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宋晓东 李鹏 郭强 张志龙 来源:半月谈 发布时间:2014/9/29 9:09:28
选择字号:
我国农业水危机恶化 老井无水湖区大旱

大旱袭击河南,水库干涸龟裂。朱祥摄

满地井眼,没有一个出水

水资源越来越稀缺,农业发展的水瓶颈越来越凸显——在今年多地的大旱中,这一问题更充分地暴露出来。在一些地区,由于地下水位不断下降,去年、前年才打的井,已抽不出水来浇灌龟裂的田地。有村民无奈地说,满地井眼,没有一个出水。这既是面对旱情的无奈悲叹,也是农业水危机的真实写照。

老井无水可抽,新井越打越深

滑县,中原粮仓河南省第一产粮大县。由于境内没有大的河流流经,地表也没有控制性蓄水工程,目前除了有限的引黄取水外,农业灌溉和城镇生活主要依赖地下水。当地地下水资源已面临严峻挑战,加之今年遭遇大旱,问题更加凸显。

滑县白道口镇民寨村村支书和丁全介绍,正常年份耕地只需灌溉一次,但今年全村大部分地块都浇了3次。据了解,民寨村6200亩耕地配有百十眼机井,大旱来临后报废了一半,虽然村里一口气新打了31眼70米的深井,但还是不够用,村民估计,全村至少需要70眼70米深井。

新井不够,只能继续用老井,但地下水位下降严重,老井出水明显不足。村民赵文才说:“老井的水一下一下地冒,以前一亩地浇完只需要个把小时,现在两天才浇3亩地,又耽误时间又费电。”

开封市尉氏县临近黄河,水文条件较好,由于近年来气候干旱,降水偏少,地下水位下降也很明显。尉氏县水利局局长李洪池介绍,今年尉氏县地下水水位普遍下降2~3米,部分地区下降5~10米。

而豫西山区由于地势较高,地下水位下降更为严重。平顶山郏县安西村种粮大户程天彪承包的600亩地今年过半绝收。“地里70米的井已经抽不出水了,找不到水浇地。”程天彪说。郏县安良镇老山薛村村民为了解决吃水问题,今年集资1万多元打了一口90多米的井,但用了不到20天就接近干涸。

牛村是安良镇地势较低的村,往年,村中一口90米深的机井能保证村民饮水和农田灌溉,今年6月份开始,机井基本干涸,一天只能抽水20分钟,而且水质浑浊。村支书杜国强说:“别说抽水浇地,最困难的时候连吃水都不够,村民只能去别村拉水吃,有时候得跑出去十几里地。”

郏县水利局副局长王自民介绍,由于地下水位明显下降,大部分村民自家取水机井已经干涸,目前新打机井要达到200米左右才能出水,山地丘陵地区甚至要达到300多米。据了解,今年郏县22座水库中21座干涸无水,13条河流全部断流,8353眼灌溉井中3700眼干枯,地下水位平均下降15米以上。

近年来,河南几乎年年遭遇旱情。2012年,2000多万亩秋作物受旱;2013年,超半数市县重度干旱;今年又遭此大旱。“连续抽取地下水,已经使得河南省部分地区地下水资源状况堪忧,豫西以及豫南地区地下水位大幅度下降,机井衰减幅度超过30%。”河南省防办督察专员赵连峰说。

不惟河南如此,河北、山东、内蒙古等地也是同样的情形。河北衡水机井每年报废3%至5%,井越打越深,最深的已经到了六七百米。记者采访发现,老井无水可抽、新井越打越深已成为普遍现象,井眼越来越多、井眼挨井眼,在不少井灌农区几乎成为一“景”。

河湖枯干,引灌无水可用

“水利建设投入要有所改变,不能抗旱就打井,地下水位接连下降得不到有效补给,就会形成恶性循环。”滑县水务局副局长韩晓伟说。

目前,为了减少地下水的抽取,滑县已经开始着手建设地表蓄水工程,同时也加大引黄水量。韩晓伟说,滑县仅农业用水每年就需要3亿立方米,2008年起滑县通过引黄补给地下水源,但是由于黄河水量减少,水源补给十分有限。

近几年小浪底水库调水调沙,黄河水面明显降低,引黄出水口已需要提水。韩晓伟反映:“我们距离黄河比较远,遇到干旱年份,甚至需要二次提灌才能引来黄河水,而且水量十分有限,农业灌溉和水源补给都很难实现。”

引黄难的问题在临近黄河的开封市也同样存在。为了减少地下水资源消耗,开封市尉氏县每年投资75万元加大引黄水量,以保障常年不间断引水,但受黄河水量减少影响,成效有限。

