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卢成汉 陈媛 杜泽华 田娟 王家平 何长青 来源:楚天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4-8-21 9:28:20
选择字号:
华中农大尿毒症学生包塘养鱼 为抗旱放水救稻

图为:母亲梁福秀在病房里照顾虚弱的彭云南

□本报记者卢成汉 陈媛 特约记者杜泽华 通讯员田娟 王家平 何长青 摄影:记者黄士峰

望着300亩干裂的稻田,身患尿毒症的彭云南毅然选择放水抗旱,哪怕抽干了那口他养鱼赚钱赖以治病的堰塘,哪怕自己命在旦夕。

彭云南出生于荆门市掇刀区麻城镇一个清贫农家,7年前,还在读大三的他不幸诊断出患有尿毒症,巨额的医疗费用压得一家人喘不过气。困难时候,来自家乡各界的资助,让他得以透析治疗,村里还将一口堰塘免费承包给他养鱼,保证他有治病的收入来源。

今年鄂北又大旱,村里300多亩稻田眼看要绝收。彭云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接到村里求援后,他二话没说把投放不久的鱼苗捞起,开闸放水。

稻田的救命水来了,眼下丰收在望。彭云南的救命水却没了,10天前,他病情突然加重,被紧急送至武汉同济医院抢救。

昨日,同济医院肾内科病房内,彭云南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回想起一个月前那次放水抗旱,他吃力地说,舍弃一两千斤鱼就能挽回乡亲们300亩稻田,值得。

不幸患上尿毒症

关爱给了寒门大学生希望

“我的理想是美好的,但命运是残酷的。”回忆起这几年来的生活,彭云南淡然笑着说,“没生病前,我很喜欢设计,一心想大学毕业后当一名软件设计师。”

1986年,彭云南出生在荆门市掇刀区麻城镇麻城村3组一个农村家庭,全家靠十几亩薄田,供他读书。

2005年,彭云南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华中农业大学,成为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一名学生。

正当命运出现转机的时候,无情的病魔袭来。

2007年11月,刚读大三的彭云南突然感到视力模糊,看不清黑板,很快就确诊患上了尿毒症。

父母带他在武汉治疗了几个月,因为无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只得选择回老家透析来延续生命。回到老家,他一度意志消沉,不愿出门,甚至想过自杀。可一想到父母为了自己上学辛苦赚钱,患病后社会各界对他的关心和鼓励,为了对得起家人,为了回报社会,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活下去。

“真的多亏众多好心人的帮助,更要感谢我父母和家人的不舍不弃。刚确诊时,学校、学院筹集善款帮助我,回到荆门后,市委市政府、掇刀政府也多次为我捐款,还帮我办了低保。一些善良的人还义卖书籍衣物等为我捐款,还有一些人专程到医院看望我,这一份份真情和爱让我重新燃起了活的希望。那时我才21岁,我盼望着自己能尽快好起来,去上学去回报社会……”

养殖自筹医疗费

摸出门道有了稳定收入

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彭云南的病情基本被控制住,但每周要去医院做2—3次的透析来维持生命。7年下来,透析治疗,已经花去了40多万元。

“医生说只有换肾才能救命,但我与家里所有人都没有配型成功,只能等待合适的肾源。现在就是尽可能多挣钱,因为每次去透析和买药,都要花好几百元,移植手术更是需要一大笔钱。”彭云南说,“我和家人都没有放弃,与其悲痛,还不如振作起来。”

2009年,彭云南在当地政府、村委会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开始了养殖创业之路的摸索。母亲梁福秀说,儿子创业,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赚很多钱,只是希望能通过一份事业,增强儿子生存下去的信心和勇气。当年春天他们就购买了2000多只水鸭苗,400多只鸡还有4000多只鱼苗。养殖基地就是离家约四五百米的一个小型堰塘,这原是村里的水库,由村里免费给彭云南家承包使用。刚开始的时候很艰难,父亲彭永雄说,家里人没搞过水产养殖,一开始什么都不懂,全由儿子一个人摸索。每次去医院透析后,儿子就去上网查资料,回来后一家人又一起商量,儿子还向其他的养殖户借鉴经验。看着儿子越来越投入,人也逐渐乐观起来,老夫妻俩也很开心并全力支持儿子。

