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锋 王大鹏 侯润芳 凌晨 王巍 刘思维 米惠惠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5/8/13 10:33:25
选择字号:
中国传媒大学女生遇害案嫌犯:就想找个人发泄

 

新京报讯 在警方证实中国传媒大学失联女生周云露被杀害的消息两天后,北京电视台《法制进行时》栏目在昨日的节目中,公布了警方抓捕及审讯嫌犯李斯达的画面。

“就是想找个无辜的人当一个发泄点。”节目中,强奸不成而杀害同学周云露的李斯达称,因事业不顺、钱不够花,遂产生自暴自弃想法。今年6月份左右,他萌生“约女孩出去寻求刺激”的想法,随后谎称要拍戏邀请周云露,将之带到出租屋后欲图不轨,遭反抗后将周云露杀害。

目前,因涉嫌故意杀人,李斯达已被朝阳警方刑事拘留。

被讯问时称“做了傻事儿”

8月9日,中国传媒大学14级戏剧影视学院电影创作专业研究生周云露离开宿舍。她告诉室友,去帮本科同级音响导演专业的同学李斯达拍戏,戏份不重,不会通宵。但这之后,她与李斯达两人双双失联。

三间房派出所民警称,8月10日晚上11点左右,传媒大学一位老师报警称学生周云露失踪了一段时间。8月12日凌晨0点,民警赶到李斯达租住的阳光家园小区,敲了10分钟门依然无人开门,最终,锁定李斯达就住在距离传媒大学不远的内蒙古饭店。

当日凌晨,办案民警敲开了李斯达在内蒙古饭店的门。但发现,屋内只有他一个人,与他一同失联的女孩周云露并不在。当民警问起周云露的去向时,李斯达称周就在自己的出租屋内,并自称“做了傻事儿”,杀死了周。

11日下午,案发出租屋地面瓷砖上,仍留着大摊血迹。

强奸遇反抗杀了女同学

对于杀人动机,李斯达向警方表示“就是想找个无辜的人,当做一个发泄的点吧。”

“确实,事业不怎么顺,钱不怎么够花,自然就会有一些自暴自弃的想法萌生。”节目中,面对警方讯问,李斯达交代,今年6月开始,他萌生了“约女孩出去寻求刺激”的念头,随后找到了大学同学周云露,得知对方在表演系读研究生,他谎称要拍戏,告诉对方“戏里的情节要试一下”。

从未谈过恋爱的周云露,在收到李斯达的邀请短信后,并没有怀疑,还认为这是一个暑假期间实习的好机会,于是按照李斯达要求来到了李斯达出租屋。李斯达向警方交代,在房间内,他意图对周云露不轨,遭遇反抗后,气急败坏将女孩杀害。

目前,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嫌疑人李斯达已被朝阳警方刑事拘留。

■ 讲述

她活着还是死了?对不起,死了

找个无辜的人当做一个发泄点

在所公布的抓捕现场视频中,穿着白色T恤的李斯达面对警方的讯问,告知了已杀害同学周云露的事实。

在警方问“周云露在哪”时,李斯达一字一顿回答:“在我出租屋里”,随后,他反问民警:“那个阳光家园,知道吧?”

“怎么在你出租屋里?”民警问,他是否将周云露锁在出租屋里。李斯达答:“因为我做了傻事儿了。”

“是什么傻事儿,她活着还是死了?”

“对不起,死了。”原本低头的李斯达突然抬起头来,不断念叨着“死了、死了、死了……”很快,李斯达被民警戴上手铐带走。

在审讯录像中,面对民警“她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的讯问,李斯达回答:“没有”,并解释“就是想找个无辜的人,当做一个发泄的点吧。”

论文不答辩“也是找刺激”

李斯达与周云露同年进入中国传媒大学,四年间两人并无过多交集,仅是互相认识。去年,两人本科毕业,周云露考上了中传研究生继续学业,而李斯达却因为赌气不去答辩,最终只结业,没有拿到毕业证书。对此他解释,“这也是找刺激”。

李斯达一位同学称,李斯达并未获得学位证,仅拿了结业证的他,因为母亲是教师,家教甚严,他将此事隐瞒。据李斯达另一同学介绍,李斯达的毕业论文,仅封面符合学校规定。

毕业后,李斯达在此前兼职的汽车4S店继续弹钢琴。此后辞职回河南,与朋友合伙开了一所培训学校。据一位李斯达朋友介绍,由于薪资低,且与其他人相处不好,今年5月他又重新回到了北京。“他办辅导班这事儿,都没告诉家里人,想等着事业成功赚大钱了再跟家里坦白”。

■ 专家解读

1 毫无悔意是人格障碍典型特征

周云露案引发广泛关注,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宗春山表示,从目前媒体和警方披露出的嫌疑人李斯达的表现,基本可以断定其长期存在偏执型人格和反社会型人格障碍。

宗春山介绍,偏执型人格障碍的常见症状为对人生和社会冷漠消极、固执敏感、过分警觉、心胸狭隘,以及存在自我中心主义、抗打击能力弱等;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则集中表现为高度的攻击性和无羞惭感。拥有这两类人格的人一旦犯罪,会选择弱者,选取的攻击对象很不确定。

