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广播网 发布时间:2013-8-16 10:58:23
选择字号:
异地高考有名无实高考加分频造假 改革任重道远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今年,有近20个省份有条件地开放异地高考,所以今年又被称为异地高考元年。
 
异地高考对很多外籍考生来说是一个福音,但是梳理各地的异地高考方案,发现越是人口输入地,方案的开口往往就越小;而人口输出省份的门槛可能要低的多。在不少考生看来,北上广这样一些地方,异地高考似乎没有真正的放开。在这些随迁子女最多、异地高考需求最迫切,同时也是实施难度最大,矛盾最激烈的地方,异地高考到底怎么样实现。
 
数据显示,目前北京约有非京籍人口700多万,占北京总人口的三成以上。而在北京义务教育阶段就读的随迁子女达到了41.9万人,占学生总数的40.9%,这些学生全部需要面对高考。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从2011年到2013年连续三年在两会上表态推进异地高考,曾经给不少高中随迁子女的父母带来希望。
 
袁贵仁:我们努力是要积极推进,要有条件转入,北京今年还要出来一个新的办法,有一个过程。
 
但在北京公布了过渡性的异地高考方案后,他们发现,孩子要在北京考本科的大门依然禁闭。以北京目前的过渡措施来看,要参加高考的学生,只能从明年起先在北京借考,也就是考北京的试卷占家乡的指标,这种借考因为录取工作要在户籍所在地进行,所以必须经过学生户籍所在省的同意。
 
清华大学招生办主任于涵评价,看似北京孩子和非京籍学生能进到一个考场,实际上却很难获得让各方满意的结果。
 
于涵:进来考试有多少外地人,各个大学就必须再多投放多少名额,不损伤原有的本地人的利益,新的问题也会产生,大学招生的总量来讲,有可能并没有增加,给这个地区多投放的这些计划,很有可能就来自于原来的户籍省份,所以本身来说这确实是个两难问题。
 
难度大、矛盾多,京籍家长也数次要求约见教委负责人。在他们看来,外界孩子不断涌入,占用了过多的本地教育资源,影响了本地孩子的升学。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考试招生改革组组长谭松华也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户籍制度社会管理改革不跟进,外来务工人员应该享受的城市居民待遇就没法清晰,那么教育资源短缺的问题解决起来就依旧困难。
 
谭松华:非户籍人口在当地考试,实际上是一个户籍制度问题,是一个社会管理的问题,如果这个制度能够建立起来,将来对非户籍人口在当地的考试招生就有了制度上的保证。
 
异地高考不会由中央统筹安排
 
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对各地政策满意
 
在今年各地相继出台的异地高考实施方案当中,我们既看到了安徽只认学籍不看户籍的所谓低门槛,也有北京仅有步骤对符合条件者开放高职考试的所谓高门槛,不同的标准也引发了公众的热议。其中也不乏有不满的情绪,也有人认为将异地高考交给地方,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踢皮球。对此,教育部长袁贵仁的回应也很明确,他说尊重地方制订的实施办法,不会由中央统筹安排。
 
袁贵仁:有9个省今年开始解决的高考问题,其他省可能是2014年来解决,各地做了很大的努力,我们解决中考高考问题才半年时间,要完全解决,人人满意不可能的。我们认为这个进度是好的,因为各省市区情况不同,我们觉得他们是因地制宜,考虑了种种因素。
 
葛剑雄:地方政府选择性设置异地高考门槛
 
对于教育部这种不调配高考指标,而且要求各省出台各自的方案,不少学者也提出了质疑,今年两会的时候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就提到说由各地自行制订方案的精神,地方政府很容易选择性的来设置门槛。
 
葛剑雄:问题是根不在地方,在中国各地经济文化社会存在很大差异,中央政府应该来做协调工作,而不应该叫地方来支持。比如说,广州上海,我政府要对当地的居民负责,我怎么能够提出来把我们的资源都要用到外来人口里面去呢?这个就存在这个问题的,所以现在必定要提出一个准入的标准。
 
