交界区域从事贩鱼及矮围非法捕捞的渔民“何某”组织人员,利用其矮围地理位置特殊、管理部门监管难度大等条件,在自己经营的矮围及周边浅水水域非法投毒猎杀越冬水鸟。

2015年1月18日,湖南省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从一可疑船只上扣押63只野生鸟类死体,经鉴定,全部为国家级保护珍贵野生动物,且体内均含有剧毒农药成分。但船上涉案人员何建强、钟德军辩称死鸟是在收鱼途中捡到。

由于此次在国际重要湿地大面积投毒的“东洞庭湖毒杀濒危鸟类案”情节十分严重,引起了湖南省林业厅、岳阳市政府等的重视。在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岳阳楼区人民检察院办案干警提前介入,从涉案嫌疑人供述的捡死鸟地段与船行轨迹分析,认定其系有意将船驶入拾鸟地段,存在投毒杀鸟的重大犯罪嫌疑。为此,该院协助公安机关制定详细侦查方案,积极引导侦查取证,督促公安机关对案件中呈现的投毒、运输、贩卖等各环节一查到底、深挖犯罪,使案件深入推进。最终,检察机关对全案共批准逮捕7人,其中监督立案两人,追捕到案1人。

岳阳楼区人民检察院在依法追究上述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同时,督促并支持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非法猎杀国家级保护候鸟的被告人何某等7人依法提起公益诉讼,请求法院判定七被告人共同赔偿国家经济损失5.3万元,并承担连带民事赔偿责任。

中南林业大学的专家告诉记者,洞庭湖湿地属亚热带江河湖泊复合型湿地,是世界21块重要湿地之一,也是鸟类的天堂。洞庭湖湿地分为东洞庭湖湿地、南洞庭湖湿地和西洞庭湖湿地。东洞庭湖湿地处于中亚热带向北亚热带过渡的气候区,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洞庭湖湿地气候温和湿润、地理位置特殊,为鸟类尤其是水禽类提供了优良的生存、越冬环境,是中国鸟类主要越冬栖息地之一,也是亚洲重要的水禽栖息地。

“东洞庭湖湿地每年有成千上万只候鸟在这里越冬,鸟类数量多,种群丰富。其中很多国家级保护动物,也有很多国际上宣布濒危的物种。”上述人士称,例如世界濒危物种小白额雁,全球存活量不超过3.5万只,东洞庭湖最多记录到两万多只,几乎是该物种全球东部种群的全部,东洞庭湖也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小白额雁越冬区,被誉为“世界小白额雁之乡”。

大批候鸟的迁徙也引来了贪婪的目光。

梳理该案的起诉书,记者发现,此次被破获的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团伙,总计达11人之多,7人到案4人在逃,其中有几名犯罪嫌疑人为亲戚关系,分别来自湖南益阳市南县、沅江市、常德市汉寿县等地,其涉案地域涉及岳阳、益阳、常德等多个地市的洞庭湖区。仅2015年1月18日,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查获的何建强团伙捕杀的63只野生候鸟中,其中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小天鹅12只,白琵鹭5只,其他“三有”鸟类46只。

事实上,该团伙猎杀珍禽的记录远非一次。庭审记录显示,2014年年底,该团伙贩卖野生动物被汉寿县公安局水上派出所处罚。此后,他们再次在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内投毒,毒杀鸟类,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就投毒360公斤。犯罪嫌疑人李强即便在已被常德市汉寿县公安局采取监视居住措施后,仍于2014年12月23日开车帮助何建强、钟德军购买了18大包(每大包内有20小包)克百威农药,送到何建强的租住处。数月间,这一团伙供称,在毒杀后“捡到”的鸟类就近200斤。

而更早的媒体报道表明,早在2013年1月,执法人员就在岳阳东洞庭湖国家自然保护区发现20只天鹅尸体和野鸭尸体,当场逮捕9名犯罪嫌疑人。

事实上,保护区执法人员也面临重重困难。“泥里查,水里守,顾得了头,看不了尾。”一工作人员称,监管的水域范围大,涉及岳阳县、华容县、君山区和益阳市的南县,面积达到19万公顷,很多地方交通工具难以到达。

保护区保护科科长高大力介绍,保护区外属于行政区管理。

即便在保护区内,保护区管理局也不具备完全的权限。这是因为大部分的保护区,所有权和经营权都不属于保护区管理局,而归属地方政府或一些管理部门。

“按照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野生动物流通到市场后,保护区原则上是没有资格去管理了。”一环保志愿者称。(原标题:“毒杀濒危鸟类案”开庭审理 法律如何保护东洞庭湖珍稀鸟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国第一块“细胞培养肉”诞生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