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操秀英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5/3/4 15:16:49
选择字号:
基金委主任杨卫展望2020年的“三个并行”

 

代表委员访谈

引领新常态的基础研究

——基金委主任杨卫代表展望2020年的“三个并行”

本报记者 操秀英

每年两会前夕,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下简称“基金委”)掌门人接受媒体采访已成为惯例。一贯低调的杨卫代表对于此次采访却非常重视,原因很简单:“国家对科学基金的投入越来越多。我们需要告诉纳税人,钱都用到哪了。”

交账是必不可少的。“2014年,科学基金全年计划安排各类项目资助金额247亿元,截至11月15日,共批准资助各类项目36686项,经费总额约240亿元。”对于这些数字,杨卫信手拈来。

具体说来,去年资助的项目数比2013年减少两千多项、资助强度略有增加。这一变化源于基金委近年来为提高资助效益采取的限项措施。2014年度,面上项目开始执行连续申请两年未获资助暂停一年申请资格的限制申请措施,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则纳入了申请和承担项目总数3项的限项范围。“我们希望申请者能静下心来进一步凝炼科学问题,保证申请质量。”杨卫说。

这些措施使得科学基金的资助率今年有望达到25%。国际上效果比较好的基金资助率在20%—25%之间。借鉴国外先进基金组织运行模式的科学基金一直将“国际最好”作为自己的目标。

这一目标的背后是基础研究被纳入经济社会发展大背景下的考量。“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阶段,基础研究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我想作为源头活水,它应当引领新常态。” 杨卫说。

新常态的特点之一是“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而原始创新是创新驱动的源头。要实现这一转变,基础研究任重道远。

“我国基础研究总体上进入从量的扩张到质的提升的重要跃升期。”杨卫分析道。例如,基础研究投入持续增长,环境条件不断优化,人才队伍不断壮大,学科布局渐趋平衡。

2006年,我国基础研究投入155.76亿元,2013年达到555亿元,年均增长约20%。

我国科技论文总量2006年以来一直居于世界第2位。从质量看,2004年至2014年,我国高被引论文(引用次数居世界前1%)数为12279篇,占全球10.4%,居第4位。

从事基础研究队伍体量已具备科技大国的规模,全球高被引论文作者榜单中,2001年中国大陆作者仅为7人次,占比不及0.1%;而2014年达到128人次(共114人,其中110人曾获得科学基金资助),占比提升到3.98%。

学科稳定发展,逐步从“仰视”向“平视”演进。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学科稳步发展,据统计,2014年我国有16个学科论文被引用次数进入世界前10位。

但无须讳言的是,我国基础研究整体实力与科技发达国家仍存在较大差距:重大原创少、科学大师少、支撑发展不足,基础研究成果转化不畅,产业发展普遍面临基础瓶颈和源头制约,无法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

杨卫说,这是挑战更是机遇。“当前,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条件和可能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要实现弯道超车,就必须从创新源头入手,加强对基础研究的前瞻性和系统性部署。

凡事预则立。对于基础研究,杨卫提出,到2020年,我国基础研究初步实现与主要创新型国家三个并行的总体目标:总量并行、贡献并行和源头并行。

总量并行是指,在经费投入上,基础研究经费占R&D投入比例达到10%;国际合作交流经费达到与合作对象大范围等同体量。二是论文总量上,与美国差距进一步缩小。三是论文影响力,论文总被引用数全球第二;有1—3个领域达到第一;前1%高被引论文作者占全球10%;篇均被引数接近世界均值。

贡献并行是指,在热点研究方面,每年涌现10项左右里程碑式的学科前沿工作,热点论文排名第二,主导5%以上的学科前沿热点形成;学科发展方面,在全球学科地貌图上形成若干“隆起”区域;人才团队方面,拥有一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领军人才,学科全球前50位科学家占比进入前四,每个学科涌现1个有重要影响的前沿团队,更多科学家进入世界主要学术组织的核心领导层。

源头并行是指,在原创成果方面,面向世界科学前沿每年涌现3—5项具有原创意义的重大成果;创新基地方面,形成一批具有学科高地性质的研究中心;贯通成果方面,面向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和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产出一批从原创到应用、支撑创新驱动发展的贯通性重大成果。

“这三个目标非常难。”杨卫坦言,“而一旦实现了,将标志着我国基础研究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型发展与整体水平的全面跃升。”

要实现这三个目标,被寄予厚望的科学基金责无旁贷。“面向未来,科学基金有责任全面筹划基础研究发展。”杨卫说,基金委既是评审机构又是资助机构,在科技体制改革不断深入的推动下,其“一体双能”的定位将被强化和完善。

同时,基金委在微观层面的改革也在不断推进:在通讯评审工作中试点推广使用评审专家辅助指派系统,不断探索提高评审专家指派的准确度和评审工作效率的新措施;为促使评审专家认真阅读申请书进而提高通讯评审质量,试点在面上项目、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和地区科学基金项目通讯评审中使用新的专家评审意见表格;设立间接经费,取消人员费比例限制,等等。

“科学基金的目标是,到2020年,财政拨款达到300—400亿人民币,逼近NSF。”杨卫说,“我们致力于建设评审程序公正、绩效回报丰富、全球视野开阔、管理服务高效、资源总量宏大、资助谱系多样的科学基金资助管理新格局。”(科技日报北京3月3日电)

相关专题:2015两会专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3/5 9:24:24 doctor5
听上去不怎么接地气。
2015/3/5 8:31:52 loyalSciencefan
作为中国人,老祖宗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不能丢,其中“扶不起的阿斗”就是一条经典。
一篇文章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不是可以引领世界的、揭示自然规律的标新立异,几年后随着当今时代知识的快速更新,它不是垃圾,是什么?高被引率又是什么,所谓的热点,当下博人眼球,引来引去为了发所谓的高SCI,多少诺奖的原作只能发个不知名的小杂志,也没有什么高被引。
难道没有揭示自然规律的、引领世界的科学理论,没有领先于世界造福百姓的原创产品,而用文章数量和高被引率来回馈老百姓纳税人的血汗钱吗?!
2015/3/5 3:56:24 ishadoop
国家政策咱不懂,作为一个普通的nsfc申请者,我就想问问杨卫先生,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你们那个ISIS系统搞的那么烂,对的起纳税人吗?
2015/3/4 19:15:14 loyalSciencefan
现在做科研不是让你把人家几十年前的工作再做一遍,是在人家的基础上拔高、创新往前做,人家大楼盖了3、4层,你得盖5、6层。回头看看,多少个得诺奖的人工作也就干了几年。世界上有几个人是干了50、60年才得诺奖?
2015/3/4 18:57:09 wwzyzj
为什么没有资助出一个诺奖来???
目前已有1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外穹顶封顶完成 新疆哈密东天山草原上粉红椋鸟飞离巢穴
用动物培养人体器官初获进展 2024年,人类能否重返月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