葛剑雄特别提醒,异地高考首要解决的是随迁子女的教育和升学便利,而不是全面放开。
 
葛剑雄:异地高考原来最早的目标是让这些在异地上学的人解决他们不方便的问题,并不是全面开放的问题。大家的目标要实事求是,一步步来。合理的实现对我们各方面利益的监控,外来人口的权益要保证,本地人口的权益也要保证。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异地高考推进难 根源在分省定额录取模式上
 
刘海峰:我觉得今年12个省推进的异地高考都是相对来讲现在难度比较小的省份,因为这些省份历来都是高考大省,这些省份考生众多,竞争程度比较激烈,向来是高考移民的输出地。从今年的情况来看,这12个省原来预计按够条件的考生大概有10万以上,但实际上参加异地高考的只有4000多人。虽然这些省份放开了,但是异地考生在当地考可能竞争的激烈程度比回原籍考更激烈。很多考生还是选择回原籍考。
 
刘海峰:不同省区推进的速度不一样,这是必然的,高考录取的模式已经形成了分省定额录取的格局,在这种分省定额录取的情况下,各省的录取率或者上好大学的差异性本来就很大。这些外来务工人员比较多的省市,尤其是北京上海,恰恰也就是上好大学,或者我们现在讲的985、221大学录取率比较高的地方。外来人员和本地人会形成冲突或者说矛盾。如果是要放开,那么就要打破分省定额录取。但是如果不按分省定额录取的话,可能有很多省市只有一个能上最好的大学。
 
各地高考加分政策数量庞大项目繁复
 
高考照顾政策分为两种,一类为直接加分,另一类为优先录取。北京市高招办主任袁槐莲透露,考生中享受10分至20分投档加分的共9700余名,享受优先录取的共3600余名,然而今年北京市高考的报名考生总数为72736名,这就意味这北京市高考考生总体照顾率超过了18%,几乎每5名考生中就有一人享受照顾,平均每8名考生中就有一人享受直接加分。
 
广东省考试院公布了今年具有加分资格的考生名单,今年享受加分政策的有3521人,比率是0.48%,差不多是两百个人里面就有一个人可以加分,加分的考生里面少数民族占了66%,其他的加分类似有竞赛获奖型、省级优秀学生、退役军人考生、立功军警子女等等。
 
根据教育部的通报,从明年起将就会施行新的加分政策。
 
今年云南省的高考加分最高将限定在20分,下调后边疆及执行边疆政策线的少数民族考生由去年的加30分调整为加20分,思想品德方面有突出事迹的受省部级以上表彰的应届高中毕业生生,则由去年的加10分提高为加20分。
 
山东省招考院也公示了今年山东省特殊考生名单,获高考加分资格的特殊考生4125名,较去年多71人,其中少数民族考生人数最多,约占总人数的94%,其次为省级优秀学生81人,约占总人数的0.02%。
 
几乎每5名考生当中就有1人享受照顾,平均每8名考生就有一名享受直接加分,这样的数字对于绝大多数裸考的考生而言,听上去有点残忍。实际上数量庞大项目繁复的加分政策,这些年一直颇受争议。
 
今年有一个案例,清学大学四川招生组在官方微博上反复强调,不承认四川二级运动员的高考加分,引发关注。清华大学招生组的介绍说之所以不承认二级运动员的加分,是因为以往多次发现可以加20分的二级运动员资质有严重造价现象。之所以今年要反复强调,也是为了让考生不要有侥幸的心理。
 
实际上这几年,辽宁、陕西、浙江、四川、湖南等地都被媒体曝光,二级运动员等高考加分的资质存在造假。
 
根据媒体报道,现在湖南省健美操项目加分已经成为体育特长生加分的第一大项。2010年全省获得该项目加分有82人,2011年有196人,2012年变成364人,今年湖南省健美操加分人数激增到794人。加分的标准究竟在那呢?湖南省健美操协会的秘书长田璐也解释说,健美操打分没有绝对的标准。由于普及度广,纳入体育高考加分时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所以就出现所谓的监管不严,利益重重。
 
