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朱汉斌 栗弘儒 冯春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11/18 11:49:07
选择字号:
打造深圳“创客”乐园
探访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创客学院

 

在第十六届深圳高交会上,中科院深圳先进院与德国史太白大学合作共建的中科史太白国际创客学院揭牌成立。

几个年轻人,用波音公司1%不到的成本研制的无人机,实现了波音公司巨资打造的大飞机90%的功能,这是欧美“创客”们的经典之作。

在中国,“创客”经过四五年的发展,已初步形成了以北京、上海、深圳为三大中心的创客基地。

深圳发达的IT产业与制造业,使其成为国内“创客”产业链最完整的城市,吸引国内外“玩家”们来此创业,在这里可以完成从产品研发到做出样品再到批量生产的整个过程。

为推动创客文化的发展,深圳市政府给予大力支持。市长许勤表示,要顺应互联网时代“草根创新”“全民创新”的新趋势,为小微企业、海内外创客、青年学生创新拓展新的空间,而高交会成为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重要平台。

在第十六届高交会期间,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下称深圳先进院)新成立的创客学院正式揭牌,举办的“创客之夜”活动更是吸引了来自全球的创客们的参与,成为本届高交会的亮点之一。

深圳先进院发展处副处长、创客学院院长薛静萍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先进院利用自身的技术、教育和平台优势,通过积极和正确引导,帮助创客们在这里搞研发,释放创新创业活力,促进深圳打造全球“创客”的理想乐园。

创客都有梦想

“创客”一词源于英文“Maker”,意指不以营利为目标、有独立想法并把想法变成现实产品的人。起初,这些人绝大多数为年轻人,来自于IT行业,作为热衷于创意、设计、制造的个人设计制造群体,开源硬件支撑起他们各显身手的舞台。

但与国外相比,中国的创客更加务实,有梦想,有方向。

创客学院就有一群怀揣梦想的创客。薛静萍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欧美的创客是玩家居多,而我院的创客则是想把自己的创意或成果转化为产品”。

刘兴华,哈工大深圳研究生院在读博士,他递给记者的名片上印着:深圳市乐美客科技有限公司CEO。

刘兴华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毫不讳言创业之初的青涩。“开始时搞个社团,做一些项目,后来主要精力放在了开源硬件领域,做平台级产品——单板电脑。当时费了很大的劲,才做成个半成品,因为从创意到产品,涉及到工程、成本、客户体验、数据检测等,再加上没有实验室,也没有办公场地,碰到很多困难。”

庆幸的是,刘兴华在困境中遇到了深圳先进院院长助理、产业发展与资源处处长毕亚雷。今年四月份,在毕亚雷的帮助下,刘兴华和他的“小伙伴”们搬入创客学院,创客们终于迎来事业腾飞的新起点。

在创客学院这个新的平台上,刘兴华的乐美客公司,目前已有全职员工30多人、兼职人员20多人。他与小伙伴们研发生产的开源硬件平台(单板电脑)香蕉派,现在通过互联网每月销售近3万片,每片售价200多元人民币。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家居、3D打印、虚拟现实、云存储等多个应用领域,90%以上的客户来自国外。

在这里,刘兴华终于看到实现人生梦想的曙光。“创客改变世界,我们为创客创造改变世界的平台。”他信心满满地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王磊从海外留学归来后,先后加入了深圳著名的创客圈—“柴火空间”和“开放制造空间”,它们都是国内最具代表性的创客空间和深圳最著名的创客聚集地。

从一个想法到成型的产品,王磊用了3个月的时间,研制成功“全球第一款智能睡眠眼罩”。

今年9月,王磊和他的伙伴来到创客学院,在专业的导师和技术团队的支持下,王磊创办的深圳呼噜科技有限公司开始有了模样,团队也从1个人拓展到7个人,产品的功能也比较完备。王磊介绍,这种眼罩可提供用户的深度睡眠报告,设置最优入睡起床时间。还可为用户定制生物钟计划,设计最优美容觉方案。同时,也会发出慢性病发作预警。智能睡眠眼罩不仅可促进睡眠质量,而且具备叫醒功能,与此同时,还可监测人的睡眠质量,有助于提高失眠、亚健康患者的睡眠质量。