他表示,从媒体目前的报道来看,李斯达平时行为怪异,喜欢大喊大叫,甚至裸奔下楼洗澡,几年来在社交媒体发布诸如“原不原谅是上帝的事情,我只负责杀掉你”等和杀戮有关的言论,还有作案后住进宾馆、被抓和审讯时表现出的淡定冷静、毫无悔意,这些都是上述人格障碍的典型特征。

宗春山解释称,具有上述人格障碍的人,和外部世界一直难以达到良性互动,对外部环境存在很强的不信任感,只活在自己建构的某个世界里。

他说,此类偏离正常的人格一般于早年(幼儿园、小学)开始形成,一旦形成后即具有恒定和不易改变性,等到高中、大学阶段已经完全成形,形成的原因比较复杂,如早期失爱、成长路上的挫败和自我苛求。该案也暴露出在青少年的早期教育中,社会、学校和家长过于关注考试、升学,而对人格教育、性教育、家庭教育存在比较严重的忽视。

2 “人格障碍”不影响正常量刑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武伯欣长期从事犯罪心理学及犯罪心理测试技术的研究。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李斯达在网上的言论和照片明显异于同龄人,多条和杀戮有关的内容可以看做是他几年来的“心理痕迹”,一定程度上展示了他真正的人格,即偏离正常、存在缺陷的人格,“最后实施犯罪不是突然的,有一定必然性。”

“我仔细看了他在网上对那些电影的评价,虽然表达得隐晦,但也能发现他人格上存在很多障碍。”武伯欣说,和有感情热度的同龄人相比,李斯达显得“冷血”和自我中心主义,一旦实施某种攻击,很容易铤而走险。

武伯欣认为,李斯达的表现并非心理变态,只能算是人格障碍。至于其是否存在精神病,还需要专业机构去做鉴定。如果确有精神病,可能会在量刑上有所减轻,但如果只是人格障碍,那在法律量刑上,和普通人无异。“从前几年的复旦投毒案、药家鑫案到这起案子,希望全社会对青少年的心理教育投入更多的关注。”

■ 追访

“我要成名!”电影《我要成名》喊出了每个默默无闻演员的渴望。而成名要趁早,不少高校表演系或者导演系学生,在读书期间就已开始外出拍戏,在周云露遇害案将在校生接戏的安全隐忧搬上台面后,这些曾经或是仍在接戏的在校生们,又是如何看待这起案件?他们平时接戏又是如何保证安全的?

带着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与多名高校表演系学生和演员进行了沟通,其中不少人表示,为了安全起见,平时接戏都是通过知情的同学、朋友、老师等熟人介绍,周云露遇害后,不少学生表示,即使是熟人相约,也会依据其平时表现再判断是否可前往。

在校生接戏:成名要早 约戏要熟

高校表演系学生多通过熟人接戏,称遇害者周云露“不够警惕”

读书时接戏多为博取入行机会

说到在校生接戏,很多演员入行都起步于此。

演员刘城铭2002年就读于中国戏剧学院表演系,大二时进入电影《十面埋伏》。在《十面埋伏》剧组,刘城铭的定位是“特约演员”。“所谓的特约演员指的是学生演员,级别或者待遇比学生要好一些,”刘城铭介绍,经过面试,和他一起进入剧组的十多名“特约演员”均是学生。

影艺行业,出名要趁早。刘城铭外出接戏时,班里已有同学开始去校外接戏,大三大四时,外出接戏的学生更多。刘城铭说,表演行业需要各种机会,读书期间多出去接戏可给导演等圈内人留下印象,“可以多接触人,对以后有帮助。”

薪酬也是学生外出接戏的原因。据北影表演系毕业生云杰介绍,几分钟的广告宣传片,拍摄时间1天至7天不等。在片酬上,表演系科班出身的学生价格在每天1千元至3千元左右,成熟的广告演员则是5千元至8千元每天。云杰介绍,电影学院的表演系学生很吃香,有人会到学校来选角,如果某位学生接了部小片儿,他(她)的联系方式、身高、体重、学校等基本信息,将录入到相关经纪公司的数据库里,以后更有机会。

但是对于这种学生接戏的情况,校方并不一定支持。有学生表示,北京电影学院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大四毕业之前不允许学生到校外接戏,除非是老师极为认可的机会。因为拍戏耽误上课时间,一旦接戏,很可能一至三个月都上不了课,补学分就成了学生的难题。

云杰也表示,自己就读时,只要是耽误课程的拍摄,学校老师一般都不会批准,还曾有老师以“拿不到毕业证”来劝阻接戏误课的学生。

学校老师一般都不会批准。如果学生要去,就属于个人行为。云杰记得,一位老师为了阻止表演系同学的拍戏申请,甚至用“去了很可能拿不到毕业证”回复他。

学生演员接戏通常由熟人介绍

在校生都有那些途径接戏?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本科在读的学生郭子豪介绍,接戏的表演系学生演员中,有些已挂在经纪公司名下,由经纪人接戏,但大部分学生通过老师、同学和朋友等熟人介绍,进入剧组。刘城铭当初也是通过老师介绍获得《十面埋伏》面试机会。

