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段歆涔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2-24 9:36:42
选择字号:
尼加拉瓜运河:挖还是不挖
《自然》撰文质疑运河项目对环境造成永久性危害

 
修建一条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300公里长的航道需要独立的环境评估。
 

尼加拉瓜湖是中美洲最大的湖泊,是很多对进化科学研究至关重要的鱼类的家园。
图片来源:Axel Meyer
 
2013年6月,一家中国香港公司获得尼加拉瓜政府授权,建造一条途经加勒比海,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运河。在经营权方面,运河投入使用后,负责工程建设的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公司(HKND)可运行50年,此后可再续约50年。预计该工程将于2014年年底开工,并同时开展可行性研究。尼加拉瓜政府授予HKND建造和运营工业中心、机场、铁路系统、输油管道和土地征用的权利以及开发在运河沿线发现的自然资源的权利。
 
尼加拉瓜政府表示,作为美洲第二贫穷的国家,这项耗资400亿美元的项目将有助于刺激该国经济增长。然而,包括财政、环境及技术等可行性研究结果尚未公开。据《自然》杂志报道,尼加拉瓜尚未请求对该项目进行环境影响评估,仅仅是依赖一份由HKND开展的研究。而该公司并没有将结果告知尼加拉瓜民众的义务。
 
遭到反对
 
《自然》杂志日前撰文指出,在科学家看来,这一计划将给尼加拉瓜和其他地区带来环境灾难。运河将穿过尼加拉瓜最大的淡水湖尼加拉瓜湖,并将修建特定航道穿越该湖以方便大型轮船通行。为此,环保主义者提醒此举将破坏生态环境,给该地区居民及其他生物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后果,例如损毁周边40万公顷的热带雨林和湿地。
 
《自然》认为,在运河两端及沿岸修建机场、深水港和输油管路等相关项目也将危及周围生态系统。在最有可能实施的运河航线以北240公里,坐落着Bosawas生物圈保护区——这里是200万公顷热带森林所在地,也是濒危物种的“最后避难所”。向南115公里是Indio Maiz生物保护区,这里有超过31.8万公顷的热带季雨林。更糟糕的是,可能实施的运河路线将Cerro Silva自然保护区北区分割开来。
 
该项目也给当地自治的原住民社群(诸如Rama、Garifuna、Mayangna、Miskitu和Ulwa)以及中美洲一些最脆弱、最原始且极具科研价值的海洋、陆地和湖泊生态系统造成了威胁。
 
一个由环境保护主义人士、科学家和社会学家组成的国际研究团队将参与到该项目中并决定两件事:其一,对这个规模庞大项目的影响进行独立评估;其二,评估尼加拉瓜政府的担心是否属实——考虑到该地区的自然资源、原住民社群和生物多样性等因素,该国政府担心运河项目所带来的损失高于收益。
 
代价惨重
 
包括16世纪征服中南美的西班牙人和拿破仑三世在内,很多人都梦想一条贯穿尼加拉瓜的运河。19世纪中期,美国实业家Cornelius Vanderbilt以及美国和英国政府都曾计划修建一条这样的运河。这一设想的提出时间要远远早于巴拿马运河的完工时间——1914年。然而,工程难题、巨大的成本以及与巴拿马运河的竞争使得这些计划迟迟没有成为现实。
 
根据HKND提出的运河路线,运河总长度预计在286公里,且须借道尼加拉瓜湖约90公里,这需要对湖床和当地河流进行很大的改造。为了在通航能力上超过“对手”——正在扩建的巴拿马运河(预计2015年完工),被提议的尼加拉瓜航道将有27.6米深,且HKND称航道将有“不可思议的”520米宽。而尼加拉瓜湖的平均深度仅为15米。庞大的疏浚工程要求将数百万吨的污泥倾倒入湖泊或附近的土地上。无论哪种方式,污泥最终很可能变成有破坏性的沉积物。
 
《自然》认为,由于尼加拉瓜湖还是运河河闸控制系统的蓄水池,因此需要在时常发生地震活动的区域建造水坝,这就增加了当地水资源短缺的风险并提高了发生洪水泛滥的几率。在水闸所在区域,湖泊很可能遭受盐分侵蚀等问题,就像巴拿马运河也出现了类似情况。这将使一个原本湖水自由流动的生态系统变成一个人造的贮水池。当地数量正在减少的水生动物(诸如公牛鲨、锯鳐和大海鲢)也将遭受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
 