渐渐地,彭云南开始摸索到了一些门道,为了养好鱼,他实行了鳙鱼、鲫鱼和鲩鱼的套养模式,水面上还养鸭和鹅。2011年到2012年,他一共收获了5000多斤成鱼,赚了1.5万元,鸭子和鹅也长势良好。

旱魔肆虐稻田裂

放干救命水保住乡亲稻谷

然而被他视若珍宝的堰塘,彭云南上个月却亲手将它放干。

从今年5月以来,江汉平原几乎没有下过一场雨,麻城镇也不例外。进入7月,雨水更是难得一见,此时正是中稻扬花抽穗的关键时刻,如果再没有水浇灌,乡亲们一年的收成,就会付之东流。位于彭云南养鱼的堰塘下,正是麻城村3组300亩稻田,当时稻田渴得张开了裂口。

在乡亲们看来,彭云南养殖的堰塘,就是他的救命塘,虽然急切等水灌溉,可放水救田的话,大家都开不了口。彭云南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村里帮了我,现在乡亲有困难,我无条件放水解难。”7月25日,当村干部有些犹豫找到他协商放水一事时,彭云南一口打消了村干部的顾虑。

梁福秀告诉记者,今年的旱情比往年都严重,“想到大家一直在帮助我们,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乡亲,看见大家的田地受旱,把自己塘里的水放出来,就是帮大家解决燃眉之急,我们也懂感恩,这样自己也心安。”

“堰塘放了水,意味着他将断掉绝大部分经济来源,说严重点,他的生命将受到威胁。”该村副主任郑海林说,但那天说起放水的事,“彭云南脸上却带着笑容。”

七天七夜,20多亩的堰塘放得见底,下游300亩的稻田解了渴。而堰塘里去年秋季才投放的2000斤鱼苗则提前捞起来,每条大约只有一斤左右,根本卖不出价格。荆门市一家连锁超市经理好心将彭家的半成品鱼全部收购,投放到自己鱼塘喂养,将彭云南家的损失减少到最小。即便如此,彭云南的损失也不低于万余元。

昨日,记者在这个名叫曹六堰的堰塘看到,经过漳河水库调水和最近几次的下雨,曹六堰的水位已经恢复。堰塘上,彭云南饲养的一群白鹅自由游弋,再有几个月,就可以出售了。

在不远处的一片山岗上,其父彭永雄正在给土鸡喂食,他说,这批土鸡马上就要出售了,收入全部用于儿子的医疗费。

曹六堰下,300亩中稻丰收在望。“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收割了。”村民彭永林动情地说,“彭云南舍出救命水,才保住了这批粮食,乡亲们都很感动。”

心系家乡养殖业

小伙期待换肾后重获新生

就在放水灌溉稻田后的第10天,8月11日,梁福秀陪着彭云南到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透析,由于颈内静脉置管破裂,彭云南又紧急被送往武汉同济医院。

昨日,记者在同济医院肾内科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彭云南又黑又瘦,显得极为虚弱。梁福秀说,生病以来,原本110斤重的小伙子如今只剩80斤了。

同济医院肾病内科主任医师姚颖说,彭云南患的是慢性肾衰竭,也就是尿毒症,透析只能暂时维持生命,至于能维持多久无法确定。目前对于尿毒症的治疗,除了肾移植,没有别的有效途径,“彭云南还那么年轻,作为医生我们也希望他能够尽早接受肾移植手术。”

梁福秀说,儿子对生命十分渴望,一心希望能够尽早接受肾移植手术,但是手术费用要十多万元,术后每月还要需要数千元的抗排斥药物,这都是一笔很大的费用,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的确太难了。她希望社会和爱心人士能够再帮助他们一家渡过难关。

“我现在觉得自己在养殖方面更有兴趣,等我身体好了,一定要把家乡的养殖业做起来。”昨日,尚在病中的彭云南一提起自己的创业和未来的打算,脸上立刻有了光彩。(原标题:《重症学子承包堰塘养鱼治病 大旱来袭村里稻田眼看绝收 小伙放干救命水 义助乡亲抗旱魔》)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基因是如何被调节的?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