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段歆涔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6-30 7:39:24
选择字号:
“申请经费就像买彩票”
美科研机构缩减天文学预算惹争议

图片来源:《科学》

美国莱克星顿市肯塔基州理论天体物理学家Gary Ferland还记得,他和同事曾经各有50%的把握申请到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天文学部门的研究经费。但现在,成功率仅为15%——这和买彩票相近的概率。

63岁的Ferland说:“如果你指望靠赢得彩票抽奖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你必须买很多彩票。”对很多天文学家来说,这意味着每年向NSF提交很多申请。Ferland一直采用这一策略且取得了成效:2011年,他提交了3份申请,获得了两项研究补助;今年,在得到NSF的批准后,他向两个NSF的不同项目提交了相同的申请并获得又一笔补助金。

现在,Ferland需要想一个新办法:今年夏天之后,NSF天文学部门计划宣布一项新政策——“强烈建议”科学家针对每年的拨款周期提交一个申请。新政能减轻审查者的工作量;同时对于那些通过希望渺茫的申请,此举也能减轻审稿人的失望情绪。

NSF天文学部门主管James Ulvestad说:“这只是第一步。如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从评审员的角度考虑,2016年,我们计划将其改为强制性命令。”

生物医学研究人员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也一直在和类似的问题作斗争。但对于美国天文学家这个相对人数较少的群体而言,申请成功率的急剧下降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现象。华盛顿市美国天文学会公共政策主管Joel Parriott说:“只有不超过15%的成功率,这对于整个天文学界非常严峻。”

危机背后的数字是惊人的。申请NSF基本补助金的研究人员和小规模团队数量在过去十年间增长了一倍。与此相反,NSF的天文学预算在同期仅增长了40%。此外,近3年来,NSF天文学研究经费的平均规模约为每年32.5万美元,比10年前增长了约30%。

去年秋天,Ulvestad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只有两种方法能提高成功率:限制申请或缩减经费规模。但没有科学家希望看到研究经费的缩减,因此只能在限制申请上下功夫。近日,在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咨询委员会(AAAC)的一次会议上,Ulvestad讨论了关于限制申请的策略。天文学领域的几大主要资助机构(NSF、美国宇航局、美国能源部)也参加了这次会议。Ulvestad说,从2015年拨款周期开始,NSF将要求科学家在一份申请上列出自己是主要研究者(PI)还是共同主要研究者(co-PI)。

研究恒星和行星的宾州州立大学公园分校天文学与天体物理学助理教授Jason Wright表达了这样的担忧:“严格限制申请将是一场灾难。”Wright表示,每年只能以PI或 co-PI的身份申请一次补助将使得科学家更不愿意合作。2011年,Wright向NSF提交了两份申请,且都获得通过,这让他非常震惊。他说,设置申请上限后,自己也将改变申请的方式。“如果你只有一次机会,我会写入延伸和扩展的计划,并要求更多的资金。”

AAAC成员认为,在联邦官员宣布任何额外措施之前,他们需要收集更多的数据以弄清问题的实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AAAC同意开展一个询问科学家如何看待现有资金审核过程的调查。AAAC 下任主席、双子城明尼苏达大学物理学教授Priscilla Cushman说:“这是一个数据驱动的解决方案,我们急需更多的数据。”

例如,NSF的数据显示,在今年收到的723份申请中,其中100份申请的申请人不止提交了一份申请。Cushman想要知道,这些重复提交申请者主要是领导大型研究团队的资深科学家,还是年轻科学家在获得终身职位前疯狂地想获得来自NSF的梦寐以求的研究经费。申请数量的激增是另一个谜,因为天文学的研究人员在过去十年并没有大幅增长。

没有人希望用限制申请的办法解决所有问题,且此举没有解决天文学家的要求和可用资金数量之间潜在的不匹配问题。Ferland说:“在成功率如此低的情况下,我们很难维持一个长期的研究计划。唯一庆幸的是,相较于那些事业刚开始的年轻人,我已经快到退休的年纪了。”

(段歆涔)

《中国科学报》 (2014-06-30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用高品质水稻满足多样化需求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