事实上,各种千奇百怪甚至浑水摸鱼的加分,不仅伤害了真正凭真本事加分的同学,也严重影响了教育公平。明年很多地方出台的加分新规就对很多加分项做了修正。广东从明年起原有的23个高考加分项目缩减为6项,其中本科的加分项仅有三项,而奥赛获奖者、科技竞赛获奖者和省级优秀学生都不再享受高考加分。在上海的新政策当中,对于奥赛全国决赛的获奖学生、科技类竞赛的相关获奖学生,由原来的可具备加分保送资格,调整为高校在同等条件下优先给予参加本校自主考核选拔录取的原则。北京也调整了8项内容。
 
个别省份高考加分不向弱势群体倾斜 反向优势阶层锦上添花
 
刘海峰:要完全取消高考加分是很难的,因为高考加分之所以会出现呢,是因为完全看高考文化课考试成绩会导致德智体全面发展没法达到目标,大家都是走向智育一枝独秀,而体育基本上被忽视,所以考虑加分;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加分是德育方面的;还有一部分是对弱势群体的照顾和鼓励的。有些方面的加分有正面意义,但是以往有个别省份也有些加分项目有不大合理,不是向弱势群体倾斜,而是向优势阶层的锦上添花。比如说有个别省份曾经规定,如果父母亲是博士的,孩子可以加分,出发点是为了鼓励优秀人才到这个省份来,但是这个就和讲高考加分的政策背道而驰了。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洪成文:高考加分出发点是好的 但是走偏了
 
洪成文:高考公平的问题是很复杂的问题,现在我们有一些现行的政策比如说高考加分的问题,比如说自主招生的问题,是不是已经冲击了他的底线呢?现在我们还要不同的问题不同的分析,比如说加分的问题,我认为加分的最终目的是体现社会公平,但是中国的情况是这样,往往有了好东西,时间长了就会走偏。都习惯在政策上面搭便车,本来是一个公平的车,结果大家都一起来抢政策搭便车,高考加分就扭曲了。我觉得加分范围还是缩小一点好。
 
洪成文:还有,毕竟高考不能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解决高考解决公平是一个好的途径,但他不是全部的途径,一定要认识到这点。
 
洪成文:自主招生重点不是解决公平问题
 
洪成文:自主招生现在还没有充分的证据来证明他是不是有违公平。自主招生实际上占整个大学的总招生量的比例是很低很低的,因为5%是在985,或者比较好的大学里面的5%,很多地方是没有自主招生的权利。自主招生重点不是解决公平问题,而是解决大学的招生问题,招一些特长生,学科发展不是特别均衡的学生。
 
洪成文:第二个目的是大学办学特色的一个体现。当然我们不能说,自主招生就一定不考虑它的公平问题,我们希望用别的自主招生以外的方法来解决公平问题,这样是不是合理一些。
 
高考改革涉及高校招生权利、区域教育资源平衡,单靠教育系统不行
 
洪成文:高考改革我期待三个方面,第一目前的主要症结是谁有权利负责大学的招生,谁有权利控制大学招生的名额,现在实质上是教育部一家独家掌握着大学招生的局面。我想将来不管时间长短,这个事情早晚要解决,大学负有培养人才的责任,可他却没有独立,招生的问题应该更多的是大学本身。
 
洪成文:第二,现在最大的公平问题在于,地区性的高等教育招生资源分配不均衡,地区性的平衡是必须要关注的。
 
洪成文:当然高考的问题远不是教育系统的问题,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单依靠某一个部委机关是解决不了。
 
刘海峰:高考改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高考是我国各类考试中最重要、影响最大的考试,他的改革涉及到社会的许多方面,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和重大民生工程,他的改革牵一发动全身,改革难度相当大。现在为了推进高考改革,中国成立了一个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来做这一项事情,当然这个委员会不仅仅做高考改革方案设计,还涉及高中的招生考试,研究生的招生考试等国家教育考试方面的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对全球自然衰退亟需“安全网” 判断河流干旱与否,请看海洋
月亮上的水比我们想象中多 新方法描摹艾滋病病毒含糖屏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