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琳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5/7/16 16:25:53
选择字号:
中国概率学家的成就与情怀
概率论领域马志明、严加安侧记

马志明,1948 年生,中国科学院院士。


记者 唐琳综合报道

16世纪,当意大利学者吉罗拉莫·卡尔达诺开始研究掷骰子等赌博中的一些简单的问题时,他可能想象不到日后概率问题会成为一门让众多数学家心醉的学问。

自20世纪30年代柯尔莫哥洛夫提出概率公理化以来,概率论迅速发展成为数学领域里一个相对较新和充满活力的学科,并且在工程、国防、生物、经济和金融等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而且与人们的生活联系密切。

在当今国内,提起数学领域的概率论及其应用研究,有两个名字是绕不过去的。

他们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马志明与严加安。

发声世界

尽管今天的马志明与数学之间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缘分与故事,但在当年的马志明心里,是谈不上“特别喜欢数学”的。

误打误撞带他走上这条道路的,是从同学家里背来的一包数学书。

正是这本书,让他“越学越高兴”,在逐渐尝到自学乐趣的同时,对数学的兴趣也与日俱增。但即便是已经沉浸在数学的海洋中不能自拔,马志明也没有想到以后要成为一名数学家。

转折出现在1975年。当时为马志明写政审材料的干部因为爱才,主动找到马志明提出愿意推荐他读大学。27岁的马志明因此成为了重庆师范大学数学系的带薪工农兵学员。

1978年,马志明成为改革开放后中科院的第一批研究生,从此在科研的道路上迅速成长。

马志明研究狄氏型与马氏过程的对应关系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与人合作建立了拟正则狄氏型与右连续马氏过程一一对应的新框架,他与Rockner合写的英文专著已成为该领域的基本文献。

在Malliavin算法方面,他与合作者证明了Wiener空间的容度与所选取的可测范数无关。

同时,他还在奇异位势理论、费曼积分、薛定锷方程的概率解、随机线性泛函的积分表现、无处Radon光滑测度等方面获得多项研究成果。

由于突出的科研成就,马志明曾受邀在1994年国际数学家大会上作邀请报告,并获得包括Max-Planck研究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陈省身数学奖、华罗庚数学奖等在内的若干奖项。

1995年,马志明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8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2007年当选为数理统计学会(IMS)Fellow。

他曾担任2002年北京国际数学家大会组委会主席,国际数学联盟执委会委员(2003~2006)、副主席(2007~2010),中国数学会第八届理事长(2000~2003)和第十届理事长(2008~2011)。

近年来,马志明又开始关注概率论与数学其它分支的交叉与融合,以及概率统计在生命、信息等其它领域的应用。

“以往的菲尔茨奖很少奖励给概率统计方面的研究,但在2006年,就有两位菲尔茨奖获奖者的成果用到概率统计。2010年的4位获奖者,其中有3位做的研究工作涉及遍历测度,因而与概率论有关。2014年,又有一位与概率论有关的学者获菲尔茨奖。”马志明分析说,现在越来越多的数学分支用到概率的方法,这说明数学内部不同分支的交叉和融合已经是当今数学发展的重要趋势。

2015年,第八届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大会(ICIAM 2015)将于北京召开。作为2002年国际数学家大会的组委会主席,马志明比其他人更深知国际大会对中国数学发展的深远影响。

他表示,虽然我们距离数学强国还有一些差距,但国际同行已注意到中国数学,希望听到中国数学家的声音。

严加安,1941 年生,中国科学院院士。

行为世范

拉普拉斯有一句堪称经典的格言:“生活中最重要的问题,绝大部分其实只是概率问题”。

在很多人眼里,数学是书本上的知识,是研究者的领域,但在中国科学院院士严加安眼中,在我们的生活中,数学无处不在,其中具有典型意义的就是概率和博弈问题。

作为国内概率论和随机分析领域很有影响的学术带头人之一,严加安不仅在概率论、鞅论、随机分析和白噪声分析等领域做出了许多基础性贡献,同时还率先在国内开展金融数学研究。而他给出的一系列定理更是被国内外广泛采用。

他建立了局部鞅分解引理,为研究随机积分提供了简单途径;给出了一类可积随机变量凸集的刻画,该结果在金融数学中有重要应用,被文献称为“Kreps-Yan定理”;用统一且简单的方法获得了指数鞅一致可积性准则;与Meyer合作提出了白噪声分析的新框架,与Kondratiev等合作完善了无穷维非高斯分析的数学框架;给出了金融数学中“资产定价基本定理”的修正形式;与他人合作在静态风险度量方面做出了基础性贡献。

由于这些学术成就,严加安先后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和华罗庚数学奖,并应邀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作45分钟的邀请报告。

然而,除了在学术领域的精深造诣让业内学者为之叹服,严加安更加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科研之道”。他非常推崇苏轼的“博观约取,厚积薄发”和爱因斯坦的“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认为这是做科研的基本之道。

“在科学上,除了汗流满面是没有其他获胜方法的;热情也罢,幻想也罢,以整个身心渴望也罢,都不能代替劳动。”严加安引用俄国思想家赫尔岑的话语重心长地告诫年轻人。

对于中国教育发展,严加安有着自己独到而深刻的见解。在他看来,改革考核评价体制是中国高校的当务之急。

“通过‘量化指标’和计分式的手段对教师的科研业绩进行考核是高校学术管理行政化的一个主要表现,这种评价体制的严重弊端就是造成教师的学风浮躁、急功近利和轻视教学。”严加安说,“其实,评价一项科研成果的学术价值,应该看它在相关专业产生的影响,以及同行对论文的公开评论和引用情况。”

在科研工作之余,严加安也对于人才培养有着诸多思考。

他赞同“全人教育”,提倡培养能独立思考和有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有社会责任感和良好道德操守的人,并提出了培养各方面能力比传授知识更重要的观点。

在严加安眼中,导师对学生的首要职责是“引”和“导”。即首先要引导学生对一门学科知识产生好奇心,这就是孔子说的“知之”;其次,要通过对学生经常性的赞许和肯定来激发学生对学习这门知识的兴趣,以达到孔子说的“好之”;最后,导师要以自己的洞察力和学识帮助学生找到属于自己的研究课题,使学生在学习和研究过程中获得一种乐趣,以达到孔子说的“乐之”这一治学境界。

如今,这位喜爱书法和诗歌创作的数学家依旧每天忙忙碌碌:科研、书法、诗歌,工作与爱好近乎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责编:姜天海)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