刘城铭说,表演行业熟人之间彼此熟悉,“我这里有个剧组,角色很适合你,你演技又好,人缘又好,我为啥不推荐你来呢,最简单的解释就是知根知底,用着放心。”

演员工作讲究知根知底,作为进入剧组另一种途径的“跑组”成功率则不高。所谓“跑组”即学生演员看到某剧组对外放出招聘信息,一个剧组一个剧组前去面试。“有些学生可能性格比较内向,认识行业内人少些,所以去跑组,”刘城铭说,因导演对演员并不十分了解,跑组面试很难成功。

刘城铭说,表演行业熟人之间互通信息,基于对彼此的信任,一般不存在欺骗等行为。“但现在很多表演专业学生涉世未深,剧组复杂,学生很容易被眼前东西蒙蔽,失去一些东西,希望现在的学生不要图一时的冲动,造成严重后果。”

另一高校表演系大三女生李佳雨,自大一暑假经老师介绍开始演戏,目前已出演了一部电影、四部电视剧。在剧组时李佳雨很少和陌生人说话,少说多听,“无论见导演还是其他人,保持手机畅通,随时和人联系。”

女生曾多次遭遇副导演“暗示”

相对于李佳雨的“平淡”的接戏经历,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应届表演系毕业生韩丽(化名)就曾见识了不少的“江湖险恶”。

大三时,在一个饭局上,韩丽认识一“朋友的朋友”,该人是一剧组副导演。饭桌上的人都互相加了微信。已婚副导演回去在微信上跟韩丽说:“你一个人在北京打拼应该有个人来照顾你,我觉得我可以照顾你。你跟我在一起,还能给你介绍戏啊。”韩丽很反感,直接回了一句:“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找,但是绝对不能找结了婚有小孩儿的。”之后,她就被副导演拉黑了。

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一次跟剧组,到组的第一个晚上和副导演吃饭,同桌的还有两个男生。副导演暗示韩丽:“演员要懂得付出、抓住机会、把握时间”,也要“豁得出去”。拍戏时,副导演还对包括韩丽在内的几名女孩都说,“我真的想找你做女朋友,想跟你处对象”。

韩丽也见过“豁得出去的”女生。一次圈里一比较有名的导演面试一个角色,导演让韩丽在内的几个女孩儿“把外套脱了,看看身材”,韩丽同组的一个女孩儿二话不说脱得只剩三点式内衣。

刘城铭没有遇到过“豁得出去”的时候,但上学时遇到过被假剧组坑骗。每当有大电影或者电视剧筹备时,网上会出现该电影或者电视剧的招聘信息。为了面试通过,有时给面试导演买条烟、请吃顿饭或者给点钱,“但后来再联系,导演已关机,原来他们的电影名和真正的电影名一字之差,”刘城铭说,涉世未深时同学和自己算是花钱买教训。

“就算熟人约戏也得看人”

对于中传女生周云露因接戏遇害一事,大三女生李佳雨说以后会更注意个人安全,不能被工作的诱惑冲昏了头脑,就算有熟人邀约,也会根据其平时表现选择是否前往:“如果平时性格、为人处世不好,不会赴约。要知根知底,才会去。”

对于周云露的遇害,郭子豪也很惋惜。“他们不是同班同学,只是同届,觉得她有点太过信任那个男生了,没有多留个心眼。”郭子豪说,艺术圈里不乏个性奇怪的人,女生出去拍戏最好跟认识的人一起进组,即使是同校推荐,最好也不要单独赴会,应学会保护自己。

针对周云露遇害案,海淀法院王丽娟法官表示,此类案件发生在熟人和经熟人引荐的半熟人之间的情况比较多,占比在55%-60%左右,案发的背景包括在朋友聚会以及外出游玩的环境下。其次,此类性侵案件,施害方临时起意的情况大约占到六成左右,其余四成是预谋犯罪。临时起意的原因包括醉酒、女生穿着暴露以及言语冲突等。

王丽娟表示,作为女生,首先要注意的是,不论与对方是否熟识,尽量避免在聚会或者游玩时两个人单独前往私密空间,这样就回避掉了最可能发生性侵的客观环境。

如果是在公共场合或者周围有同伴的情况下,遇到对方有性侵的举动,女方向他人求助或者报警都是比较有效的解决方式。

如果在只有两个人的私密空间,一旦女生遇到男生提出发生性关系的要求或者性暗示,那么首先要做到不惊慌,其次采取找借口的方式进行拖延或者将私密的地点进行转移,比如身体不舒服、有洁癖、地方感觉不好等等,用迂回的方式将自己带出私密场所,以方便下一步再求救。(原标题:杀中传女生嫌犯:就想找个人发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态钠离子微型电池问世 “天涯海角”再成焦点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神经机制获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