“地下水资源十分宝贵,特别是深层地下水的积累不是几年几十年就能恢复的,因此我们加大引黄量希望补给地下水,但是黄河水量在减少,引水量十分有限。”尉氏县水利局局长李洪池说。据了解,近几年开封市引黄量一直未能满足需求,由于黄河水位下降,开封市境内4个黄河引水口,已经有一个引水口需要提水。

除了黄河,许多地方的河湖、水库也是同样的情况。今年干旱期间,湖北襄阳全市库塘存水量严重不足。据统计,该市有淳河、滚河、小黄河、黑清河、蛮河等240余条河流断流或处于枯水位,襄枣宜接合部的长山地区地表水不足,形成了想抗旱却无水可抗的局面。

在枣阳市鹿头镇,镇党委书记刘国强介绍,当地已经连续5年干旱,境内沙河、吉河等大中型水库均已低于保坝水位,无水可放。8座镇管小型水库6座干涸,646口堰塘中有525口干涸。

“现在的水库见底、河道断流是多年累积的结果,一再发生的旱情提醒我们必须思考如何筑牢粮食生产的水安全防线。”河南省水利厅防汛抗旱督察专员石海波说。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湖里会取不到水”

江西地处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区,境内河湖密布,是南方名副其实的丰水区。但近年来,带着“丰水区”帽子的江西也频发干旱,给农业生产带来很大考验。

2011年7月,本是南方多雨季节,但江西出现伏旱。当时在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长埠镇义基村,记者看到大片的水稻田干涸,一些田里甚至出现了3个手指头宽的裂缝。“早稻旱完,晚稻又遭旱,一年两旱,焦头烂额。”当地种粮大户杜木火说。

在鄱阳湖边的南昌县蒋巷镇,当年也出现旱情。当地完全依靠湖边江畔取水,没有一座水库。蒋巷镇水利站站长曹红福告诉记者,当地农田灌溉依靠赣江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湖里会取不到水”。蒋巷镇15万亩左右的晚稻中,有约10万亩遭旱。

2012年新年伊始,鄱阳湖地区又传来干旱的消息:鄱阳湖水体面积萎缩至不足200平方公里,不到丰水期的二十分之一,标志性水位站水位跌破8米。

2013年,旱情再次袭击江西。自7月16日开始,江西高安持续无雨,到8月中旬,全市已有5500多亩水田缺水。

实际上,作为我国最大的淡水湖,近年来鄱阳湖季节性干涸时常发生。去年11月记者采访时看到,余干县、鄱阳县、都昌县等地一批沿湖乡镇水厂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取水困难甚至是无水可取的情况;沿湖部分农村地区因为地下水位低,饮水井、压水井出水严重不足,不少农户的水井每天出水量仅够1人饮用。

“种地成本一下就上去了”

水资源短缺导致灌溉难度加大、成本提高,农民在浇水方面的投入越来越多。

前不久,记者在河北省元氏县西郝村见到正在地里浇水的牛雪印。她告诉记者,村里浇地用井水,水位低,用的人多,浇一亩地需要5到6个小时。

石家庄市赵县南姚家庄姚凤娟说,目前种地浇水投入太多。据她介绍,他们村也使用水井浇地,水井出水量不大,“种地成本一下就上去了,种一亩小麦浇水需花100元左右”。

在山东高密,种粮大户王翠芬也体会到水贵如油。“今年上半年旱情太厉害了,去年小麦亩产1100斤~1200斤,今年也就700斤~800斤,影响太大了。没有水,农业没法办。”王翠芬无奈地表示,今年小麦种植因为干旱“亏不少钱”。

王翠芬说,自己也打了几眼井。现在打井打的是100多米,非常深,以前最多也就几十米。随着深度增加,成本提高也比较明显,一眼井就得2万多元。由于水不是很旺,又大大增加了用电成本。

每天清晨5点,种地近20年的王翠芬都会准时来到田间地头,闻闻“泥土的香味”。王翠芬希望,政府能加大补贴力度推广节水、节能、高效的喷灌设备,让更多的种粮大户用上这种好设备,节约更多水资源。另外,她还联合种粮大户,打算成立一个节水灌溉协会,“一是因为现在农业缺水很严重,二是联合起来宣传节水理念,现在已经有几十个人有意向加入”。

“俺一直在想,设备、人工可以加钱买到,水资源浪费了,加多少钱也买不回来。节水不仅为自己,也是为后代。”王翠芬说。(记者 宋晓东 李鹏 郭强 张志龙)(原标题:农业水危机步步逼近 “渴”农业路在何方)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银杏凭什么能活千年? 2019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揭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