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浪莎 来源:成都商报 发布时间:2014/9/22 11:24:21
选择字号:
歌舞团跑过龙套 酒吧当过驻唱
十年考了八次研 50岁“大叔”终于读上研究生

 

前段时间,四川音乐学院2014级新生体检,一个本科新生问赵翔宇,“叔叔,你是来读博士的哇?”赵翔宇不好意思地摸了下稀疏的头发,他知道自己50岁的年龄比好多本科生父母都大,但这并不妨碍他实现在川音读研的梦。为了这天,他努力了10年,8次考研终于成了声乐研究生。
 
职业生涯遇危机,40岁决定考研
 
2004年第一次考研前,赵翔宇已经在四川艺术职业学院教了16年的声乐课,并且在2003年拿到了川音声乐的本科学历。促使他考研的,是教师生涯的危机。当时,他任教的学校正处于中专向大专的转折期,他能上的课很少,“每月只能拿60%的工资,最低时还不到1000元,也不能评职称。”校领导在会上强调,学校要从单一的川剧发展到多专业教学,老师也要紧跟时代武装头脑。
 
“那必须要学习了,保住饭碗。”赵翔宇动了考研的念头。他决定考川音声乐专业的美声方向,考试时要唱6首歌,包括3种外国语言的歌曲,赵翔宇选了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相当于半场音乐会。
 
但第一次考研,英语成了“拦路虎”。“我的英语还停留在高中水平,小时候也没学扎实,底子太薄。”赵翔宇回忆说,考场上看着英语卷子,“脑壳完全都是晕的”,首次考研失败在赵翔宇的意料之中,他决定来年再战。
 
但他没想到,这条考研路,他一走就是10年。
 
为省钱考研,至今住在蜗居里
 
考声乐系研究生,单独请老师指点是必须的。幸好,赵翔宇在川音读过本科,认识很多声乐系老师,他就挨个求教。不过也有尴尬,“遇到不熟的老师,尤其是比我年轻的,人家首先就怀疑我40多岁还能考研?”因为平常要教课,赵翔宇只有周末学,刚开始还愿意在川音琴房学,后来就只去老师家,“年龄大了,也怕别人笑话。”赵翔宇说。
 
除了请老师指点,赵翔宇还要请钢琴伴奏,每周练一次,200元~300元一节课,这样一来,他的生活成本立刻增加,“每月2000元用来学唱歌肯定有,备考最紧张的两个月,花销在4000元~5000元。”为了省钱,赵翔宇把生活过得很“枯燥”:作为教师有两个假期,同事都去外地旅游,但他基本不动,去得最远的是峨眉山。至今,他也没买车,住在学校分给他的40平方米的小屋里,“我也不去打麻将,有钱都拿来交学费。”
 
在赵翔宇同科室的一位女同事看来,他性格有点一根筋,可能正因为这点,“他认准的事情就一直做,才有了这些年的坚持。”这种令同事佩服的坚持,其实也很孤独。10年里,赵翔宇独自生活在成都,亲戚都在老家遂宁射洪。考研总在寒冬,他本来就清瘦,抵抗力不好,“连续3年,我每到考试前就感冒,连着输液都不见好,嗓子彻底就废了。”
 
上课有啥感受?“同学都喊我叔叔”
 
因为底子薄,声音条件也不占优,赵翔宇不是文化课过不了,就是专业课差点。好在,四川艺术职业学院的饭碗倒一直都在,“我自己都怀疑,这样坚持的意义是什么。”
 
曾经,他去酒吧驻唱过或弹钢琴,还被省歌舞团借调过当跑龙套的演员。试了一些职业,赵翔宇还是想当个好老师。这样努力了10年考了8次,今年5月,当他知道被川音录取时,内心反而少了狂喜,“倒是觉得有压力了,研究生要考试、写论文、开音乐会,我50岁了,别人背一遍的东西,我要背三遍,以后的学习不容易。”
 
本周,赵翔宇开始到川音上课。拿到的课程表显示,这学期他共有6门课12个学分,集中在周一和周二。原本,有门公共课是周四上,但赵翔宇周三、周四必须回学校教课,他就准备把这门课选到下学期再上。上学第一天时,导师选择结果还没出来,他就先和同学们一起排练歌曲,问跟比自己矮了一辈的同学站在一起啥感受,赵翔宇嘿嘿一笑,“体检的时候,娃娃们都直接喊我叔叔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深海软体动物马蹄螺科两新种 北极上空出现罕见臭氧层空洞
科学家首次完成可可西里主要湖泊水深测量 全球变暖引发海洋“灾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