《自然》指出,施工还将破坏湖水的溶氧水平,改变湖水的化学成分,危胁大量淡水和海洋鱼类的生存,而这些生物在世界其他地区早已消失殆尽。轮船经过和疏浚工程也会对大西洋沿岸的河流(诸如Escondido河、Rama河和Oyate河)及太平洋沿岸的河流(Las Lajas河和Brito河)造成负面影响。
 
来自舱底污水的入侵物种是另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非本地”鱼类的到来将产生灾难性后果——上世纪80年代,非洲罗非鱼的到来使得尼加拉瓜湖的慈鲷数量急剧减少。丽鱼科物种对于进化学研究至关重要。40多年来,针对丽鱼科物种,来自数十个国家的生态学和遗传学研究人员已经发表了数以万计的论文。其中一个研究发现,在最近1万年内,很多不同种类的丽鱼科物种是从Apoyo泻湖的一个种群演化而来。Apoyo泻湖是一个火山口形成的深湖,就在尼加拉瓜湖附近。
 
其他位于Cerro Silva—Indio Maiz—La Selva走廊地带的脆弱生态系统,诸如圣米格利托市和塞拉亚省省会布卢菲尔兹市(这里生物多样性丰富,拥有大片湿地)也将承受疏浚工程、沉积物、入侵物种、污染排放和其他污染物造成的负面影响。大西洋和太平洋海岸的航运及沿岸深水港口的建造和运营将影响一些濒临灭绝的海龟的筑巢和产卵,海龟的栖息地也会因此遭殃,珊瑚礁和红树林也难逃一劫。
 
《自然》指出,在陆地,根据运河的基础设施和配套项目建设需要,动物的活动范围将被人为局限在固定区域内,这将扰乱动物的迁移模式。目前聚集在中美洲生物走廊的当地物种已经感受到栖息地的快速丧失。这一至关重要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是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于1997年建造的一个环保系统,旨在限制人类活动,在北美和南美之间为动物建造一条安全的迁徙走廊。
 
作为该走廊的关键区域,尼加拉瓜的Indio Maiz和Bosawas生物圈保护区被纳入了运河路线。为了修建运河,成千上万公顷的森林和湿地可能被清除,一些濒临绝种的动植物栖息地和食物来源将遭到破坏。这些濒危物种包括中美貘、蜘蛛猿、角雕、美洲虎,这些物种对于研究中美洲文化至关重要。
 
《自然》认为,人口重新安置的社会、经济、文化和环境成本也将是巨大的。工作人员须疏散数以百计村庄的居民,土著民也不得不搬迁。运河沿线的考古遗址也将处于危险中。这些动荡可能引发新一轮的民间暴力事件。
 
是否存在一条在经济、地理和政治上可行的运河路线能够将风险降至最低?尼加拉瓜国内目前尚未达成普遍共识。但不管怎样,所有物种和居民将不得不离开这片古老的土地,迁移他处。
 
国际行动
 
发展中国家在平衡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这两者关系时常会遭遇各种挑战,尼加拉瓜通洋运河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自然》指出,提高尼加拉瓜湖地区收入和就业率的较为可持续的方式包括扩大灌溉面积,发展旅游业和水产养殖业。到2050年,尼加拉瓜人口预计将增长37%,因而水资源短缺和对自然资源的压力已经开始增加,限制了可持续发展和公共福利。为应对未来可能遭遇的气候变化、粮食不足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等问题,尼加拉瓜必须建立保护环境的长期措施。
 
去年下半年,包括30多个团体的松散联盟向尼加拉瓜政府提出法律诉讼。这其中包括3个群体——Miskitu和Ulwa的土著民以及南大西洋自治区的Rama Kriol政府。他们认为,运河项目违反了土地所有权和自治权。然而,去年12月,这些请愿书被国民大会驳回。
 
科学家呼吁,国际社会应采取迅速且果断的行动介入此事。尼加拉瓜科学院正在和美洲国家间科学院网络共同努力,试图开展独立影响评估。尼加拉瓜科学院院长Jorge A. Huete-Perez指出:“我们需要更多环境保护组织和社会团体加入进来,用你们的专业知识和资金阻止悲剧的发生。让我们共同拯救中美洲的原住民社群以及陆地、海洋、淡水生物多样性和资源。”(段歆涔)
 
《中国科学报》 (2014-02-24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2020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发布 科学家发现电子角动量对化学反应的影响
中国科学家利用新技术发现新生肝细胞来源 科学家在冷冻电镜技术领域获新突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