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5-5 10:46:53
选择字号:
媒体炒作还是基因变异?
MERS病例飙升敲响警钟

由于担心MERS传染,利雅得球场工作人员戴口罩进行工作。图片来源:FAYEZ NURELDINE
 
科学家正努力弄清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感染人数急剧增加的原因。仅在4月,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已经报告超过200个新病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也于5月2日通报说,该国确诊境内首位感染MERS病毒的患者,并称不排除因患者此前接触他人而造成更大范围传播的可能。这些点燃了对该病毒可能全球蔓延的恐惧。
 
世界卫生组织对这一新数字表示了警告,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也在4月25日更新了风险评估等级,警告欧洲国家小心更多的输入病例。
 
有科学家认为,感染数量飙升的原因是该病毒出现基因变异,变异可能让MERS更具流行性。但迄今为止,科学家未能对此进行确认,并且其他一些因素也可能推波助澜——从草率的医学卫生检测到该地区的骆驼出生浪潮。
 
自2012年该疾病开始流行以来,仅沙特就已报告了345例MERS病例,其中105例死亡,目前大部分新病例出现在该国西部的吉达地区。很多人担忧,该病毒的基因突变可能让它更善于在人际间传播,就像2002年~2003年暴发的MERS远亲——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那样。
 
为了探索可能的原因,德国波恩大学病毒学家Christian Drosten与沙特卫生部副部长Ziad Memish展开了合作研究。4月18日,Drosten实验室收到从吉达患者身上提取的31个样本,其中29个在当地实验室进行了两个独立的PCR测验,MERS检测结果为阳性。Drosten研究小组证实了28个样本的测试结果,并指出假阳性结果并不是问题。
 
4月26日,该实验室完成了3个病毒基因组的测序工作,并迅速将信息贴到网上。“这些序列看上去完全正常。没有理由认为它们出现了能提高流行潜力的改变。”Drosten说。
 
Memish则认为这次暴发的主要原因是测验数量的增加以及对MERS越来越多的媒体关注。他表示,之前只有那些需要重症监护的肺炎患者才需要进行MERS病毒测试。“但是由于媒体炒作,那些轻度发烧或咳嗽的人也到医院要求进行检测。”Memish说,医生只能遵从,这就导致了更多的诊断,尤其是轻度病例。近日,Drosten到达利雅得,证实这座城市正处于紧张气氛中,“你能看到人们戴着口罩四处行走”。
 
但是ECDC监督和响应主管Denis Coulombier指出:“有症状和无症状病例的比例与之前预测的一致,因此检测数量方面的变化不足以解释4月出现的感染暴发。”而且,荷兰鹿特丹市伊拉斯谟医学中心(Erasmus MC)的Bart Haagmans表示,很难从一个测序基因判断MERS病毒是否出现适应性改变。他提到,即使在目前研究最为充足的流行感冒领域,科学家也很难确定寻找的是什么突变。
 
Drosten还认为,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吉达受影响最严重的医院缺乏卫生学知识,从而加速病毒在患者和医护人员间的传播,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医院的具体问题出在哪里。
 
在本次暴发中,骆驼扮演的可能还是次要角色。科学家已经证实中东和非洲的许多单峰骆驼携带有该病毒。在最近几个月,人工饲养机构再次迎来骆驼生育高峰,这些动物后代可能起到类似自然病毒培养器的作用,增加了人类的感染风险。
 
英国爱丁堡大学进化生物学家Andrew Rambaut表示,Drosten的数据强化了这样一个理念:MERS能反复穿越骆驼和人类间的物种藩篱。他提到,Drosten近日张贴的3个基因与来自卡塔尔的孤立患者密切相关。2012年9月,这名患者在英格兰接受了治疗。Rambaut称,没有人知道卡塔尔和吉达患者间的联系,很有可能一个拥有该序列的病毒感染了人类两次—— 一次在卡塔尔,另一次在吉达,而非在未知患者链中传播。
 
病毒从骆驼到人类的跳跃“将持续发生,直到骆驼的影响减小”, Rambaut说。但问题是如何去做?因为人们尚不清楚MERS病毒如何从骆驼传染到人类。一个路线可能是未经消毒的骆驼奶,这种乳品在中东被广泛食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的科学家最近表示,该病毒在天然骆驼奶中能稳定存在至少72小时。Haagmans希望能检测疫情暴发地区的骆驼尿液和奶。另外,受污染的肉也可能起到作用。而另一个不太可能的途径是空气传播。例如,骆驼排泄的病毒黏附在尘埃颗粒上,感染了那些将其吸入的人。
 
此外,一些答案可能来自卡塔尔。当地研究人员与Erasmus MC的Marion Koopmans等人合作开展了迄今为止最大的MERS传播研究。该研究小组计划为骆驼和人等动物进行取样,以寻找病毒和抗体。Koopmans表示已经获得45000份样本。“我们必须加大力度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她说。
 
MERS病毒于2012年9月在沙特被发现,因与SARS同属冠状病毒而得名。感染者多会出现严重的呼吸系统问题并伴有急性肾衰竭。今年3月以来,沙特境内感染该病毒的人数显著增加,疫情在短时间内呈现的蔓延趋势加重了沙特民众的恐慌情绪。两个月后,斋月将临,届时来自全球各地的穆斯林将到麦加朝觐。有人担心,一旦疫情不能得到有效控制,朝觐者可能会把病毒带回各自国家。(张章)
 
《中国科学报》 (2014-05-05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