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廖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5/3/9 15:41:53
选择字号:
美国新财年:勒紧裤腰支持科研

 

 
 
 
 
美国新财年的预算十分紧张。但是在美国国会的支持下,科研机构仍然得以保住自己的那一份经费。这不禁让人感叹:预算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
 
美国勒紧裤腰支持科研的态度,也让人们看到了他们对以科技创新支持新一轮发展的决心。
 
国会力挺科研机构
 
在美国国会中,仍然存在着影响政治决定的势力。
 
在2014年的最后一个月,各种政治阴谋诡计终于得以终止,一切尘埃落定。2015财年联邦预算经国会批准的1万亿美元显示出,某些立法者所表达的意见仍然掷地有声。
 
在国会没有任何新资金用于支配的一年里,美国宇航局(NASA)和国家科学基金会(NSF)所得到的预算“蛋糕”却让他们欣喜万分。
 
两个机构的新财年预算得到了健康的增长,这大部分应归功于刚刚卸任的众议员Frank Wolf(共和党—弗吉尼亚州)和参议员Barbara Mikulski(民主党—马里兰州)。这两位资深的拨款负责人曾分别领导两院负责监督NASA和NSF的开支委员会 ,他们一贯支持这个两机构的预算开支。(Mikulski也曾负责参议院的整个拨款委员会,在新国会就职后她已不再担任此职。)
 
去年,众议员Wolf和参议员Mikulski所坚持的观点在旷日持久的预算协商中逐渐占据优势,勉强避免了再一次的政府停摆和开支冻结延期的生效(因为2015财年始于去年10月1日)。
 
在2013年预算的打击之下,科研人员已做好最坏的准备。他们估计,在2015年预算中,用于支持大部分科研机构的可自由支配经费应该不会有所增长。但让他们欣喜的是,很多科研机构却收获颇丰。不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预算基本与去年持平,与2014财年相比仅上涨0.5%,为300.84亿美元。
 
宇航局成最大赢家
 
2015财年预算的一大赢家是宇航局科学办公室的经费分配,该办公室去年的经费为51.51亿美元。
 
国会拒绝了白宫对其提出的1.79亿美元削减,反而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了9300万美元,至52.45亿美元。
 
在这2.72亿美元的大反转中,最大的作用是为SOFIA项目额外投入7000万美元,继续支持NASA在波音747上架设红外望远镜的项目。同时还有1亿美元用于推动木卫二项目价值数百亿美元的任务,有些研究人员相信在这颗卫星冰盖下的海洋中可能有其他生命的存在。
 
立法者同样拒绝了对哈勃太空望远镜项目的2500万美元削减,并追加了2700万美元以资助各个项目开展的教育和公众拓展活动。火星探测项目以及红外巡天望远镜项目——宽视场红外巡天望远镜项目(WFIRST)的经费也有所增长。
 
即便如此,某些空间科学项目仍然感觉经费有所压缩,因为NASA重新对资金配置进行安排以符合国会的想法。
 
例如,他们可能无法全速推进小规模的探索性空间探测器(费用必须小于4.25亿美元),或者是大规模的新边界探索项目。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天文学协会(AAS)公共政策负责人Joel Parriott表示。
 
地球科学是NASA六大主要科学领域中唯一没有获得立法者额外帮助的领域。国会接受了白宫5400万美元的削减提议。
 
不过,地球科学研究者仍然松了口气,最终的方案并未采纳众议院对终止或限制某些地球观测项目的提议,这些项目不受共和党欢迎。
 
对于众议员Adam Schiff(民主党—加利福尼亚州)来说,木卫二所得到的经费是他所在选区、位于帕萨迪纳市的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大好良机,也是对奥巴马总统传达的一条讯息。
 
“每年我们都要击退来自政府的削减经费建议。”Schiff表示,“这是迄今为止最响亮的宣言,NASA的科学研究是拳头部门”,需要总统在接下来向国会提交的2016财年预算申请中全力支持。
 
两党联手,也驳回了白宫对NASA教育活动的再造计划。该机构一直允许项目科学家开展自己的教育和拓展项目,同时开展机构层面的项目。作为重新配置科学教育的政府层面行为,美国政府曾于2013年试图终止NASA的这种教育活动,遭到了国会的否定。此次,美国政府要求仅为项目类活动提供1500万美元的经费资助,但Mikulski又追加了2700万美元,基本与2014年之前的预算持平。
 
对于SOFIA的拥护者来说,伴随着好消息而来的还有一份警示。参议院提出的8700万美元经费本来会允许科学家继续对望远镜进行升级,发挥这种基于地面设备的关键优势。但是,美国天文学协会政策会员Joshua Shiode注意到,最终配置的7000万美元可能无法进行这种升级。
 
新国会就职后的科学未来
 
国会为NASA提供了一份长长的要求清单,但是却允许NSF在各研究董事会间自由支配新增的1.72亿美元经费。这是由于Mikulski和Wolf多年来对NSF领导力的尊重和支持。
 
但是立法者却并非放任自流。
 
Wolf的开支委员会中的民主党领袖、众议员Chaka Fattah(民主党—宾夕法尼亚州)帮助推动了该机构加倍投资神经科学领域的申请,作为政府大脑计划(BRAIN)的一部分。Wolf确保了教育董事会获得了足够的经费增长,以推动小学和中学的科学教育提升课程。
 
同时,NSF获得300万美元的资金,吸引各个阶段的少数族裔学生进行科学研究。尽管Mikulski曾提议投入巨额资金,将传统黑人大学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在1月份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后,Mikulski便失去了她的影响力。但在整个拨款委员会和资助NASA、NSF的分会上,Mikulski可能的继任者、参议员Thad Cochran(共和党—密西西比州)也是NASA和高校研究的支持者。
 
在众议院中,Wolf的退休为Culberson敞开了大门。
 
Culberson表示,他的两大要务是“空间探索和科学研究”。他有信心实现这两大目标。
 
“我想确保科学家获得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他说,“如果有人告诉我NASA的预算中有窟窿,我会堵上它。”■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5年2月刊 科学·深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用3D技术绘制大鼠心脏神经元 微型机器人可通过血液输送药物
“野外灭绝”物种枯鲁杜鹃重现 植物工厂的“光”辉岁月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