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思玮 武妙兰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8/27 9:11:23
选择字号:
赵宏:患者健康是对我最大褒奖

赵宏

■本报记者 张思玮 通讯员 武妙兰

七月中旬的北京迎来了一年中最热的大暑节气,滚滚热浪让人有些窒息。

晌午刚过,烈日正当头,路上行人明显少了许多。记者走进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感受到的却是另外一番场景:挤挤挨挨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叫号声,紧张忙碌的气氛似乎让暑气的热度陡然飙升。

不忘初心

刚刚结束了上午的门诊,腹部外科副主任医师赵宏略显疲惫。“每位患者都带着一份信任与期盼来就诊,我会尽可能多些耐心和患者及家属交流沟通。”

赵宏之所以选择从医的道路,可能更多的要归因于家庭因素。“家族中两位伯父均因病早逝。我想如果自己学医的话,就能让爸爸健康长寿。”怀着这样的夙愿,赵宏放弃了当年保送清华大学读书的机会,选择参加高考,并以高分考取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如今,他已经在从医道路上走过了十几个寒暑,在实现了当年最朴素愿望的同时,也挽救了无数患者的生命。他有过为救治一名术后大出血患者,三天三夜住在病房的经历;也曾经因手术出现突发情况,在手术台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当然,也遭遇过患者的不理解,内心有些许委屈苦涩。

“但每当看到患者被安全推出手术室,康复出院,那种内心的喜悦和职业成就感却无以言表。”赵宏走上这条“医路”,才觉得当初的选择是最正确、最值得的。

寻求最佳治疗模式

工作中,赵宏善于琢磨与总结,他在国内率先参与倡导建立结直肠癌肝转移以及神经内分泌肿瘤等几种疑难疾病的多学科综合治疗(MDT)体系。

“一种疾病往往涉及多学科的问题,要想制定完善的个体化综合治疗方案,仅靠一个科室的治疗方案是不够的,可能会因知识领域的限制,给患者治疗带来不利影响甚至是错误决策。”赵宏说。

以神经内分泌肿瘤为例,按是否出现神经内分泌症状分为功能性和非功能性,部位涉及胃、肠、胰等多个脏器,检查手段除了常规影像以外还要进行功能性显像,治疗目标至少包括控制肿瘤或者缓解症状。治疗方法除了常规手术和放化疗外还需要靶向治疗、生物治疗、放射性核素治疗等。“这自然需要内、外、放、影像、病理、内分泌等多个科室‘协同作战’。”他说。

工作再忙,赵宏每周都会安排出固定的时间,召集全院不同科室的专家,带着各自不同病例,进行MDT讨论,并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甘做“桥梁”

不过,只做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似乎并不是赵宏的目标。“医学进步来源于跨界创新,我希望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医学科学家,搭建好临床与科研之间的‘桥梁’。”

“临床上,我们经常会遇到疾病诊治的‘分叉路口’,到底应该走哪条路呢?现在的思路是根据循证医学证据,哪个方向最可能走通就走哪条。然而,疾病非常复杂,人类对疾病的认识又极为有限,往往现有的几条路都不理想。那怎么办呢?这就需要通过科研手段去尝试开创新路来解决这些问题,并尽快将其转化应用到临床上。”赵宏说。

如果说做科研的动力源于他的个人兴趣,而做科研的能力则更多地归因于他学生时代受过的系统科研训练。

“那会儿,几乎没有在凌晨一点之前睡过觉。被实验动物抓过,被动物房里的紫外线灯灼伤过眼睛。而当你走过之后,再回头看时,觉得这些都是人生的一笔财富。”赵宏正是靠着这股 “不言放弃”的韧劲儿,在科研工作中取得长足进步。

他的研究成果已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自然—遗传学》上发表,引起了学术界广泛关注和高度肯定,并且作为课题负责人或主要成员,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重大专项、“863”项目等多项课题。

而在学生培养方面,赵宏积极利用MDT平台和实验室平台,主张因材施教,采用启发式教学方法,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特别要注重团队协作,重视提炼和转化科学问题的能力,将临床一线团队与科研团队无缝衔接起来,推动医学不断进步。”

虽然医学这条道路工作量大、责任重,早起晚睡是家常便饭,医生还要面临工作、生活、社会多方面的压力。但赵宏心底中更多的是一个又一个美好而感动的瞬间。“等自己暮年时,再回味起做医生的经历,依然值得细细品味。”赵宏说。

《中国科学报》 (2015-08-27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方法描摹艾滋病病毒含糖屏障 科研人员研发出污水处理新材料
冷冻电镜技术突破原子分辨率障碍 机器人协同作画 群体控制造出电子艺术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