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杰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4-4-28 15:10:22
选择字号:
2014就业季心声:就想有个北京户口
 
林曼有着小镇姑娘的一切特质,勤奋、踏实、敏感而又羞于表达。
 
这些特点在高速运转的城市节奏里显得有些陈旧。大概骨子里缺乏强势的基因,求职季的林曼总是铩羽而归。手中的北京“211”高校会计学毕业文凭并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的机会,相反,却成了她质疑自己的证据:“书没少看,学也没少学,辛辛苦苦学了四年,到头来一事无成。”在找工作最煎熬的日子里,她甚至想过用最愚蠢的方式结束所有的痛苦,终因缺乏勇气而没有让悲剧延续。
 
林曼的找工作之旅是从去年8月开始启动的。这趟旅程的终点直白而又现实——北京户口。在回忆过去8个月找工作的目标时,林曼显示出了少有的坚定,“目标就是户口。”这种坚定来自父母的意志,“爸妈不希望我在北京‘漂’着,也是为了下一代好,一定要找个能解决北京户口的工作。”
 
要拿到北京户口成为找工作迷茫期唯一确定的东西。在林曼和她的家人眼里,考公务员是最稳妥的选择。去年8月,林曼在家里准备了一个月的公务员考试;9月,校园招聘陆续开始,她回到校园,一边投简历,一边继续复习公务员考试;11月,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12月,参加北京市公务员考试……
 
在获得零零散散的笔试、面试机会之前,林曼一共投了几十份简历,“每次从同学口中听说哪家公司开始面试的消息,而我又没有收到通知时,特别失望。”彼时,林曼的室友中,一位已经保送了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生,一位正在准备考研而每天过得异常充实,一位在准备出国读书,还有一位也在找工作,投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笔试面试经历颇丰。
 
两手空空的林曼愈发焦躁不安了。“那会儿半夜睡不着觉,躲在帘子后面哭,第二天醒来肿着眼去图书馆准备公务员考试……”仔细数来,林曼一共参加过4场企业的面试,均以失败告终。
 
无领导小组讨论是近来招聘中常见的环节。它采用情景模拟的方式对考生进行集体面试。讨论过程中不指定谁是领导,也不指定受测者应坐的位置,让受测者自行安排组织,评价者来观测考生的组织协调能力、口头表达能力、辩论的说服能力等各方面的能力和素质是否达到拟任岗位的要求。这个环节是林曼的“死穴”。因为不善于表达自己,林曼总是“抢不上话”,又时常羞于在陌生人面前阐释自己的观点。
 
在参加工商银行的面试时,林曼先和另外两位应聘者一起面对3位考官,做完自我介绍后,他们被要求回答一个问题:收入、发展前景和自身素质的提高,在找工作时最应该看重哪一项?林曼最后一个发言,“不会抢,这种问题大家能想到的答案都大同小异,最后一个发言基本就没什么新意可说了。”林曼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觉得自己并没有吸引到考官的注意,她猜测考官应该比较喜欢在场的一位男应聘者,“他看起来很外向,能说会道。”
 
在紧随而来的第二轮面试里,5个人一组,宣传一项活动,林曼要和同伴设计出一个方案。几个组同时进行无领导小组讨论,面试官在一旁巡视观察。由于之前候场时和队友有所沟通,熟悉了一些,林曼觉得这次自己的表现更加自然,有所进步,在参与度上提高了许多。
 
但林曼第二天依然没有收到企盼中的录取短信。“为什么别人能找到工作,你却找不到,一定是实力问题。”林曼陷入了自我否定的怪圈,缺乏自信使自己看起来“气场不够强大”,在面试过程中需要迅速表现自己的短短几分钟里,无法给面试官留下更深的印象,失败在所难免,却又更加固了“自己不行”的认知,变得更加缺乏自信。
 
这个在讨论中会因为与别人同时站起来发言而立马坐下的羞涩姑娘,曾在实习过程中,差点被录取。林曼曾在联想公司实习了一个月,“当时带我的姐姐说,如果做下去应该能留下来工作。”林曼挺喜欢联想的工作氛围,严谨又不失活力,薪资待遇也不错,在跟家里人沟通之后,她却最终选择了离开,原因很单纯,因为联想不能为她解决北京户口。
 
在之后的找工作过程中,林曼一直不顺,“找不着工作的心情是别人劝也劝不好的,只能自己在那沮丧。”她一度觉得,经历过大四,找到工作的人实在太厉害了。在她眼里,找工作的过程要比高考困难得多,“高考的时候,因为成绩还可以,有明确的方向和知道自己能去哪里上大学;找工作时完全不知道未来在哪儿。”
 
好在林曼通过了“国考”和“京考”的笔试。因为找其他工作的路看起来都走不通,林曼更加重视公务员的面试机会。“因为别无选择,所以有些孤注一掷。”她还特意花了5800元报名了培训机构的公务员面试培训,为期一周,起码在心理上起了些作用。
 
今年2月“京考”的面试结果出来,林曼没过,又是一次晴天霹雳。目前剩下的唯一机会就是3月份的“国考”面试。林曼已经不清楚自己脆弱的心脏还能承受多少打击。唯一让她回归平静的方式是继续投入规律的生活。每天早上7点半去图书馆,一待就是一天,晚上9点40分图书馆关门再回宿舍。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3月9日走进“国考”的面试考场。第二天面试成绩就出来了,林曼没有去查结果,“因为只能看到自己的分数,看不到别人的,没有意义。”等待最终结果的过程显得漫长而煎熬,她甚至跑去雍和宫拜了拜,这个北京市内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承载了无数的祈愿。14日,林曼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恭喜进入北京国税2014年公务员招录体检环节……”兴奋感从握着手机的手指传遍全身,她立即把短信转发给了妈妈,随即订票回了家。在找工作无果的日子里,林曼有两个月没回家,往常,她是每隔两周就会往家跑一趟的孩子,这次终于积攒了回家的勇气。
 
“我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林曼在上高中时,曾经对公务员特别不屑,“‘我才不要做公务员呢’,高中的时候我就这么说过,觉得那是个很清闲又没太大意义的工作。”但她现在已经开始学会接受这个职业,并且像所有入职前的新人一样,对未来充满遐想与期待。
 
“如果真的有一天不喜欢这个职业了,也不能怪别人,是自己不够好找不到其他的选择。”林曼重复了两遍这句话,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林曼为化名)(原标题:《就想有个北京户口》)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