王磊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目前,产品已接近上市,他正在跟几家众筹网站谈合作,之后,呼噜公司将在线上与线下同步进行市场推广。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薛静萍介绍,创客们50%以上有留学背景,他们从美国、德国、丹麦等国家回来后,非常喜欢深圳这个创新创业创富氛围浓厚的都市。

宋展博士,是深圳先进院集成所智能设计与机器视觉研究室研究员,也是创客学院首席导师。

“创客已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会创新群体,是对现有的创新机制和创新文化的颠覆。”宋展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他表示,“但对于创客的未来而言,既要支持他们将天马行空的创意、应用创新转化为产品,又要保留他们身上的创客精神,而做到这一点,就要突破国内外创客们普遍遇到的问题:资金与生产。”

宋展认为,国内的许多创客空间坚持不下去的原因,就是以NGO形态存在的方式本身就有问题。作研究与实验需要不少投入,而创客们融资的能力很差。尤其是做IT与BT跨学科的产品,在技术与工程、预算与产出等方面有很多瓶颈,并不是仅靠热情就能解决的。

近两年,随着创客们越来越多地集聚在创客学院,“创客生意”也越做越大。

宋展介绍,创客学院以“技术导师+商业导师(企业家)+资本支撑”的模式,为创客们打开了新的成长空间。

作为导师,宋展辅导着5个团队,小的团队2个人,大的则有20多人。他的学生创客中,有很多是兼职的,白天在腾讯、华为上班,晚上又成为创客,成为宋展的学生。一位公司高管,为了钻研3D打印机研发,一有时间就找到宋展认真讨教。

“创客本身就是一种草根创业,建立在分享的基础上,因此很难界定彼此之间的关系。而在这里,创客们以一定的组织形式,建立了师生关系、师兄弟关系,同时,我们还免费为大家提供午餐。让大家感受到家的温暖,切身体会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宋展说。

温暖的力量是无穷的,没有多久,“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句话已从导师们鼓励大家的宣传语,渐渐化为创客们相互激励的口头禅。

创客乐园

当前,国内一些企业也越来越关注创客,开始为创客提供生产条件、项目指导和资金支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79个创客空间,尽管单个空间的规模都不大,但其所代表的互联网精神与创意,仍吸引了众多社会关注。

据了解,除了企业,地方政府、高校、科研机构等都对创客这个目前人数还不多的群体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今年以来,深圳市市长许勤数次就创客表态,希望深圳成为创新创业的天堂和创客的乐园、家园。

10月25日,创客学院在深圳先进院举办开放日活动,不仅吸引了众多创客参加,一些企业也在现场寻求与创客的合作。

深圳先进院院长樊建平认为,深圳发展创客有产业优势,成立创客学院,就是希望把社会创新力量引入科研机构,寻找科学家与草根创客对接、对话的平台,一方面为他们提供创新创业平台,另一方面,也希望把现有技术通过创客实现成果转化,寻找新的科技成果转化模式。

创客学院还引进国际优质的教育机构——德国史太白大学。据了解,史太白大学由德国史太白经济促进基金会在1998年创办,是德国最大的专注于知识和技术转移的高等双元教育而不依赖政府拨款的私立大学,可颁发国际认可的本科、硕士及博士文凭。

“与传统意义上的创客相比,创客学院的创客模式,在于进退自如,有组织、有保障”,樊建平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解释。

从创客到创业,即使有深圳先进院强大的科研实力和成熟的商业模式做支撑,却仍然有一定的风险。深圳先进院对创客和项目,根据项目的成熟期,设下了6个月到12个月的期限。“到了期限,项目未成功进入到商业化阶段,那么创客们就要面临另一个选择,就是在创客学院做真正的学生,这样,毕业时可以拿到相应的文凭,有利于学生将来就业。”毕亚雷说。

有专家表示,创业可以说是创客的高级阶段,创客巨大的创造性若能与深圳多年的制造业生态系统相结合,与山寨企业完备的供应链资源和制造能力优势互补,或将有助于深圳渐渐远离“山寨之都”的身份,变成创新产品层出不穷的“创新之都”。

而对于科研国家队的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来讲,能够以创客们眼里“强悍的创新平台”同草根创业相结合,无疑将为我们打造一个创新创业创富的美好乐园。

不远的将来,这个乐园就在深圳,迎接更多的有梦想的创客,或是创业者,编织美好未来。

本版撰稿:本报记者 朱汉斌 通讯员 栗弘儒 冯春

《中国科学报》 (2014-11-18 第8版 专题)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